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三十四章 心之火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63 2018-08-06 09:05:00

  睡下不到半个钟头,院里传来下人咋咋呼呼的叫声,鸢萝吓得跳下床,沈老爷也从睡梦中惊醒。

  “云秋?我去看看。”他临走不忘和鸢萝交代一句,“明日你便把发盘起来吧,别让人说闲话。”

  沈老爷匆忙起身披上长衫,夺门而出。

  鸢萝傻愣在床边,方才发生的事如梦般虚幻。

  风儿和喜红冲进屋子,见鸢萝瘫在地上,赶紧将她扶起,“你没事吧?”

  鸢萝惊慌失措的摇摇头,突想到什么抓着风儿的手,问道,“二少爷的屋走水了?”

  “不知道啊!我和喜红也被吓醒了,哎?四姨娘你去哪?快披件衣裳。”

  鸢萝冲出牡丹院朝东院狂奔而去,东院上空火光冲天,一路上许多下人提着水桶来回奔跑,场面一片混乱。

  “沈云秋,沈云秋……”鸢萝光着脚奔跑在暮色中,口中低唤着他的名字。

  她在巷口停下脚步,泪流满面,她不敢再向前走去,混乱的场面及漫天的火光,让她万分害怕。

  “沈云秋……”她掩面哭泣,整个人被恐惧吞噬,“傻子。”

  “啊——”

  鸢萝被人拉进黑暗的巷子,她看不清一切,可那熟悉的味道她认得。

  第一次,她觉得桂花香那么容易让人安心。

  “骂谁傻子。”

  鸢萝扑进他怀里,一切担心和委屈都在此时随泪水倾泻而出。

  “疯了吗?你疯了吗?你吓死我了!”鸢萝哭着呵斥他,可他却安静的出奇,轻抚鸢萝披散的发丝。

  “不疯,怎么救你。”沈云秋浅笑低语,却坚定有力,“我爹有没有……”

  鸢萝哭着摇头,沈云秋轻声笑,“看来烧的及时。”

  “我不要你做如此危险的事,沈云秋,不要再这样做,我不配你为我冒险……”

  沈云秋捧起她的脸颊,“配与不配我说了算。”

  鸢萝有些内疚,她之前真不应该对他失望,眼前的沈云秋,即使看不清,也能感觉他呼吸急促,满是疲惫。

  “没用的,你今日烧了房子,那明日又怎办?之后又怎办?别再做傻事,别——”鸢萝哭的委屈,她握着沈云秋的手,触摸到一块皱痕。

  “嘶……”沈云秋发出痛苦的低吟,鸢萝才察觉,他伤了手。

  心揪的疼,泪更深,鸢萝的泪水啪嗒啪嗒打在他手上。

  她真怕了,怕他再会做比这更荒唐的事,她抚摸沈云秋的脸,无助的摇头。

  “算了……算了吧,今后我会离你远远的,我不会给你添麻烦,我不想看到你这般受罪,我只不过是个妾,你是沈家少爷,我们身份悬殊,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可你不是,你不能为我——”

  沈云秋堵住鸢萝的唇,没给她说下去的机会,他拉开鸢萝的内衫,唇落在她每寸肌肤,鸢萝并未阻止,最后他的唇停在她胸口,狠狠咬了下去。

  鸢萝疼的咬紧牙关,但却没有躲开。

  他松开口,声音低沉的说:“再乱说,下次给你的教训可不是这个。”

  黑暗中两人的影子拉的长远,沈云秋给鸢萝衣服拉好,细长的手指为鸢萝理好贴在她脸颊上的发丝。

  “今后我做的事,你无需担心,总之……你是我沈云秋的人,今日给你印了印记,我会让你一辈子做我的人。”他手指落在方才咬的位置。

  他的话让鸢萝鼻子一酸,鸢萝踮起脚尖贴上他的唇,泪滑落在唇边,混进两人口中,那一丝苦涩却满是温情。

  “回去吧。”沈云秋将身上披风解下,披在鸢萝身上。

  “我这人心眼比较小,你穿着内衫就这样跑出来,你说我是该挖了看到你穿这样人的眼,还是该收拾你?”

  鸢萝跑出门太着急,也没在意自己只穿着内衫,红色肚兜隐约可见,她拉拉披风,羞涩的低下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