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生之天命嫡女

第134章状况百出

重生之天命嫡女 小骏骏 1038 2018-09-29 10:37:46

  (1)

  片刻后,尤刚抱着一大捆干树枝回来,看到苏凛夜手中的猎物也是惊了一下,随即开始起火帮忙打下手。

  又过了半个时辰,肖剑空手而归,别说猎物,野果都没见着半个。

  然,闻到空中飘出的烤肉香气,肖剑瞬间来了精神,三步并作两步走近众人。

  “哇塞!你们……”

  见到三人都已经在啃着烤肉了,肖剑顿觉自己是被遗忘了,说不出的心塞。

  “肖剑老弟,你回来了啊,来来来,这是给你的。”

  兰梦瑶第一个见到肖剑,一副长者的口吻招呼着他过来吃烤肉。

  还好,老大的心里有他,肖剑心中的乌云瞬间消失不见,飞奔过去接过兰梦瑶手中递过来的烤肉,感激的多看了她两眼,才张嘴吃起来。

  吃着吃着,大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烤肉跟他们之前吃过的有点不一样。

  说是山鸡和野兔,个子大得离谱也就罢了,为毛肉质的口感比普通的山鸡野兔要鲜美那么多?

  关键是,烤肉下肚时明显带着一股暖流缓缓涌向丹田,这,该不会是魔兽肉吧?

  纷纷看向低头猛吃的兰梦瑶,三人嘴角抽动,瞬间没了想要刨根问底的欲望。

  打心底里,他们是不能相信这是普通的山鸡野兔的,更何况,老大竟能一捉捉三?

  相比较于扑捉,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老大变魔法给变出来的。

  兰梦瑶不知道的是,此举更扔三人觉得她神秘了。

  大家吃饱后,留下苏凛夜守上半夜,因为三人一致认为他的警惕性是最强的,有什么异样的话,定能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深夜的绝情谷尤其安静,加上这一带更为偏僻,极少其他势力涉足这里附近,所以,方圆三里内只有兰梦瑶等四人的呼吸声。

  半夜,肖剑醒来,摸索着走到三丈开外找到苏凛夜,跟他替换守夜。

  苏凛夜回到他先前准备好的休息地,正闭上眼睛准备休息,耳朵动了动,猛的心一跳,敏锐的感觉到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他重新睁开眼睛,一下子跳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稳,却突然间感觉到一阵猛烈的地动山摇,借着微弱的天色看到原先陷下去的山峰继续往下陷着,范围瞬间扩到他们所处的位置。

  “快起来,危险!”

  苏凛夜大喊了一声,随即一个弹跳,跃到离他最近的尤刚身边,伸手硬生生将他拉扯着站起来。

  尤刚惊吓中醒来,被苏凛夜拉了一把,以为又遇到抓他的人,随即一个甩手,拼尽全力将苏凛夜的手给甩开,缺少了支撑点,又一阵颤动袭来,他脚下没站稳,一个踉跄,朝前滚出去。

  兰梦瑶在梦中感觉到一阵躁动不安,突然被惊醒,听到苏凛夜的喊声她已经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她来之于二十一世纪,哪怕现在身怀灵力玄力,她也是习惯睡觉时是躺着的,而不像其他的修炼者,直接坐着打坐休息。也因此,睁眼的瞬间,她的心更真切的感受到一股来至地下的灵力波动。

  心中瞬间懊恼,咋就睡地那么死呢?

  兰梦瑶定了定神,突然脚下被不明物体重重的撞击了一下,皱了皱眉,潜意识中想要要一脚踢开去,却及时将脚步收住。

  “尤刚?”

  (2)

  四周一片漆黑,常人压根是见不到半个人影的,然,修炼之人的五感六识要比较常人灵敏三倍以上。

  兰梦瑶在现代是近视的,夜里的视力等同于瞎子,而此时,却明显看到前方黑压压的的一大片在下陷,同时她感觉到脚下下的土地在颤抖中往下坠。

  这是,要世界末日了吗?

