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六十一章 罪与罚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43 2018-08-20 09:00:00

  沈家堂前鸢萝和风儿跪着,大夫人已将她们凉了半晌,李士郎的事沈家上下全传开,一圈人对鸢萝指指点点。

  她神情异常冷静,一身素衣,素面朝天。

  “还是不说你和那戏子的关系吗?”大夫人抿口茶,垂眼望着鸢萝,“你昨日去和人家说什么了?把人说死了?”大夫人将手中茶杯掼在桌上,茶水溅了一桌。

  鸢萝保持沉默,垂眼盯着地板,她不想做任何解释,今日不论受什么责罚她都认。

  见大夫人动怒,风儿慌忙解释,“夫人,是我拉着四姨太去找李士郎的,和四姨太无关。”

  大夫人挑起眉看看风儿,“你是在为她担罪名吗?还真是护主的丫头。”

  大夫人缓缓走至风儿面前,捏住她的下颚,“可人家戏班子人找到沈家来,说是她昨日去找的李老板,也是她和李老板发生争吵。”

  大夫人一巴掌落在风儿脸上,鸢萝见势连忙挡在风儿面前。

  “是我去找的李士郎,我去找他是我的事,和她无关,该打该罚冲我来吧。”

  “呵,我没空看你们主仆情深的戏码,你找他作何?你今日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事说明白。”

  “他是我同门师弟,我找他叙旧。”

  沈家上下听鸢萝这么一说,一片哗然,四周开始窃窃私语,揣测她和李士郎有不正当关系。

  风儿见状急忙解释,“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四姨太不是这样的人。”

  “叙旧?你一个沈家姨太太跑去和戏子叙什么旧!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鸢萝坦然面对,心如止水,此情此景,想必探雪也经历过。

  “我与他同出一位师傅,方才同夫人已说过。”

  “你——”

  大夫人被鸢萝目中无人的态度惹恼,拍桌而起,冲上前打了鸢萝一巴掌,众人惊呼,她自知失态,连忙将手缩在身后。

  这一巴掌大夫人早想打在鸢萝脸上,因为沈云秋的原因,她一直对鸢萝心存疑虑,又嫉妒老爷对她处处关心。

  她总觉得鸢萝有一天一定会抢走她最重要的东西,她莫名的记恨她。

  “夫人!您别怪罪四姨娘,四姨娘是为了探雪——”

  “风儿!”

  鸢萝呵斥住风儿,截住她的话。

  “你说什么?”大夫人睁大眼盯着风儿,大堂上所有人听到探雪的名字,吓得发抖。

  “你、你是说——”

  风儿跪着爬到大夫人脚前,哭着说:“要和探雪私奔的男人正是那个李士郎,昨日四姨娘,是为了我才去找李士郎申冤的,不关她的事。”

  满堂哗然,大夫人听到探雪的名字紧张的盘着手中的珠串,“为你?你和探雪什么关系?”

  “探雪是我姐姐,四姨娘昨日是为了我也为了沈家才去找李士郎讨个说法,我们若做错了,请夫人看在四姨娘一心向着沈家的份上,请宽宏大量!”

  “姐姐?原来败坏我沈家门庭的竟是那个戏子。”大夫人恨的咬牙切齿,随即狠狠瞪向鸢萝。“你一心向着沈家?你知不知道你给沈家添了多大的乱子!现在整个苏镇都在传,沈家四姨太和戏子幽会,戏子殉情自杀了!”

  鸢萝始终低着头,堂上气氛顿时紧张,她不急不慢的开口。

  “夫人,清者自清,我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如今我和探雪已融为一体,是她指引我去找的李士郎。”

  鸢萝缓缓抬眼,目光凝聚在大夫人身上,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夫人!探雪说下面太冷,她要找个人去陪她,如今李士郎这下陪她去了,不知她是否已经满意了。”

  鸢萝看着四周惊慌失措的人群,心里不免有些快意,探雪的死除了李士郎的辜负,沈家也脱不了干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