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五十五章 窗嬉闹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18 2018-08-17 09:00:00

  大夫人神情有些狼狈,看看沈云秋又看看鸢萝,“你昨夜去哪儿了?”

  “去哪?这——不能告诉您。”他一副嬉皮笑脸。

  “不说那让你爹来问你。”大夫人起步就走,沈云秋连忙拦住。

  “别别,我说我说。”沈云秋附在大夫人耳边说:“醉红楼,喝花酒。”

  “你——”大夫人揪住他的耳朵,“你这个败家子,你跟我来,看我不收拾你,年纪轻轻,沉迷烟花之地。”

  沈云秋哎哟哟直叫,同大夫人离去,院子里清净了,鸢萝轻呼一口气,疲惫不堪。

  喜红盯着鸢萝,鸢萝无法直视她的目光,走进屋里坐在床边。

  “谢谢。”

  喜红没有搭理她,将水盆重重放在架子上,发出砰砰声响,“我去给你打水洗澡。”

  鸢萝知道她在生气,起身拉住喜红的手,却被她甩开。

  浴桶里的水冒着热气,鸢萝沉浸在温暖中,就在此时房门被人推开,喜红闯了进来,鸢萝羞涩的将手挡在胸前。

  喜红见她肌肤上的红印,将脸转至一边,“你说你——”

  鸢萝微微开口道。

  “喜红……”

  “我去找师哥,让他离你远一点。”喜红气得欲踱门而出,却被鸢萝的话牵住脚步。

  “是我心甘情愿的!”

  “你说什么?”

  “是我心甘情愿同他在一起,喜红,我知道你和风儿都担心我,可我没法选择,我放不下他。”

  喜红气得双唇颤抖,“你是偏要往死路走是不?你知不知道你们若被发现,你得跪着被众人殴打过沈家牌坊!你会被绑着石头沉到塘里去!”

  “我不怕!”鸢萝神情坚定盯着喜红,“喜红,我这辈子……能遇见沈云秋,这就是我的命,不论生死,我都不怕。”

  跟沈云秋在一起,她拥有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她贪恋这种被人在意,被人宠爱的感觉。

  鸢萝微微一笑,那笑里满是从容,喜红怔怔望着她,无从开口。

  “好,等你死的那天,我为你唱哀调!”喜红气得夺门而出,重重关上屋门。

  鸢萝独自在屋里陷入深思。

  傍晚,夕阳落下,天边挂着火红的晚霞,鸢萝靠在窗边神情落寞,手中团扇轻轻扇着风,出神的望着天空。

  喜红的话在鸢萝脑子里盘旋,如果真到了那么一天,她定不会供出沈云秋,让他受到牵连。

  “在看什么?”

  突被一道声音打断她的思绪,鸢萝吓一跳,也不知沈云秋是何时来的,他凑在她脸旁顺着她视线看着天。

  “你怎么……”

  沈云秋夺过她手中的团扇,在鼻尖轻嗅,芳香扑鼻,“真香。”

  鸢萝审视着眼前的男人,他那不正经的样子,做什么说什么都跟玩似的,确实让人很难信任。

  “还我。”鸢萝夺过扇子,准备关窗,被沈云秋挡住。

  “等等,脾气古怪是本少爷的特点,怎么四姨娘也开始令人捉摸不透?这是生的哪门子气?”

  “自己猜。”鸢萝嘟着嘴,将脸别过去。

  “嗯……嫌我昨夜伺候的不好?”沈云秋挑着眉,嘴角扬着坏笑。

  “讨厌。”鸢萝用手绢抽了他一下,脸刷的红到耳根,沈云秋拉住她的手绢,脸凑了过去,在她面颊落下一吻。

  “那是……醉红楼?”

  本来没想到这茬,被他一提醒,鸢萝突然想起。

  “你后又去醉红楼了?二少爷可真是会安排晚上的活儿。”

  “吃醋啦?”沈云秋趴在窗台上,打趣的看着鸢萝。

  “懒得理你。”鸢萝翻他一眼,转过身背对着他。

  沈云秋凑近她耳边,轻声说:“哪能啊,本少爷昨夜无福消受醉红楼的姑娘了,哎,可惜咯。”

  “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