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曾与你七年相约

第二章 缘尽就不要强求

我曾与你七年相约 一生无问 2084 2018-07-12 16:47:21

  明天就是新河的生日,今晚我激动地无法入眠,我给他打了QQ电话,那头响了好久,我以为他又不想接,心里又一阵酸楚,无奈,和心寒。他最终接了:“喂……”

  “哈,你接了啊!在干什么哦!”“……”他仿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还有59分钟就是你的生日啦!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哈!!!”“嗯嗯”说了几句,电话那头也便没了声音,我知道他又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也就没再出声……

  “你在干嘛?”

  “和室友打盘游戏。”

  “啊……嗯嗯,行吧。”

  12点如约而至,第一次为新河发说说:郑先生,生日快乐!恋人满满!!!曾想的长篇大论如今浓缩了简单几句,真的希望恋人会满。

  班里文艺委员发了个通知,关于院内理工好声音的初赛,一等奖获得者可以进校内参赛。我一向对这种不感兴趣,但这次我报了名。一首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来阐述我的爱情与心情。

  “明天是中午我们开视频一起吃饭好不好?”

  “……”

  “哎呀明天就星期天了嘛!”

  “你几点吃饭?”

  “十一点多”

  “我们吃饭时间不一样,算了吧。”

  “啊,那以后再说吧。”

  星期天,宿舍集体睡觉的日子,我也原本想多睡会的,可是突然收到消息,上半年组织普通话考试的的负责人通知下午三点到土木楼415教室拿普通话证,还说要带上身份证。所以我动身起来,换上衣服,叫室友们起床。

  “言默,你可以帮我拿下吗?我想再睡会……”木青开了口。

  “还有我的。”

  “言默,我的也是。”

  “……行吧,记得把你们身份证拍给我。”

  我叫上隔壁舍长洪萍一起,也算有个伴。“洪萍,有看我们场景一的心理剧吗?”

  “看了,还挺好的啊!”

  “是吧!一分钟的剧拍了一天,哈哈,我也是醉了。”

  “慢工出细活,我把我们的心理剧报名参加心灵电影节了,所以要好好准备吧!”

  “什么,不是吧!”

  “是啊,汤米说这事也行。”

  “哈哈,其实听起来还不错。”

  到了教室,老师已经在念名字了。

  “你也是帮你室友拿吗?”

  “哈,是啊!她们在睡觉。”我笑笑。

  “程言默”

  “你的”

  “我哎”似乎内心还是欣喜地。

  刚做回座位上,新河就发来一个消息:我想了很久,我们还是分手吧!

  看到这个消息,我内心仿佛特别平静,他从未像现在那样出来在我的面前,低着头,一脸正经地说出了那句话,然后看了我一眼,如果这是上天安排给我们最后的结局,那么我无言以对,自此再无我们,各奔东西。我应该就此放下吧!一只眼睛想看透另一只眼睛的心真的好难。

  “言默,你室友的。”

  “嗯嗯。”我尽力微笑,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我把分手的消息告诉了室友,劝我不要伤心。曾经我会因为他不在乎我,甚至不愿意理我而默默哭泣,现在我却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伤心。也许这仅仅是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中,既然不愿意,又何必勉强,牵强久了,自己的心也会死吧……

  那些留下的少些照片删了吧,留下有何用,不想多看一眼他的名字,因和平分手的缘故,又留着他的QQ,我只能改了他的备注,陌生人而已。当人的心灵足够孤独的时候才足够清醒,有时候为自己而活也是中美好的体验。

  心理剧通知上午十点西校道集合,关于拍摄女主与男主遇见的情节。

  我早早便到了,单曲循环love story这首歌,不多久都来了。

  “言默,你是个右耳失聪女孩,不善与人交际,但又很希望融入他们几个人当中的,明白吗?所以你等下演出那种与世隔绝又想出世的那种感觉。”汤米解释道。

  “哈嗯嗯,容我缓缓。”我感叹到。

  “她不应该是那种高冷的吗?”戴维道。

  “她不是,是内心脆弱的行不行,外表又看似冷漠,其实不是,假象,假象,知道吗?”

  “呵呵,好深奥。”我笑道。

  “行吧,行吧,听导演的。”戴维道。

  “言默,等下你和戴维相遇的时候,你直直的看他一眼,对上眼后也不用说话扭过头就好,知道吗?”汤米道。

  “嗯嗯,好。”

  “好,停。”汤米道:“这次不行,光没打好,再来一次。”

  “哇,言默,你是要用眼神秒杀我的吧!”戴维道。

  “啊,有那么凶吗?那么等下改进下。”

  “不用,言默,你那样就行。”汤米道。

  “哈,那好吧。”

  “嗯,戴维言默 action。”汤米道。

  “这个场景结束了吧。”我笑道。

  “嗯嗯,接下来就剪辑了。”汤米道。

  “明天吧,该吃饭了,去学生街,我请客啊!”戴维道。

  “哈,戴维这么好,记得上学期刚开学那会儿,还请我们看电影呢!当时我还以为你对我们寝室的人有企图呢!哈哈哈……”我笑道。

  “往事如烟,随风而逝。”戴维道。

  “你倒是洒脱。”汤米道。

  “不对啊,可后来我听说你喜欢的不是我们班学霸叶子吗?为什么邀请我们看啊!”我疑问道。

  “当时我约她,她说不好意思自己去,所以我就请了班长宿舍的人一起,结果她还是没去。”戴维道。

  “不是吧,哎呀,我现在才明白那件事的由来啊,哈哈。”我笑到。

  “你小子行啊!”汤米道。

  “那你现在怎么不继续追了。”我道。

  “她有男朋友啊,大姐,寒假还晒了图。”戴维道。

  “天,叫我大姐,去了大……不过我觉得叶子是外省的,她应该也不愿意找个外省的男朋友吧。”我道。

  “我们男生可不是这样想的啊。”汤米道。

  “对啊,是不是外省的倒没事,关键人家不中意我啊!所以就算了吧!”戴维道。

  “呃,好吧,不懂啊,恋爱谈一次伤一次呀。”我笑到。

  “言默不是也有男朋友吗?干么那么伤情。”戴维道。

  “言默有男朋友?”汤米道。

  “前几天不还发了关于她男朋友的说说。”戴维道。

  “奥,我平常不怎么关注这些。”汤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