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二十六章 诉往事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36 2018-08-02 09:05:00

  鸢萝见两人火药味十足,赶紧将其分开,之后三人去了牡丹院,风儿纵然不乐意,可也碍于鸢萝的面子,给她端茶倒水。

  喜红坐着回瞪了风儿一眼,喝了口茶,开口道。

  “这些话我从没和别人说过,你们是不知,我是憋在心里有多窝囊,鸢萝,幸亏遇到你,还能听我诉诉苦。”喜红握住鸢萝搭在桌上的手,继续说道,“其实我和师哥并不像传闻那样,我进沈家,是来报恩的。”

  “报恩?”

  鸢萝好奇不已,风儿也立在一边疑惑的看着她,喜红神情落寞,心里一阵伤感。

   “在天津那会,咱们唱完那出戏,你和你师父离开了,之后杨小楼就收了我为徒,我认识了师哥,他可真招人喜欢,太多姑娘倾心于他,就连杨小楼的女儿杨巧儿都拜倒在他的折扇之下,铁了心的想和他在一起,我呢,年龄小,听话,经常被她指派给师哥送情诗、送信物,时间久了,我也能看出来,师哥心气高、眼光高,他是没看上巧儿姐,每次师哥都让我把东西给扔了,可我又怕回去不好交代,就说送去了。”

  “你是因少爷进的沈家吗?”风儿也坐了下来,好奇的问。

  喜红点点头,将事情一一说清。

  “那时我爹去世,我后娘把我卖给了青楼,是师哥帮我脱离困境,他花了很多钱给我赎身,所以,我便随他来了沈家,他看我也无处可去,便收留了我。”

  喜红说的鸢萝倒有些意外,没想到一向高冷的沈云秋还会帮助别人。

  “在别人眼里,他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可我心里清楚,他心里拎得清一些事。大家都以为我与他有什么私情,其实我们清白着呢,他说这些流言蜚语他不怕,就是怕坏了我的名声,毕竟日后我是要嫁人的。”喜红嘟囔着脸,看来这事给她造成不小困扰。

  鸢萝并未搭话,听她这么一说,心里莫名踏实一些。踏实?她为何踏实,沈云秋和哪个女子有关系,跟她何干?

  “原来二少爷人这么好。”

  风儿此言不假,平日里沈云秋脾气古怪,难相处,家里人都避而远之,经喜红细说后,鸢萝也对他有了一些改观。

  鸢萝望着喜红,又有几分羡慕她,倘若是她早些与他相遇,那会不会也有不一样的故事。

  时间不早,喜红回了南院,她说要回去收拾东西明早去清风苑,风儿送她出了门,两人之间有了微小的变化,风儿不再那么讨厌喜红,甚至对她多了几分好感,她这种知恩图报的人如今不多。

  “喜红,你在花园说你如今只为了少爷和四姨娘是什么意思?”牡丹院门口,风儿问出她的疑惑。

  喜红凝望她片刻,开口道,“当年我与鸢萝在后台等着上台,我饿了两天一点东西也未吃,那时她与我并不认识,她分了我一半煎饼给我,我能看出那时她也饿着,可是她那半块饼支撑我演了一台戏,之后的几场演出,她都会给我留一半煎饼,这事可能她不记得了,可我记得。”喜红说完,眼眶有些红,“风儿,告诉你个秘密。”喜红上前附在风儿耳边说:“那时她说她是男孩子,我喜欢她。”

  “啊?”

   在风儿错愕的眼神中,喜红哈哈大笑起来,许是对此事有些羞愧,她摇摇头,“哎,真是丢人,后来知道她是女孩子,我还哭了呢。”

  “你这也太——”

  “谁叫她长那么好看,不说了,我走了,你可别告诉她。”

  喜红离去,临别前还嘱咐风儿好生照顾鸢萝,风儿望着喜红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真够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