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网王之纯白之羽

第五十章 最后的旋律

网王之纯白之羽 慕容烟兰 1888 2019-03-09 16:15:13

  高速公路上,一辆白色的豪华跑车以如箭一般的速度行驶着,对此,敬业的警察叔叔保持沉默状态忽视了那辆飞驰而过的白色跑车。

  “前辈的车真不错,一定很贵吧。”车上,被白羽从医院里拉出来的幸村好奇地抚摸着身下的真皮座椅。

  “嗯,这是我十五岁生日时世界知名品牌兰洛斯特地为我量身定制的,可以说世界上就只有这一辆。”白羽一边打方向盘一边回答幸村。

  “可是我记得PROMISE和兰洛斯好像没什么交集吧,难道是要合作了?”

  “怎么可能,PROMISE是做饰品和服装造型生意的,兰洛斯是做车子的,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之所以会给我做车子,是因为他们的总裁喜欢听我弹钢琴罢了。”白羽看出幸村的疑惑,一边笑一边回答。

  “噗!是这样吗?那还真是有趣。”幸村说。

  “叮铃铃!”铃铛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把车上的两人吓了一跳。

  “抱歉,我接一个电话。”白羽尴尬地对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幸村笑了笑,然后腾出手点了一下方向盘上的接听键。

  “喂,我是Rkatsiteli,请问是谁?”

  “……”

  “请问是谁?”

  “殿下,我是澈。”如同大提琴般的少年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啊嘞?……呵呵,没注意哟。有事吗?”白羽轻轻瞟了一眼显示器上的电话号码和备注,上面有着大大的用英文字写的“白澈”。

  “有事的不是我,是……”白澈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抢了。

  “殿下!艾布纳老太爷来日本了哟!他现在已经在维也纳大厦了!”清脆的带着一点稚气的声音兴奋地大叫着,不难想象说话的少年究竟有多活泼。

  “赛格,再叫我的耳朵就要聋了。”白羽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自己这个分家的孩子他也是很无奈的。

  “呀!对不起殿下,我失礼了。”

  “噗!”旁听了整个过程的幸村忍不住笑了。

  “……那个,殿下身边有人吗?”对面的少年小心翼翼地问。

  “嗯,是我的一个朋友。”

  “……”对面沉默三秒钟,白羽默默地将通话音量调到最小。

  “啊啊啊!!我的形象呀!!”下一秒,惊天动地的吼叫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赛格。”白羽长叹一口气。

  “嘤嘤嘤,殿下,我不是故意的。”赛格软糯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

  “我知道,回法国本家后自己去优姬那里领罚吧。”即使没看到,但是凭借赛格对白羽·L·维洛特的了解不用看都知道,白羽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圣母的微笑。

  “遵命,殿下。”赛格不情不愿地应了一下,然后迅速挂断电话。

  废话!再不挂电话会倒大霉的!――赛格在心底狂吼道,但是他似乎忘记了什么。

  有着淡金色齐耳短发的漂亮少年眨了眨深蓝色的大眼睛,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最后索性就不想了。

  “刚才那位是前辈的朋友吗?”幸村笑着问,刚才那个活泼的声音给他一种非常舒适地感觉,使他对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很有好感。

  “他是分家的表弟,是个庶子,也算是我的下属。”白羽回答道。

  “庶子?”幸村很是惊讶,因为就算是幸村家这样的大家族也没有嫡庶之分。

  “嗯,在维洛特家族这样传承了将近千年的大家族里,嫡庶之分是再正常不过的。”白羽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回答着,他停顿了一下后接着说:“毕竟在我们眼里,血统才是最重要的。”

  “……”幸村在心底叹了口气,为那个孩子的命运感到不公平。

  白色的跑车驶入了维纳斯大厦的停车场,然后白羽扶着幸村走下车。

  在去往休息室的路上,不断有工作人员向白羽问好,白羽也都一一回应了。

  “前辈,为什么这里的观众这么少?”幸村看了眼楼底仅有两百多人的观众席疑惑地问,在他看来这种表演应该会有至少上千人会来。

  “因为主办方认为,既然是世界级的表演,那就只有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来现场观看,其他的平民百姓只会让这里看起来闹哄哄的。”白羽撇了观众席一眼后嘲讽般地笑了笑。

  “这种区别待遇让人有点不爽呢。”幸村说。

  他本以为白羽会同意他的说法,可是他想错了。

  “在上流社会中这种事已经是再正常不过了,弱者服从强者,这就是上流社会的生存之道。”白羽用近乎冷漠的态度说着,那语气就像是在问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

  对白羽的态度,幸村并没有多惊讶,他愣了一下,然后什么也没说只是不紧不慢地跟着白羽。

  说来也是,以白羽的身份,这种事一定没少接触过。

  幸村跟着白羽走到了一间檀木门前。

  “这里是贵宾室,嘛,进来吧。”白羽的手搭在金色的门把手上,他转头对身后的幸村说,然后推开门让幸村先进去。

  白羽进去后顺手带上了门,然后抬头看向贵宾室。只见富丽堂皇的贵宾室里还有另外几个人――一位白发苍苍的嘴角挂着慈爱的微笑的老者、一位穿着黑色燕尾西装的中年男子、一位有着淡金色短发和深蓝色眼瞳的漂亮少年以及一位有着及膝银色长发的少女。

  前两位不用说了,一看就知道是白羽的爷爷,以及爷爷的管家。

  那个少年也不难猜,想也知道是就是那个大嗓门的活泼少年,不过现在那委屈巴巴的模样与电话中的声音根本就截然不同。

  至于那位低着头摆弄着电脑完全看不见脸的少女,咳咳,恕他直言,随意揣测他人的身份可是不好的行为呢。――幸村如是想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