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六十章 终团圆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464 2018-08-19 09:03:00

  “这些都是表象,每夜我都会梦见她被五花大绑的画面,每夜她都会睁着一双眼盯着我,我一次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只有在舞台上我才能忘却那份痛苦,人人都说我是楚霸王,哈哈哈哈……可我得虞姬……真的离我而去了。”李士郎抱头痛哭。

  看着如此狼狈的李士郎,鸢萝最后一点对他的袒护随之瓦解,她不再质问他,失望透顶,她走向他,颤抖着双唇与他说。

  “师傅教我们堂堂正正做人,做不好人便演不好戏,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却没真正认得你,小果……不,李老板,我祝你前途似锦、一片光明,你定要过好你的灿烂人生,别辜负了探雪的一厢情愿。”

  鸢萝说完拉着风儿离去,她的裙摆随之飞扬,决绝的不带一丝留念。

  “鸢萝!”

  李士郎在身后嘶吼,鸢萝眼含泪水离开永春戏楼,她知道他恐怕这一辈子都难逃自责的深渊,可他即便是罪孽深重,也依然能忘却一些故人,活的灿烂辉煌。

  回去的路上,风儿泣不成声,鸢萝搂她在怀中,轻抚她背。

  “也许……对于探雪来说,死是最好的选择。”

  鸢萝幽幽的说,眺望着不远处的连心桥,忽想起那日月光下的沈云秋,心里莫名感伤。

  沈云秋会不会是第二个李士郎?

  她又会不会同探雪一个结局?

  一切无法预料,皆为一场迷。

  永春戏楼当晚,李士郎的楚霸王演的淋漓尽致,尤其最后抱着自刎后的虞姬那段哭的肝肠寸断,无人知晓他的眼泪是为那香消玉损的幽魂,也为鸢萝的诀别。

  第二日中午,鸢萝正看着戏本,其实也只是装个样子给风儿看,相比之下风儿定是比她难过许多,她先是心不在焉擦了会床框,接着又坐在床榻上垂头丧气。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去找他算账!”风儿将手上抹布扔在地上,欲冲出屋子。

  “你给我回来,你去找他又能怎样,你是把他杀了?还是打他一顿?”鸢萝拉住风儿,风儿气得甩开她。

  “可就这样看他活的好好的?我姐姐葬在黄土之下?”

  “你——”

  鸢萝欲开口劝阻,却被冲进屋的喜红打断,只见她慌慌张张,愣在原地失魂落魄。

  “你们、你们昨日干嘛去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鸢萝昨日回来,以免喜红担忧,便没将此事告诉她。

  “你们闯大祸了!那个李士郎死了!戏班子人找上门了!”

  死了!

  这消息对鸢萝来说简直晴空霹雳,一个不稳跌进风儿臂弯中。

  喜红说早上戏班子人发现李小果在后台吞金身亡,人直挺挺的睡在地上,脸色发青。

  鸢萝脑袋一阵空白,眼泪止不住往外涌,她悲伤的推开风儿,踉踉跄跄走至床边,跌坐在床上。

  “死了,也算对得起探雪了。”

  风儿神情冷漠,丢下一句话走出屋子,独留鸢萝空坐屋中,她脑海里闪过李小果少年时的模样,曾经站在田埂笑容憨厚的小子,当年是多么纯粹的少年。

  鸢萝失声痛哭,内心被自责和内疚填满,她若不去为风儿讨说法,他也不会与世长辞,谁也预料不到,这件事竟是如此的结局。

  哭累了,鸢萝进入梦乡,梦中她又回到曾经的戏班子,她坐在屋檐下,环顾一切熟悉的环境,忽然院门被人推开,少年模样的李小果兜着衣角跑进院子,满脸堆笑的将衣兜里的粽子糖倒进她手中。

  “吃吧!今日我领了很多赏钱,这是粽子糖,可甜了。”

  鸢萝垂眼望着手中的粽子糖,泪水打湿手心,等她抬眼李小果已消失不见。

  “小果?小果!我错了,你回来吧,我错了!”

  鸢萝掩面哭泣,哭的肝肠寸断,她知道李小果再也不会回来,也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她爱吃粽子糖。

  哭着哭着,忽然周围一片漆黑,鸢萝立在烟雾之中,耳边传来喜庆的唢呐声,一支迎亲队伍由远至近,领队骑马的男子穿着一身喜服,那不是别人,正是李小果,他的笑容如沐春风,与鸢萝擦肩而过,当红色花轿从她面前经过时,一双青葱玉手掀开帘子,一美丽动人的女子掀开盖头看了看鸢萝,冲她嫣然一笑。

  鸢萝知道她定是探雪,她终于等到她的情郎,也终于等到娶她的八抬大轿。

昱槿

探雪和李士郎的故事,是当时历史背景的一个缩影,探雪错付与人,而李士郎最终背负着心里罪而不得善终,若再给他一次机会,我想他会选择带探雪走,人生的路上,选择题是最难做,名利和爱情,你们会选择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