  兰梦瑶本能的往另外一边躲避,却突然想起尤刚还在她脚下滚着,随即,跳回去想要拉他一把。

  “死油缸,别再滚了,赶紧把手伸出来给我。”

  眼见尤刚黑乎乎一团,也不知道哪里是手,哪里是脚,兰梦瑶伸手随便乱抓一把。

  “老大!”

  肖剑举起火把,与苏凛夜一起往兰梦瑶他们这边走过来,他们想要过去帮忙,然,跟前的土又塌陷下去一大块,将他们隔离开来。

  一阵剧烈的晃动,兰梦瑶也朝前滚了几滚,躲过了下陷的一个坑,跳了过去,碰到一棵树,直接抱住,发现跟尤刚距离接近了,找准了感觉,她伸手一捞,险险的抓住了……尤刚的脚。

  苏凛夜和肖剑看到先前心惊动魄的一幕,手中的火把差点掉下来,见到兰梦瑶跟尤刚都没事,心才稍安。

  这时又一阵颤动,一大块土地往下陷,尤刚身体悬空,失去了支撑力,整个身体往下掉,只留下一只鞋子在兰梦瑶的手中。

  兰梦瑶抓着尤刚鞋子的手在微微颤抖,心里焦急的不行。

  然,不到一个呼吸,下陷的位置覆盖到了她所处的位置,兰梦瑶整个随脚下的泥土往下掉。

  “老大……”

  “老大……”

  “你们找个安全地方等我们……”兰梦瑶掉下去时只来得及说出那么一句话,但愿那两个傻大个听得见。

  她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既然老天把她弄到这个修灵大陆来,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就让她挂掉的。

  而身边的这几个人,到目前为止,她内心算是真正的接纳他们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夫妻尚且如此,而这几人,萍水相逢而已,他们完全没必要理会从安的生死,却要参和进去,而刚刚的情况危急,肖剑苏凛夜两人其实大可以选择逃命的,可是他们还是回来寻他们了,这情义,她受了。

  前世里,兰梦瑶有事没事不会轻易麻烦别人,她也害怕别人麻烦她,但是,有恩,则是涌泉相报。

  如果这次大家都能好好的,那就收了他们吧。

  眼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苏凛夜跟肖刚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完全忘记了脚下的地还在颤动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就这样没了?

  他们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伤心,担心,难过,还是惊恐?

  都有,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能够感受得到老大虽然嘴欠,可是心却在暗地里替他们考量着。

  他们相信,如果刚刚那个不是尤刚,而是他们任意一个,老大也会这样去救他们。

  这时,又一阵猛烈的颤动,肖剑跟苏凛夜所处的位置也开始下陷了,即将跟随下陷的泥土掉下去时,两人猛然醒悟过来,刚刚老大说什么来着?

  (3)

  老大好像是让他们照顾好自己,然后等他?

  对,老大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他说出的话,她一定能做到,他让他们到安全地方等他。

  老大的声音犹如在耳边,两人惊觉后,情绪不再低沉,抬眸望向前方,寻找出路,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此时的山体颤动得更加厉害,下陷的范围不断扩大,他们全力往外走,却发现,情况比先前更糟糕。

  两人逃离的过程中,几次差点掉下接连而来的地面下陷,最后在两人相互扶持相互救助下,九死一生,总算是逃了出去。

  逃命的路上,他们发现一路上不少人都在快速撤离,整片黑夜中,稀疏的火把,远远看起来犹如星火点点。

  山体塌陷的方向,鬼哭狼嚎在继续着,不断的有猛烈的撞击声,夹着着哭啼声,昭示着这个黑暗的夜里,注定悲剧。

  天亮了,一轮红日如常从东方鱼肚白处缓缓升起。

  苏凛夜跟肖刚已经休息够了,先前夜色里两人盲目的逃离塌陷处,这会才发现,他们落脚的地方很是陌生,估计离他们先前停马车的地方有一大段距离。

  而附近停留了不少势力,都是三三两两地聚着,大部分都显得很是狼狈,众人一脸愁容的样子,估计遭受的损失不小。

  也有小部分人刚从别处过来,咨询着这边山里的情况,从山塌陷处大逃亡出来的人都一脸骇色。

  渐渐的,议论的人多了起来,甚至有些不嫌事多的还发出了讥讽声,说有人夸大其词,什么山塌,分明是想将刚来的人给吓跑,然后他们独吞秘宝。

  至于秘宝,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任凭谁都想将其独霸,然被拿到明面上这样说,有些人的面子可就挂不住了。

