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二章 入宅门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18 2018-07-23 13:13:39

  进沈家那日,她被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下人领进沈家大门,这沈家宅子真大,七拐八绕走了不少路,还没到头。

  鸢萝拎着包袱跟在家仆身后,一路都未见沈家有任何喜庆之气。

  那挂在屋檐下的红灯笼,应是年前旧物,随风摇摆。

  沈家大院有三十余亩,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大院,内套十多个小院,是当地著名的清嘉庆年构造的九十九间半住宅,三门临街,四周是高十米的白墙将大院包围。

  打从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中轴路,过几个厅直通沈家正厅,这一路上但凡入眼的木质部分,都是金丝楠木和檀木组成,雕工精美,门檐和门窗上的图案各有不同,美妙绝伦。

  跨过高大的门槛,没有凤冠霞帔,没有拜堂,没有夫妻对拜之礼,这就算进了沈家门,成了沈家人。

  鸢萝穿着粉色织金袄裙立在堂前,她拘谨的低着头,数不清的眼睛盯着她。

  堂上正位坐着一位妇人,虽上了年岁,可依旧肤色光亮,年轻时容貌定是俊俏。

  她身着红色暗花袄褂,下身配着黑色玉裙,那身红如喜服般耀眼,似在向她警示,她是正房夫人,红色喜服唯有她所能穿。

  “新姨太给夫人行礼!”一男人带着金边眼镜,身材圆润,他吆喝一声,整个堂上都有回音。

  旁边等候多时的丫头端来茶碗,鸢萝接过,屈膝向正房夫人行礼,刚想跪下,便被她手中的细棍抽了下。

  这腿是不敢跪也不敢直,就这样曲着,手中的茶洒出了些,溅在手上有些疼,这就是沈家大夫人给她的下马威。

  满堂无人为她解围,鸢萝曲着腿足足蹲了半个钟头,手脚酸痛浑身直颤,但手中凉透的茶,丝毫没有漫出碗来。

  这场面好似儿时练功,一个差错那便是一鞭子。

  妾室受正房欺负那是最平常的事,想要生存,必须忍耐,这道理她懂。

  这一屋子人似乎早已习惯这出戏,那两位穿着艳丽的姨太太,也沉着冷静的看着,想必她们进门时也受过这等罪。

  在外奔波数年,鸢萝怎能不懂,她在沈家想必是最没地位的人,得宠和不得宠,都不好过。

  这手和腿已开始打颤,眼瞧着人就快倒了,细棍落在鸢萝膝盖上。

  “起吧。”

  “是。”

  她颤颤巍巍起身,茶碗稳稳的端着,大夫人满意的点点头。

  此时那腿酸痛不已,却连个过来搀扶的人都没有,冷漠,是沈家给鸢萝的第一印象。

  鸢萝是个苦命人,三岁与父母走丢,之后被人贩拉在街头卖艺,后被路过的戏班子老板看中。

  第一次见师傅,师傅拒绝收她,女的唱戏实属少见,红的角儿也都是男人,在行内收女徒弟的师傅少之又少,虽说她相貌出众,嗓音不错,但吃不了这行饭,也是白养。

  师傅见她长相可人,心生怜爱,将她留了下来,平日对她疼爱有佳,拿她当闺女一样养。

  鸢萝在戏班帮着做做杂事,可她喜爱唱戏,平时乘着师兄弟学艺时,跟着偷学,一日被师傅撞见。

  “你把方才唱的再唱一遍。”

  她开嗓,师兄弟各个围观,师傅叼着旱烟袋,一下拍在桌子上。

  “好!真是祖师爷赏饭吃,今日就收你了,以后女的能上台,你必定成名角儿。”

  就这样她被剪了头发,和其他师兄弟一起练功学戏。

  虽说戏班子生活四处奔波,她也吃了不少苦,可那时师傅待她极好,师兄弟也处处照顾她,她是自由快乐的。

  如今给一个五十岁老头做妾,真是始料未及。

  但也只得听天由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