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七十七章 鸢萝花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432 2018-08-28 09:00:00

  鸢萝脚步飞快,风儿和喜红一路小跑跟在后面,想起沈云秋脸上的笑,鸢萝心里堵得慌。

  “你慢点儿,走那么快,身子受不住啊!”风儿气喘吁吁的说。

  鸢萝停下脚步,喜红急忙搀扶她,才发现她眼里满是泪水,“鸢萝……”

  谁也不能体会她内心的悲伤,尤其沈云秋刚才那一眼,她竟不敢再像从前那样与他对望。

  曾经如此熟悉的人,突然变得那么陌生。

  “走吧。”鸢萝迈开脚步,许是走的太快,转弯处与来人撞个满怀。

  “哎哟!这是谁走路——鸢萝?”

  看清面前人,原来是三姨太。

  “你这是去哪儿?”三姨太扶着鸢萝,上下打量她,“你身子好点了?”

  “好、好多了,刚从花园过来。”

  鸢萝惊魂未定,心扑腾扑腾的跳。

  “走,再陪我去花园透透气。”

  三姨太拉着鸢萝,鸢萝见状急忙开口拒绝,“我有些不舒服,就不去了。”

  “那要不要找大夫?”

  “不用。”

  “三姨娘……二少爷和几位朋友在花园。”风儿喏喏说。

  “哦?那更要去了,你躲他做什么?上次当着全家人的面,沈少爷给你那么大难堪,今日不去出个气,你心里不憋屈?走,有我在别怕。”

  “三姨娘!”

  喜红和风儿还未来及阻止,鸢萝已被三姨太拉着往花园走,喜红和风儿只得跟在后面,两人心里七上八下打着鼓,这半路杀出一个不知情的陈咬金,还真难以预料接下来发生的事。

  花园里的花儿姹紫嫣红,那春色也掩不住几位女子的柔美,三姨太虽说上了点年纪,可那样貌和气韵也格外出色。

  她们漫不经心从花丛中走来。

  凉亭里,那几人依然在有说有笑,只有沈云秋心不在焉喝着杯中酒,忽然其中一人瞥见远处有人来,停止闲聊。

  远处画面过于美丽,惹的几位少爷离不开眼,目光纷纷落在她们身上。

  一阵清风吹来,鸢萝随意披散的长发随风飘散,她止步,缕开贴在脸颊上的青丝,这一举一动,尽显娇美。

  “多赏赏花,心情便舒畅了。”三姨太见鸢萝眉头紧锁,摘了一朵色泽娇嫩的花儿,别在鸢萝耳边,“多好看,鲜花配佳人,你呀,为人太软弱,你记着,你弱必有人欺,明白吗?”

  “明白了。”鸢萝心不在焉的答,哪有心思听教,她想着等会和沈云秋照面,该如何应对。

  “鸢萝,你去帮我剪几株牡丹花,我要带回院里养着。”三姨太将喜红手中的篮子递给鸢萝。

  “嗯?”

  鸢萝不明白三姨太的意思,望了望身后的牡丹,接过篮子。

  她立在花从中,一只蝴蝶许是闻到她耳边的花香,在她身边翩翩飞舞,她捻袖轻缕耳边落下的发丝,俯身去采牡丹。

  忽听凉亭里清脆的破碎声,她回眸望去,正巧对上沈云秋的目光。

  沈云秋身旁的少爷们,各个眼神痴痴的盯着她,方才那声破碎应是谁的酒杯打碎的声响。

  她刻意避开沈云秋眼神,继续低头采花,沈云秋神情复杂,说不清的滋味。

  采完牡丹花,三姨娘领着她们朝凉亭走去,鸢萝躲在身后想着既来之则安之。

  几人缓缓走至凉亭,三姨太站定,沈云秋连忙起身。

  “三姨娘。”

  那三人也礼貌作揖,鸢萝抬着下巴瞥了眼沈云秋。

  “二少爷是不认得四姨娘吗?”三姨太出声刻意刁难沈云秋,“怎么刚打过人,就不认得了?家规里是不是也有目无尊长这条?”

  沈云秋忍了忍,直工直令的给鸢萝作揖,“四姨娘。”

  鸢萝未搭腔,见他不情不愿的样子,满是不悦的别过头。

  “不知几位少爷在这相聚,我们打扰各位雅兴了。”三姨娘话风扬着调子,一脸傲气。

  “不不,三姨娘说笑了。”沈云秋未开口,吴家少爷倒是接了话。

  三姨太看着沈云秋身旁的少爷,突然认出他。

  “哟,这不是吴家少爷吗?多年未见,如今已成大小伙儿了。”

  “三姨娘还记得我?”吴家少爷害羞的摸摸脑袋。

  “怎会不记得,前几年和云秋少爷跑我院里掏鸟窝的不就是你。”

  “三姨娘记性真好。”吴家少爷害臊的笑。

  “三姨娘近来可好?”沈云秋询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