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网王之纯白之羽

第九章 回英国

网王之纯白之羽 慕容烟兰 2369 2018-07-22 23:30:19

  “喂,小景吗?”装修豪华的客厅中,金发金眼的美少年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打电话。

  “哥哥,你是不是再过半天就要回来啦?”电话另一头,九岁的迹部激动地问。

  “嗯,想哥哥了吗?”五年过去了,白羽成长了许多,艾布纳爷爷布置的任务不仅完成了还完成的非常好,当年那个小公司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的PROMISE集团。

  “想,非常想。”迹部景吾差点就哭了。

  “我去市里的音乐厅表演完了就会回去咯。”在音乐家协会注册以后会长先生也就是琪尔先生立刻就给他举办了一场音乐会,那是他一个人的演奏会,一共演奏了三种乐器:钢琴、古筝和竖琴。

  自从那场音乐会之后,就不断的有人来找他去演出,也是从那时起他的名声开始在全世界流传。

  “哥哥,本大爷之前去巴黎的艺术馆参观了,哥哥的雕塑作品那里都有展出哟。本大爷看过了,真的非常华丽呢。”迹部开心地跟白羽分享着。

  “知道了,我给你雕刻的玉石呢?有没有收好?”白羽因为无聊就跑去发表了几件雕塑作品,瞬间名声大噪,去大街上随便抓个人问问,就连乞丐都知道他。

  “嗯,非常漂亮哟,本大爷很喜欢。”迹部大爷对那块有着浓郁的中国风的玉佩简直爱不释手,那可是他哥哥给他雕刻的呀,想着想着他从衣服里拿出一块穿着链子的白玉。

  两条龙飞腾翻转有祥云围绕,头对着头,八足捉着椭圆型的佩身。前面刻有平安二字,背面是祈福的梵文。一条定做的简约的白金链子,两端各有一雕刻细致的羽毛,羽毛根部穿过两条拱起的龙身相连。

  背面是一行小字:送给我最亲爱的弟弟迹部景吾――白羽。

  对这块玉佩他是越看越喜欢,拿到学校去的时候同学们羡慕嫉妒的眼神让他觉得非常自豪。

  挂断电话后白羽环视了一下这间房子,这里装满了他的回忆,艰难的,快乐的,苦涩的都有。

  走到大门口,幸村拓也刚好回来了。他的眼睛中满是不舍。

  “下午你就要离开了呢,吃不到你做的美食了。”幸村拓也遗憾地叹了口气。

  “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那么悲哀干嘛?反正再过三年就可以再次吃到了。”白羽拍了拍某人的肩膀说。

  “也对哈。”强颜欢笑。

  “白羽。”越前夫妇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幸村拓也的身后,来的还有越前龙马和越前龙雅。

  “伦子阿姨,南次郎先生,龙马,龙雅你们怎么来啦?”

  “你今天下午就要离开了,龙马和龙雅都舍不得呢。”伦子阿姨摸了摸龙马和龙雅的头。

  “别难过啦,再过三年我就会去日本咯,南次郎先生说龙马国中会到日本去读书,到时候你们再来找我玩呀。”白羽一把将龙马头上的白帽子摘下扣了一顶比较大的印着R字的白帽子上去。

  “这是我亲手做的哟,送给你。”白羽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越前龙雅:“这个是给龙雅的,也是我亲手制作的。”

  龙雅接过后准备打开,白羽连忙制止了他:“现在先别打开哟,等我走了再打开吧。”

  “什么嘛,神神秘秘的。”龙雅嘀咕了一句后说:“白羽哥,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到时候我们再打一场吧,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在美国的这五年里,白羽一直跟着南次郎学习网球,不得不说某少年的天赋真的不是一般的高,现在他已经可以和用全力的越前南次郎抢七了。

  “一言为定哦,这是我的邮箱,记得要跟我联系哟。”白羽掏出两本小本子递给龙雅和龙马。

  “好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去找你的。”龙雅接过后说。

  “我期待着呢。”关照完龙雅后白羽又接着关照龙马:“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不要欺负卡鲁宾哟。”

  卡鲁宾是白羽几天前在街上捡到的,似乎是刚出生就被主人抛弃的,它蜷缩在一个纸箱子里瑟瑟发抖,白羽看着可怜就把它带到了越前家,龙马一看到卡鲁宾就喜欢的不得了,一直黏着卡鲁宾。

  “切,我才不会欺负卡鲁宾呢。”龙马压了压宽大的帽沿不满地说。

  “是是是,我的龙马是绝对不会欺负弱小的,所以你也不要老是和凯宾过不去哟。”白羽笑着拍了拍龙马的头。

  “切,他还madamadadane。”龙马不屑地说。

  “呵呵。”这样他就放心了,要是他会伤心难过的话就不是他认识的龙马了。

  上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到市区表演完后白羽就直接去了附近的机场。

  机场上,维洛特皇族的专机已经等候多时了。

  “龙马,龙雅,哥哥走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哟。”白羽最后看了两人一眼便走进了飞机离开了。

  一路上,白羽都是默默无闻地躺在沙发上,就连特地来接他的爱丽嘉都没理。

  “嗷呜。”特地来看他的白狼王银月用脑袋拱了拱白羽的手臂。

  “嘛,我需要时间来缓一缓哟,银月。”白羽拍了拍多年未见的伙伴的脑袋。

  “呜。”银月闻言便没有再打搅他了。

  等到白羽好不容易从伤心中走出了时,飞机已经停在了伦敦机场上好久了。

  “呵呵,不知不觉都过去了这么久了呢。”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白羽来说却似乎只有一瞬间,因为这五年很快乐,他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也多了两个弟弟和一个师父。相处了五年突然要分离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哥哥!”刚下飞机,脚刚踏上英国的土地,一个小身影就飞快得窜进了他的怀抱。

  是迹部景吾,五年过去了,他已经长大了不少。

  “哥哥真是越来越华丽了呢,真不愧是本大爷的哥哥。”迹部退出了白羽的怀抱满意地打量着眼前这美丽的人儿。

  整整五年,白羽从一个稚嫩地儿童成长为翩翩美少年,他的身上总是带着自然的香气,似花香,又似草木香,只让人觉得想亲近,却又怕亵渎了他。仿佛天地间所有的美好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脸上虽然一直挂着温和优雅的笑容,但那惑人的微笑中却透着淡淡的疏离。明明就清澈见底的金色眸子,却总是探不清水深几许,引的人心甘情愿溺死在这洒满阳光的水塘中。五年的磨砺,气势变得高雅祥和。只要呆在他的身边,就会觉得心平气和。

  “嗯!真是太华丽了!Na,桦地?”迹部自豪地夸奖,然后回头问身后站在的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表情木然的男孩子。

  “WUSH!”男孩响亮的声音传入白羽耳中。

  “小景是不是该给哥哥介绍一下?”白羽优雅地指了指迹部身后的男孩子。

  “啊恩,他叫桦地崇弘,是本大爷的朋友哟。Na,桦地?”迹部大爷习惯性地伸手点了点眼角的泪痣。

  “WUSH!”桦地大声回答。

  “呵呵,跟班吗?”白羽无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