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们曾一起走过的疯狂岁月

第四十二章:所谓的疯狂6。

我们曾一起走过的疯狂岁月 王胜建 3264 2018-08-11 06:23:42

  第四十二章:所谓的疯狂6。

  我和陈志明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到了政教处,政教处的许多老师都说这不是109的么,终于落网了。听到这时我想我们肯定不会有好的处理结果,居然有那么多老师都认识我们并且还希望我们落网,我不禁的叹道109的这个招牌实在是很硬啊。

  然后我们被无情的安排到了墙角里,在不知道这些政教处的人是哪个损人培训学校毕业的情况下,我们被整整损了三个小时,损我们的话居然还一点都不带重复的。

  然后我们又整整在政教处的墙角站着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躺在床上睡了一夜的觉,第二天早上政教处的专门特批我们可以不上早读,不上早读本来是个好消息的,但现在对我们来说却是个噩耗,不上早读是有条件的,条件是我们要在政教处门口站整整的一个早读。

  政教处的这帮畜生除了整我们还是整我们,在我们站着的时候不断地让我们背学校的校规,只要是有一条答不上来的就是一通乱损,现在我们又不是小学生了,谁还专门去背学校的校规,而且你们每条都问,这我上哪知道去啊。

  这个早读亮亮居然没来,平时亮亮周四早读都会来的,我们平时都会总结亮亮在每个星期早读到校的情况,一般亮亮都是除了周三和周六都会去的。自从我们在总结了这个规律后我们一般在周三和周六都是不上早读在寝室睡觉的,有时亮亮不按正常套路出牌那时我们就会统统落网,今天是周四亮亮没来可能是睡过了,难道他昨天去找他的情人了。

  亮亮曾给我们说过一句话,他说像他这么大年纪的人如果工作不忙生活简单睡眠又少,假如早上睡过头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昨天晚上去找情人了。

  不会的,亮亮怎么会有情人,亮亮是在生活上很检点的人虽然会偶尔看几下某个女同学穿的超短裤,尽管他跟我们讨论过女生的臀部,但我们还是很坚信他不可能是这种人的。

  放学该吃早饭了,雄煞居然说要给我们去买吃的,这么搞笑的话我们能信么,我和陈志明彼此看看对方想笑可又不敢笑,所以只好憋着。

  “别逗他们了,快去买早饭吧,我的和以前一样。”雌煞很严厉的对雄煞说,好像理所当然雄煞应该给雌煞买似的。

  “好的,你等会,我这就去。”雄煞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走向了餐厅。

  看来雄煞还是怕雌煞的,我想这不是怕或许是爱,雌煞这样严厉的对雄煞说话雄煞不但不生气并且还很高兴。在我们学校流传着雄煞喜欢雌煞的说法,我看这个说法或许是真的,因为一个男人在无条件的为一个女人做一件事并且还很高兴得时候,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个男人喜欢上这个女人了。

  很快雄煞就把饭买了回来,雄煞将一碗稀饭两份菜三个馒头四个鸡蛋饼递给了雌煞说道:“快吃吧,待会该凉了。”

  我擦,雌煞那么能吃,是猪啊?不过体型真的挺像的。

  政教处在我们学校操场的对面,这里的‘客流量’还是挺大的,不管在这里经过的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会看我们几眼,有的甚至还会停下来多看我们一会,真是太丢人了,关键是徐佳文和李小冉还有于倩倩和林芳都看见了。

  唯一让我高兴的是顾一森和苏明跑了过来问我们吃不吃东西,说要给我们买并且说要用他们自己的饭卡,患难见真情啊。看见他们这样的表现当时我差点感动的哭了出来,还好我没有哭出来,否则他们会用很猥琐的眼神看着我认为我是被政教处的逮住而吓哭的,那样我的伟大形象就被缩小了。

  苏明说他在早读的时候已经拉拢好了全班所有的男同学准备要在上亮亮的课时侯为我们说情,顾一森说女孩只需要棒棒糖就可以搞定了,要是再拉上英语老师那就更好了,关于拉拢英语老师这个问题希望我和陈志明能够出面解决。在我和陈志明商量了一会后我们决定不能去给英语老师说,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很值得提起的事,再说了我们给英语老师说了后英语老师并不一定会帮我们,就算帮了也不一定能成功,所以我们决定了放弃。

  我们不希望亮亮今天过来,最好永远都不要来学校,因为亮亮过来后政教处的就要宣布给我们的处理结果了,但我们又希望亮亮快点过来,因为亮亮一时不过来我们就多一时的提心吊胆,晚痛不如早痛。

