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网王之纯白之羽

第六章 幸村拓也

网王之纯白之羽 慕容烟兰 2057 2018-07-21 23:35:06

  “没想到你居然比我家小侄子还漂亮。”男子笑道:“你好呀,小弟弟。我叫做幸村拓也是幸村哲也的弟弟,今年二十三岁。”

  “我叫白羽·帕奇·维洛特,今年七岁。”白羽说。

  “这样呀,原来你姓维洛特呀……什么?!你姓维洛特?!”幸村拓也突然叫到。

  “对呀。这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什么问题呀,维洛特可是欧洲第一贵族维洛特皇族的姓氏呀,你这个贵族出门居然不带保镖什么的。”幸村拓也说。

  “我是出来历练,当然不能带保镖咯。谁规定一定要带保镖才能出门?”某少年不屑地说。

  “对耶,那你来美国干嘛?探亲吗?”

  “我要去哈佛大学。”

  “哦哦,去哈佛探亲?巧了,我也去哈佛。”

  “不,我是去哈佛上学。”某少年从包里掏出一张录取通知书给幸村拓也看。

  “那就更巧了,我也是去哈佛上学……咦咦咦?!上学?!你一个七岁孩子?!”白羽怀疑某人是不是反射弧太长了。

  “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去哈佛上学吗?你不也是去哈佛上学吗?”

  “我这个年龄很正常,而且我是考了好久才考上的,可是你才七岁呀!七岁!”幸村拓也的喊叫声使得周围的人全朝这边看了过来。

  “拓也!”幸村哲也狠狠地敲了某人一拳后对白羽说:“抱歉,我弟弟他有点抽风,不过他人很好的。”

  “没事。”白羽扯下额头上一长串的黑线。

  “喂喂,既然我们都要去哈佛大学,不如我们一起住吧,我哥他准备给我在学校附近买一套公寓哟。”

  “可以呀,我爷爷在大学附近帮我买了一套别墅,要不你住我那里吧。”白羽笑道。

  “嘿,不错哟,而且你是个孩子,我还可以顺便照顾你,我经常帮我哥带我小侄子的哟,我可是很有经验的哦。”某人兴奋地说。

  “可以呀,那快点回去放行李然后一起去报到吧。”某少年说。

  “好呀。”某人说。

  “快走吧。”某少年拉着行李箱率先跑了,某人紧随其后。

  “嘛,看来送这孩子来这里是对的。”幸村哲也无奈地看着自家弟弟越走越远的背影说。

  很快地,一大一小两人便出现在一栋非常漂亮的别墅前。

  “哟,可以呀。不愧是有钱人,出手就是阔绰。”幸村拓也满意地打量着眼前这栋别墅。

  这栋欧式建筑一共有四层楼,外面还有一个游泳池,一个花园和一个网球场。

  大门口的蔷薇被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径隔开,后花园里种满了玫瑰和蔷薇,衬托着主人典雅的情趣。

  这似乎是白羽在英国的房子的缩小版。

  “爷爷真是的,嘴硬心软。”白羽自言自语道,他知道艾布纳爷爷是怕他想家。

  “呐呐,快点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幸村拓也兴奋地拉着他就跑进去。

  别墅里的布置很简洁却又透着高贵典雅的气质。

  一楼有一个很大的客厅,一个可以容纳三十多人的餐厅和一个现代化厨房。

  二楼是一个健身房,里面的设备非常齐全,隔壁还有一个练功房。

  三楼是四间卧室和一间书房,四楼有一间储藏室和四间卧室。并且每间卧室里都有一个浴室和一个洗手间。

  “这里真不错,我在日本的家都没有这里好。”幸村拓也兴奋地说。

  “这里还没我在英国的房子大呢。”一说到英国,白羽就开始想念小迹部了,他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小景怎么样了?”

  来的路上白羽有给他讲过家里的事情,幸村拓也知道白羽很喜欢他的小表弟。为了不让白羽不开心,幸村拓也从自己的行李中掏出一把球拍对白羽说:“你会打网球吗?要不要开比一场,我可是很厉害的哟。”

  果然,这个办法果然好用,白羽一改刚才的颓废,从大大的行李箱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绣着金色蔓珠莎华的网球袋来,从里面拿出一把白色的球拍来。

  那是一把非常漂亮也非常实用的球拍,表框是白色的上面雕刻着蔓珠莎华的浮雕,把手是金色的,上面缠绕着金色的胶带,胶带是特质的上面同样描绘着金色的蔓珠莎华。

  “来吧,我是不会怕你的。”他举起球拍斗志高昂地说。

  “到时候不要说我欺负你哟。”球场上,幸村拓也同样斗志满满的。

  “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白羽一边将球高高抛起,一边挑衅道。

  “接招吧。”对着幸村拓也狠狠一个扣杀。

  “口气不小嘛。”

  砰!

  幸村拓也快速地回击,球速如同飞一般快。

  嗖!

  一道金与白相间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了球前。

  这是白羽的自创绝招――迷踪,可以在一刹那从一个地方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方。

  “好快!”幸村拓也惊讶地叫到。

  “光瞬!”

  嘭!

  球拍和网球在手腕上旋转了一圈后被狠狠地甩了出去,球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以不规则的路径绕过幸村拓也砸在了底线上。

  “15:0”白羽懒懒地说。

  接下来根本就是单方面的虐杀,幸村拓也完全是一个球也没接到。

  “Game,6:0。”白羽打了个哈欠说。

  “呼呼,你还是七岁孩子嘛?这么六!”幸村拓也一边坐在地上喘气一边问。

  “我的老师也和你说过一样的话。”白羽一边收拾球拍一边说。

  “你的老师?谁呀?”幸村拓也问。

  “你猜。”

  “猜不到。”

  “桑普拉斯。”

  “万恶的天才。”幸村拓也后悔问了。

  “啪啪啪!”突然从围墙外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

  二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扎着墨绿色马尾,额头上绑着一条白色额带的男子站在围墙外。

  这发型应该是武士吧?白羽想。

  好眼熟呀,是武士南次郎吗?幸村拓也想。

  “小朋友,你很有天赋哟,要不要当我的徒弟呀?”男子不动声色地诱拐道。

  不怀好意。两人同时想。

  “哈哈,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做越前南次郎,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还真是武士呀。”两人又同时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