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四十七章 二姨太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31 2018-08-13 09:00:00

  “阿嚏!”

  去花园的路上,喜红打了好几个喷嚏,鸢萝不免有些愧疚,打那日回来,她还真被沈云秋传染上风寒,接连着几日头疼欲裂,鼻塞咽痛,过了几日她逐渐安好,却把喜红和风儿传染上。

  “你回去睡会吧,我自己去花园。”

  “那我回了啊,实在撑不住了。”

  “嗯。”

  两人在半路分头,鸢萝独自前往花园,今日又是三姨太邀约一起赏花,许是心情好,此次她没有推辞满口答应。

  通过观花走廊,鸢萝远远见前面走来几人,等走近些才看清是二姨太,她礼貌的同她欠礼,二姨太缓缓走至她面前。

  “四姨太这是要去哪?”二姨太询问鸢萝。

  “同三姨太约好在花园赏花。”鸢萝面带微笑的回。

  二姨太回身看了眼凉亭,挑着眉一笑,“是吗?我本是要去西院看云秋的,要不今日就不去了,我也同你们一起欣赏欣赏这花园美景吧。”

  听她这么一说,鸢萝很是意外,以前是有听闻家里除了大夫人就属二姨太最疼沈云秋,可她却未料到二姨太对沈云秋如此上心,不说她去梨花院的次数比大夫人还多,就说她每日让厨房将沈云秋爱吃的点心、饭菜、小零食都备的好好的亲自送去,便足以看出她的心意。

  鸢萝几次打开院门想去梨花院,都不巧看见她从牡丹院门前路过,她便打消了去梨花院的想法。

  二姨太同鸢萝并肩朝凉亭走,两人闲庭信步一路闲聊,这是她第一次同二姨太接触,她始终趾高气扬的端着自己,说话语气阴阳怪气、话中带话,让鸢萝很是别扭。

  “平日这西院也没人要去,这下可热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离那小祖宗远点,惹不起。”

  鸢萝止步,她似乎明白了二姨太的意思,她拐弯抹角说那么多,最终表达的意思便是让她别和沈云秋走太近,恐怕她的意思也是大夫人的意思。

  “当然,少爷是少爷,我一个老爷的妾怎会和少爷有往来,您说呢?”

  她这话一出,果然二姨太面色难堪,她若聪明应能听出鸢萝是在讽刺她。

  鸢萝也不想得罪人,转而笑着开口道:“我与少爷年龄相仿,自然是要避嫌些,不过二姨太倒是不必如此,您对少爷视为己出,这份心我都为之感动。”

  “是吗?”

  看来这话正中她心,二姨太神情瞬间明亮起来。

  “自然是,我想少爷也会领了您这份心。”

  “哎,谁知道呢,这小祖宗的心思旁人猜不透。”

  二姨太面露难色,鸢萝猜想恐怕她诸多好意并未得到沈云秋的认可,鸢萝这一路观察到,二姨太的喜怒哀乐都因沈云秋在不停转变,可想而知她是多在乎他。

  莫非她对沈云秋如此上心是因想巴结大夫人?那她这盘棋步的还真好,沈云秋是大夫人心头肉,她若能拉拢沈云秋的心,现今大夫人会器重她,等日后这家交给沈云秋继承,她也会好过些。

  鸢萝偷偷打量她,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原本姿色出众,如今却将自己弄成这般模样,即便是再华丽的衣裳和最耀眼的珠钗也掩盖不了她的沧桑,她的鬓角已隐约露出几根银丝,眉间的川字想必是习惯皱眉所致。

  她平日喜穿深色衣裳,鸢萝记忆里,她的袄裙不是青色便是蓝色,区别只在于裙子的款式。

  鸢萝跟在她身后,视线落在她腰间的荷包上,那荷包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样式,应是有些年岁,颜色已经犯旧,在鸢萝印象中,二姨太一直带着这个荷包,从未换过。

  这荷包里究竟装着什么,不免令人好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