  终于在快上课的时候亮亮骑着他的‘宝驴电动车’过来了,亮亮看到我们后没问我们就知道我们肯定是犯事了,他什么话也没说就直接走进了政教处,一会亮亮和雌雄双煞就走了出来。亮亮的脸色很难看,因为我们犯事是要扣我们班的积分的,亮亮奖金的多少恰好就取决于我们班积分的多少。

  最后政教处决定由亮亮宣布给我们的处理结果,我们两个回家反省两个星期,并记处分一次。

  我和陈志明回到寝室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了,走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我们都停了下来,平时不让出去我们跳墙也要出去的学校这次我们是多么的不想出去啊,最后我们咬了咬牙还是走了出去。

  吸烟被抓多么丢人的一件事,我们回到家到底该怎么说呢,想了很久的我们决定回到家说是学校放假了,可是这才刚来一个星期学校怎么可能放假呢,再说了亮亮说我们到家了让家长给他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最后我和陈志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那时我感觉到了我们是那么的迷茫和极度的恐惧。

  在过了好长时间后我们俩兴奋了起来,因为在我和陈志明我们俩的共同努力下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这主意便是这两个星期我们不回家,在县城里找个活干还能挣点零花钱来花,多么好的一主意啊。当然打电话的事我们也想到了对策,我们找人来冒充家长给老师打电话,要找谁呢?有事就找警察,不过这事肯定不行。

  最后我们决定去找出租车司机,为了防止他们不帮我们打电话我们要先坐上车,这时我们便成了他们的顾客也就是变成了传说中的上帝,然后这时候我们再说出我们的事来让他们帮忙,我们想上帝给他们提出的请求他们应该不会不答应吧。

  如果我们现在就找到了愿意帮我们的人给亮亮打电话,这么快我们就回到了家里亮亮肯定会怀疑的,所以我们决定先逛一个小时的街然后再开始我们的计划。

  很快过了一个小时,于是我们便开始拦起了出租车来,这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们的县城不大,所以出租车也不是很多,幸好这时候不是客流高峰期我们很快就拦到了一辆。我们上车后看到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我们在车上坐了一会说出了我们的请求,男子的反应是首先停住了车然后把头扭向了我们。

  男人说他在上学的时候也有过和我们一样的经历,然后他又说他现在非常能理解我们俩的心情,所以他决定要帮我们俩。但条件是我们两要给他一些钱,钱按他说了多少个字来给,一个字一块钱,最后我和陈志明决定放弃了这个机会,理由是如果他滔滔不绝的说上几万个字我们两该怎么办啊。在我们两个人下车后男人给我们降到了五毛但我们两个人仍是走的很潇洒,最后我们还听到了一毛钱一个字。

  第二次我们坐的车司机是一位二十几岁的男的并且说话还有些童音,声音这一条就完全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俩就没提这事。

  第三次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的司机,当我们说出了我们的请求后,女司机当场就训斥了我们一通,还说她的孩子要是办这事她就不认她的孩子了,最后收了我们的钱便让我们下了车。

  下了车我和陈志明我们俩站在路边上商量着还要不要继续,我们摸了摸口袋还有十块钱只够坐一次车了,因为出租车是十元起步,这次我们必须要成功否则我们连回家都回不了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开三轮的老头问我们要不要坐车。

  我和陈志明看了看老头觉得没戏然后就说不坐,等老头走了后我们又觉得老年人的同情心会比较强说不定会帮我们的,然后我们就跑着喊着追上了老头的三轮车。

  这次我们变聪明了,我们决定先问老头帮不帮忙,要是帮忙我们就上车,在我们说出了我们的遭遇后老头看了看我们没有说话。老头看了我们俩一会后拿出了一根烟,然后抽了几口后便开始说起了话来。接着老头说的话让我感觉我的心灵像是又重生了一次一样,我不知道陈志明是怎样想的,但我看到了陈志明眼角的泪花,

  最后老头问我们接下来准备要怎样做,我和陈志明异口同声的说:“回家。”

  老头把我们送到了公交车站,我们下车后把那十块钱的车费给老头后我们就站在了原地不动,老头问我们怎么还不走,我们说我们身上没坐公交车的车费了。之后老头把那十块钱又给了我们,然后又给我们买了些水果说要让我们在路上吃,最后老大爷又把我们送上了车看着我们的车走远。

  在车上我想着老大爷说的话不禁的低下了头,突然我又想起了英语老师说的那句话:“不是所有的事都叫疯狂。”

  那年我们所谓的疯狂结果也都死在了我们的那年,无声无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