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52章 互相隐瞒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86 2018-08-31 13:44:11

  书房里面,姜筱橙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看着面色沉重的姜老爷子,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爷爷,怎么了?”姜筱橙小心的开口询问。

  姜老爷子回过神,对姜筱橙笑了笑,反问道:“筱橙,你知道爷爷叫你来是因为什么事吗?”

  姜筱橙细想了一会,摇头,表示她不知道。

  “筱橙啊,爷爷我呢,有些话想要问问你,你要如实回答,知道吗?”

  “嗯。”

  “筱橙啊,你跟悉栎结婚也已经有两年了对吧。”

  听见姜老爷子说起檀悉栎,姜筱橙心中的不安加深,没有出声,只是点头。

  “你觉得悉栎待你如何?”

  “挺好的。”

  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姜筱橙快速的回答了姜老爷子的问题,但怎么听都像是心虚的谎言。

  姜老爷子愣了下,继续问:“那你觉得你这两年过得幸福吗?不要骗爷爷,老老实实的回答。”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会问这个问题,低着头,姜筱橙没有立马回答,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回答幸福,恐怖连她自己都会觉得可笑至极。

  结婚两年,幸福对姜筱橙来说,更像是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

  “爷爷,”姜筱橙抬起头,露出甜甜的微笑回答:“其实我跟悉栎有时候也会因为一些小事小吵小闹,但生活就是这样子,酸甜苦辣咸都在里头,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

  “后悔吗?”

  “不后悔。”

  姜筱橙语气肯定的说着。

  听了姜筱橙的回答,姜老爷子心疼,但还是露出微笑,一把年纪了,很多事情就算他人不说,姜老爷子还是心如明镜看得清楚,姜仁娜是姜筱橙和檀悉栎之间过不去的坎。

  “那就好,只要你自己觉得好,就好,筱橙你要记住,你是姜家的孩子,在家你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嫁出去,也要得到疼惜和尊重,如果受委屈就回来,有爷爷和你爸爸在,我们给你撑腰。”

  “嗯!”姜筱橙点头。

  “受了委屈一定要说出来,千万不要自己强撑。”

  “我知道了爷爷,我没受委屈。”

  姜筱橙说着伸出手挽着姜老爷子的手臂笑得没心没肺,报喜不报忧是姜筱橙的习惯,那些委屈,她永远都不会说。

  姜筱橙和姜老爷子爷孙二人在书房又聊了会天,姜老爷子犯困回房休息,只剩姜筱橙独自坐在书房发呆。

  想到姜老爷子说的话,姜筱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爷爷是知道什么了,所以才会说那些话吧,爷爷他是不是,希望我,离婚呢?”

  姜筱橙用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小声的自语。

  “筱橙小姐。”

  姜管家端着一杯咖啡和一小碟饼干走进书房,见姜筱橙闷闷不乐的表情,很是心疼。

  “管家?”

  听见姜管家的声音,姜筱橙连忙站起身接过姜管家的托盘放在桌子上。

  “我听说老爷叫你来书房,所以上来看看你,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爷爷问了我一些近况,但我觉得,爷爷好像有些话想对我说但没有说出来。”

  “是吗?”

  “管家,我现在挺好的,你们不用太担心我,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但是筱橙小姐,”姜管家点了点头,如实说道:“你是最逞强的,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我。”

  姜管家说的是事实,姜筱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筱橙小姐,我们也是希望你过得幸福过得开心,有些话,你不说,我们也不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姜管家的话,就像是闷棍,敲在姜筱橙的脑袋上,姜筱橙瞬间红了眼眶,是啊,不幸福得那么明显,如何隐藏,姜筱橙垂下脑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不快都吐露出来似的,因为此刻心脏就像被石头压住般难受。

  我不想你们担心,你们不想我担心,所以大家都互相隐瞒着。

  姜筱橙不说话,姜管家继续语重心长地说道:“筱橙小姐,我有句我自己的话想对你说。”

  “管家您说。”

  “筱橙小姐,管家我呢,已经一大把岁数了,也活不了几年,但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是真的希望,你开心快乐,当然,只要是你的坚持,我也会永远支持你。”

  “管家。”

  “筱橙小姐知道我在姜家待了多少年吗?”

  “嗯,你在爷爷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在姜家了。”

  姜筱橙说着,眼泪划过脸庞,她害怕死亡,害怕身边她在乎的人离开;姜管家见姜筱橙哭,心疼又自责。

  “怎么哭了呢筱橙小姐,别哭了好孩子,要不我跟你讲一些你父亲小时候有趣的事情?”

  “嗯嗯。”

  姜筱橙拿着纸巾一边点头一边擦眼泪。

  站在书房门外的姜铭听着姜管家给姜筱橙讲他小时候的事情,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伯父!”

  走廊上的姜铭听见有人声音,停下脚步好奇的回头望向跟猴子一样兴高采烈朝他跑过来的姜乐言。

  “怎么了乐言?”

  姜乐言走到姜铭的面前,笑得很是讨好地说道:“伯父,过两天我想跟我朋友们出去露营三天两夜,但我怕我爸妈不同意,你帮我说话好不好伯父?”

  没有拐弯抹角,姜乐言开门见山的说出他的请求。

  姜铭皱了皱眉,想起姜乐言上次去山里露营,半山腰的时候出车祸车子差点冲下悬崖,心里担忧,犹豫着不回答姜乐言的请求。

  “伯父,这次绝对没有意外,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可以坐缆车,不用自己开车也可以。”

  “我也去我也去。”

  姜晓白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蹦哒出来,激动的大喊。

  “姜晓白怎么哪都有你?”

  “你们两个都跑掉了,谁陪你们的二姐夫?”姜铭转移话题。

  “二姐夫在二姐的房间睡午觉,爸,我要跟哥哥坐缆车去露营烧烤。”姜晓白王真挚地说到。

  “去去去,你个小屁孩你去什么?”

  “爸~”

  姜铭伸手摸着姜晓白的脑袋,笑道:“你哥没说错。”

  “哼,那我去告诉叔叔和婶婶,让哥哥也没得去。”

  姜晓白冲姜乐言说了两句狠话,迈着小短腿就准备去找姜乐言的父母,姜乐言见姜晓白要坏事,吓得连忙揪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