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七十一章 金兰情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346 2018-08-25 09:00:00

  又过几日,鸢萝身体还是未见好,大夫也查不出原由,人日益憔悴。

  喜红和风儿很是着急,辞去祭祀处帮忙的任务,专心照顾鸢萝。

  沈家开始到处传牡丹院四姨太被鬼压身,怕是命不久矣。

  沈老爷来看望过她一回,依然慈眉善目,规规矩矩,鸢萝将心里的疑问问出,可沈老爷并未给她满意的答案。

  他让她不要多虑,只是实在忍受不了大夫人嚣张跋扈的行为,所以借此机会给她个教训。

  不管真假,鸢萝始终看不透他,想来沈老爷经商多年,老谋深算,怎是她能一眼看透。

  “这几日总是下雨,真是闷热,过几日就是祭祖,你这身子能去吗?”

  三姨太给鸢萝喂着粥,她近日带了许多补身子的补品,也算是费劲心思。

  俗话说患难之中见真情,通过这次的事,鸢萝对三姨太有了几分依赖,她在她最难熬的时刻陪在她身边,如姐姐一样关心她,鸢萝断定她只是一个犯过错的好人,三姨太也不再如之前那样冰冷,有时还会说些有趣的事逗鸢萝开心。

  三姨太坐于床前,环顾四周,“这屋子,依然未变,如今旧屋换新主,却未改这屋子的邪气,也不知探雪是不是真的还在这里,若她在,我倒是想会会她,我真的挺想她,也不知她会不会原谅我。”

  鸢萝视线落在别处,其实探雪在三姨太每次来牡丹院时,便会现身,她总是站在暗处望着她们,鸢萝从探雪眼中看到徐徐忧伤,可见她对三姨太也是真情。

  “她一直在。”

  鸢萝缓缓开口,只见探雪冲她微笑,或许她也有想对三姨太说的话,让鸢萝转告。

  三姨太惊讶万分,视线扫过每处角落。

  “探雪让我告诉你,她不怪你,是她违背誓言在先,她很后悔没有和你离开沈家。”

  三姨太听了莞尔一笑,失落的摇摇头,“你别编这些话来安慰我了,探雪她——算了,你看,我是来安慰你的,怎的变成你来安慰我了。”三姨太不会相信鸢萝说的,只当她是为了让她心里踏实,编的话。

  “芷莹,你要留着我送你的玲珑玉佩,你的香囊我也一直挂在脖子上,你调制的玉露香依然还留有一味余香,等下辈子,我们再做姐妹,你已多年未笑,别再为我耿耿于怀,我不怨你。”

  “香囊……”

  鸢萝学着探雪的口吻,将她的话复述给三姨太听,三姨太睁着双眼,早已泪流满面,鸢萝不可能知道玲珑玉佩和香囊的事,这是她和探雪义结金兰之时交换给彼此的信物。

  三姨太起身环顾四周,掩面哭泣,她看不见探雪,可她知道,探雪一定在这里。

  “探雪……”

  角落里的探雪也泪湿双眼,她握着挂在脖子上的香囊,对鸢萝说了声谢谢,便消失不见。

  鸢萝被她们金兰情谊深深打动,如今,她深刻体会到三姨太追悔莫及的心情,活着的人,总是会比死去的人更煎熬。

  屋子里弥漫着悲伤的气氛,鸢萝拉住三姨太的手,她回过神,两人相视,彼此露出一丝苦笑。

  鸢萝不知为何只有她能看见探雪,也许,这便是她们之间的缘分。

  四月,过得尤其漫长,鸢萝整日盼着赶紧过完这四月,也许五月便会有好事来临。

  接连着下了几天雨,屋里昏暗潮湿,鸢萝躺在床上,身子越发使不上劲,她偶尔会想起沈云秋,却不知他是否也会想起她,她心里总是有份不甘心,可即便再不甘心她也没勇气去纠缠他,只当一切都是两情相愿,谁让她曾经对他过于迷恋。

  “总算出太阳了。”

  喜红一早推开窗子,一缕阳光照进屋子,正好打在鸢萝脸上,鸢萝遮住眼,无法适应强烈的阳光,喜红见鸢虚弱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把手给我,帮你把把脉。”

  喜红的爹以前是江湖郎中,她从小也习得一些皮毛医术,近来鸢萝把脉都是她来操心,风儿负责熬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