  气氛瞬间恶劣,从别处刚来的和刚逃亡出来的自成两派,针锋相对,战争一触即发。

  突然,肖刚推了推苏凛夜的胳膊肘,示意他往前看。

  一丈开外,人群之中,站着两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是先前在客栈将从安带走的一伙人中的两人。

  只是他们身后并未见其他同伙,更未见从安的影子。

  苏凛夜跟肖刚对视了一眼,随即不动声色的往人群中走近。

  “按说秘宝可是无主之物,能者得之,何来独霸一说?夜里山体坍塌是事实,既然尔等不相信,前去一看便知,何须在此言语上侮辱我等?”

  “没错,胆小如鼠就不要妄想自己不该得的东西。”

  “你说谁胆小如鼠?”

  争吵中的两伙人,摆出架势,马上要干上一架的准备。

  “先生,我们先前被那丫头给耽搁了时间,不过现在看来,先机未失。我们还是赶紧过去瞧瞧,至于这里的争端,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为妙。”

  “无趣,走。”

  瞧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苏凛夜、肖剑两人陷入了沉思,为何只有他们二人?

  他们口中的“那丫头”是不是指小从安?

  难道是,从安被他们的同伙带到了别的地方了?

  (4)

  另外一边,黑暗中,尤刚和兰梦瑶一前一后掉进塌方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尤刚悠悠醒来,等着一双眼睛空洞的看着上方。

  想到先前老大救自己的一瞬间,尤刚觉得自己死缠跟着老大真是太对了。

  等等,后来发生了什么?

  貌似,老大受到了自己的拖累……

  突然,看到头顶上有一个蓝色小人在飞,尤刚吓了一跳,差点没将刚缓过来的一口气又给惊吓出去。

  “我的天,这,这是什么怪物?”

  “你才是怪物,你们全家都是怪物。”

  尤刚口中的怪物,正是强行与兰梦瑶进行了主仆契约的小悠。

  小悠不满的嘟着嘴巴抱怨道,你这臭男人,懂不懂知恩图报的?

  “这臭男人居然嘴那么臭,主人,你为毛还要救他?”

  尤刚一脸诧异,这小怪物能够说话?

  不对,他说的是什么?说他臭男人?还一口一个主人……它家主人是谁?

  尤刚瞬间不淡定了,这是哪家逃出来的小飞人?

  “你个小怪物,说什么呢?信不信,惹毛了本少,本少灭了你?”

  “就凭你这弱鸡样?”

  小悠满脸的鄙夷:“说我小怪物,也不瞧瞧你自个儿现在的混账模样,你才怪物呢?想灭我?来啊?不来你是老狗。”

  “老狗?呵呵……我,我捏扁你……”

  尤刚边说边跳起来想要去抓小悠,然,悲剧发生了。

  “嘭”的一声,某人本就流过血的额头,生生的撞向头顶的石头,石头晃了晃,差点没掉下来。

  尤刚受过重创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再次因为头撞石头,两眼直冒星星。

  小悠在一旁哼哧哼哧的笑了出来。

  “好了,大油缸,你就先省点气,你受的伤挺重的咳咳,不耐砸啊,我们休息一会再找找路子出去。”

  尤刚本来还想再争一争的,闻言,瞬间偃旗息鼓,没想到老大也在,他真的受到自己的连累了。

  敏感时期,他必须得听老大话,否则,老大一个不开心丢下他,可怎么办?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老大了怎么办?

