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二十三章 忆往事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80 2018-08-01 09:00:00

  “你等等。”

  鸢萝头不用回,便知定是沈云秋这个不正经的跟了上来,她继续向前走,懒得搭理他。

  说来也可笑,平日见不着总是会想起他,可真与他见面,却总是生闷气,想到他望喜红的眼神,心里莫名难受。

  “你是否正是那位姓顾的姑娘?”

  他追来与她并肩走,鸢萝停下脚步狠狠瞪他,“你问这作何?”

  “方才喜红提起此事,我便猜想,你就是当年给我师妹杨巧儿做替身的姑娘。”

  鸢萝一脸狐疑,他怎会知道此事?正当她疑惑时,只听他道,“当年杨巧儿说我师傅找了一位姓顾的姑娘顶替她,如果没错就是你。”

  鸢萝差点忘了他是杨小楼的徒弟,可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他又怎知。

  “你……怎知道这些?”

  “这个……”

  见沈云秋吞吞吐吐,鸢萝懒得理会,转身便走,却又被他拉住。

  “好好,你别走,我说,因为……因为当年我师妹不是真的毁了嗓子。”

  “不是毁了嗓子?那是为何?”鸢萝有些意外,连忙追问,可当年杨小楼和她师傅同她说的都是这个缘故。

  “因——”沈云秋止住话。

  “因什么?”

  鸢萝追问的太急,沈云秋没法不说,便开口。“因她要与我私奔,跟着我来了沈家。”

  啪一声响,鸢萝一巴掌打在他脸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手,吓得将手藏至身后,沈云秋捂着脸颊,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她。

  “你打我干嘛?我又对她无意,是她执意要跟我在一起,我前脚走,她后脚跟来,还害得我被我爹打了一顿。哎!你别走!”

  鸢萝转身离去,她的怒火在心间徘徊。

  他可知因她当时顶替杨巧儿,杨小楼逼着师父与他立下契约,鸢萝终身不得再上戏台,他是怕鸢萝上台被人识破,也担心他女儿杨巧儿今后吃不了这行饭。

  沈云秋又跟了上来,拉住她的手。

  “别跟着我!”鸢萝用力挣脱,夺过他手里的扇子,气得狠狠打在他胳膊上,“你个登徒子!处处招惹女人!”

  沈云秋第一次见鸢萝气急败坏的样子,他立在那任她打,嘴角挂着笑。

  “打吧,只要你不生气,打死我也成,可这事真不赖我,都是杨姑娘她一厢情愿。”

  “你跟我解释这些作何?我管你对谁有心!”

  “你……是吃醋了?”

  沈云秋的目光锁在她脸上,嘴角挂着浅笑。

  鸢萝愣在原地,神色慌张的一步步向后退,一不小心撞到身后的假山,她眼神躲闪,此时就像被发现干了坏事的孩童,紧张的攥着折扇。

  沈云秋半眯着眼朝她走来,她吓得想再往后退,可已无去路,她将折扇举着,准备再给他几下子,却不料被他猛的拉进怀中。

  鸢萝在他怀里目瞪口呆。

  “对不起,虽说这事不是我故意为之,却因我而起,间接毁了你的前程,你别生气,我愿意为你负责。”

  负责?他是认真的吗?他要对她怎么负责,鸢萝心乱如麻,用力将他推开。

  “沈少爷,对你该负责的人去负责吧,我不需要,没准喜红还在等着你,咱们各自回去吧。”鸢萝向他欠了欠身,气得转身离去。

  “我说的是真的!我和喜红——哎!你听我说!”

  沈云秋在身后大喊,鸢萝头也不回往前走,她不敢回头,深怕一回头,让他发现自己的惊慌失措。

  回屋后,鸢萝气呼呼的坐着,才发现手里还握着他的扇子,正准备撕了,却有些不舍,扇面上提的字行云流水,张扬跋扈,整行一笔而下,风流潇洒,落款处有云秋二字的印章。

  鸢萝将纸扇抵在鼻尖,淡淡的墨香味侵入心肺,突然忆起方才他的怀抱,她这次真真切切闻到了桂花香。

  “沈云秋……”

  他定是她的冤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