  然,嘴巴上不再啰嗦,心里却惊起了惊涛骇浪,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的老大怎么一下子变成了那么一个怪物的主人了?

  小悠要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估计得气得暴走,人家不是小怪物好伐,人家是蓝精灵,很厉害很厉害的蓝精灵。

  而且,人家认识主人的时候,这坏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哩。

  “我介绍一下,这是小悠,我的契约精灵。”

  尤刚听着,心里嗷嗷的吼叫,原来是契约啊,什么?老大和一个精灵契约了?和人契约的不都是魔兽吗,什么时候变成精灵了?

  不过,那么弱的小家伙,是来拖老大后腿的吧,老大确定不是被他坑了吗?

  “小悠,你知道的,尤刚算是我的好朋友,好好跟他相处,你可不能欺负他。”

  “他能欺负得了我?”尤刚激动的差点再次跳起来。

  “他值得我欺负?”小悠撇了尤刚一眼,“主人,那个臭男人嘴巴那么臭,我才不要跟他玩。”

  (5)

  约莫半个时辰后,根据小悠的指引,兰梦瑶动手将一边的小碎石搬到另外一边。

  因为空间太窄,根本站不起腰,又要防止动作太大,牵动头顶的两块大石砸下来,只能慢慢的一点一点将碎石块移走。

  尤刚受着伤,帮不上什么大忙,只能勉强帮忙移动小块的。

  搬搬停停磨蹭了一个时辰,他们离开了三块大石组成的铁三角空间,进入了一条一人高的山道。

  交界处有些大块碎石掉下来,被他们勉强给躲开了。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块类似于门的大石做成的门壁。

  路呢?坑爹的小悠,居然指引她进了死胡同。

  “主人,想办法把这石门打开,里面是个石室,那种波动越来越强烈了。”

  石板上有个圆圈,细看,兰梦瑶觉得眼熟。

  兰梦瑶伸手去抚摸那大圆圈,突然脑子灵光一闪:“罗盘!”

  意念一动,罗盘出现在她手上,将罗盘放到石门的圆圈上,刚好贴合。

  白光一闪,石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眼前出现了一个黑洞。

  黑洞里泛着个巨大的漩涡,一个强烈的吸力将他们吸了进去。

  小悠“咻”的一下子躲进了兰梦瑶拇指的契约印记中。

  被吸进漩涡后,兰梦瑶觉的身体不住的往下坠,耳边传来尤刚鬼哭狼嚎的救命声,还有从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兰梦瑶觉得身体越来越热,那感觉,好像掉进了火坑里。

  心想还好夜明珠还在手中,然,她压根无法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情景,速度太快,眼睛稍微列出一道缝就会酸痛无比。

  “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是双脚着地了。

  发现眼睛的压迫感没有后,兰梦瑶赶紧睁开双眼,然,吓了她一跳。

  这,不会是进了地心吧。

  周围一片火红的颜色,除了她脚下这条通道是正常的路之外,两边融融的熔浆在流动,简直就是地心的岩浆,红彤彤的犹如炭火模样在地上滚烫滚烫的烧着。

  兰梦瑶随手将夜明珠丢进了随身空间去。

  突然,感觉到头顶上有异样,兰梦瑶抬头望去,只见尤刚正从上面掉下来,还一个劲的喊救命,不过,目测他即将落下的位置。

  兰梦瑶想也不想,伸手将腰际上的腰带给扯了下来,脚尖点地,往上跃上半丈高,随即伸手一甩,腰带往外打出去。

  腰带的另一头刚好落在尤刚的脚腕上打了个圈,兰梦瑶随即将腰带往回带,尤刚的身子也随着往这边过来。

  尤刚身上的衣服突然间变成灰烬,而兰梦瑶手中挨着尤刚那一头的腰带也随之化成灰烬,掉进下方的熔岩中。

  这是什么情况?

  兰梦瑶一惊,捏着半截腰带,兰梦瑶表示脑子短路了,视线落在地上的熔岩浆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