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48章 不能好好说话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83 2018-08-28 12:45:54

  第二天一大早,姜筱橙便和檀悉栎一起出门,今天是回姜家的日子,两个人的穿衣风格也是夫妻装,看起来就像是十分恩爱的夫妻。

  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位上,姜筱橙什么话也没说,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正在专心开车的檀悉栎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眼姜筱橙,也没有说话,紧抿着唇。车厢内很是安静。

  半晌,檀悉栎开口打破沉默,语气冰冷地说到:“一会回到你们姜家,知道要怎么配合吗?”

  “不是一直如此吗?”

  姜筱橙不以为意的反问。

  檀悉栎因为姜筱橙的话,有点生气,他发觉姜筱橙简直是无时无刻都在跟他存心作对。

  “演戏这么累,为什么还要答应你的父亲说我也去你们姜家。”

  “我不累。”

  “姜筱橙你。”

  檀悉栎火气上头,想发飙,但因为正在开车,檀悉栎转念一想,努力克制住他的脾气,不再说话。

  对话就此结束,车厢内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平静。

  姜筱橙回过头看着檀悉栎的侧脸,暗暗的深呼吸一口气,收回目光别过头,再次盯着车窗外的景色发呆。

  得知姜筱橙要回来,姜乐言难得没有出去疯,坐在房间打着游戏,而姜晓白则是傻乎乎的站在旁边看他打游戏,一脸也想玩的模样。

  “哥,你这局玩完让我玩好不好。”姜筱橙可怜巴巴地说道。

  姜乐言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立马反问:“你作业做完了没有?还玩游戏,姜晓白你过几年就要高考了。”

  “我才十岁。”

  一听姜乐言的高考言论,姜晓白立马不甘心的反驳。

  “才十岁?你十八岁就要高考了,好好学习,滚去做作业。”

  “叩叩叩……”

  有人敲响了姜乐言的房门,然后房门被打开,姜乐言的母亲徐玉玲端着一旁水果笑得慈祥的走进房间。

  “你们两个又在玩游戏?”徐玉玲笑得无奈地问。

  姜晓白见到徐玉玲,立马告状:“婶婶,哥哥他不让我玩,就他自己玩,一直玩一直输一直输一直玩。”

  “姜晓白。”

  被姜晓白诅咒一直输的姜乐言没好气的嚷嚷了一声。

  徐玉玲笑得无可奈何,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姜晓白的小脑袋,对姜乐言说道:“乐言你都多大的人了,还玩游戏,论文写好了没?”

  “妈~”姜乐言撒娇。

  “赶紧滚去写论文。”姜晓白双手叉腰,学着之前他看见姜记教训姜乐言的样子,故意说道。

  “真的是,”游戏输掉,姜乐言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回头气呼呼道:“呀姜晓白你欠揍是不是?”

  “婶婶你看,哥哥他要打我。”

  “乐言。”

  “我去,姜晓白我什么时候打你了?”

  “姜乐言。”

  徐玉玲听着姜乐言的口头禅,板着脸一脸严肃的看着姜乐言;而姜乐言见自家母亲生气,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说了不该说的话,立马露出讨好的笑。

  站在旁边的姜晓白也双手捂着嘴巴低头偷笑,人小鬼大说的就是姜晓白这种调皮小孩。

  姜恩经过姜乐言的房间,见徐玉玲也在房内,想到这段时间徐氏出事,露出得意的微笑,干脆走进姜乐言的房间内凑热闹。

  “这筱橙马上就要到家了,你们还有闲心在这瞎聊天?”姜恩讽刺道。

  “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房间变得这么受欢迎?”

  姜乐言看不惯姜恩的自以为是,也对姜恩讽刺地说到。

  “乐言啊,我们姜家的晚辈,都是有礼有貌的,你可不能丢了这个优良品德,别忘了我是你姑姑。”

  “我。”

  姜乐言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但在看到徐玉玲的眼神警告后,只能默默的闭上嘴巴保持沉默。

  徐玉玲笑了笑,“乐言不懂事,说话没分没寸,小姑你不要放心上,我会让他以后注意点。”

  “对了二嫂,我听说你们徐氏因为子公司出了抄袭风波,股票一直在跌呢,这可怎么办才好?”

  “事情还没调查清楚,现在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徐玉玲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依旧保持刚才的亲切微笑。

  “是吗?但我听说你们徐氏的股票最近几天都是跌停,产品比R集团晚出,但却几乎一模一样,这抄袭,应该算得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吧。”

  “姜恩你在说什么?”

  姜记听见姜恩的话,气呼呼的走上前来用生气的目光瞪着已经开始隐隐害怕的姜恩。

  “爸。”

  “叔叔。”

  姜乐言和姜晓白见到姜记,同时开心的叫道。

  “玉玲,筱橙和悉栎已经到家了,你跟乐言还有晓白先去客厅,我还有点话要跟姜恩说。”

  “好的。”

  一听到姜筱橙已经到家的消息,姜乐言和姜晓白两个人立马跑出房间,徐玉玲也醒目的离开,房内只剩下姜记和姜恩两兄妹。

  姜恩看着姜记的黑脸,心里害怕,因为姜记不比姜铭性格温和好说话,姜记要是发脾气,整个家就没人压得住他。

  “二哥其实我。”

  “姜恩,在你说别人之前,能不能先好好掂量你自己,你有资格说你二嫂吗?”

  “我。”

  “对别人落井下石很有意思,也是,你就是这样子的人,当初死活不肯嫁出去非要男方入赘,见男方有穷亲戚,怕别人找你借钱又立马离婚,姜恩,你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二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不管怎样我也是姜家的人。”

  姜恩听不得姜记对她的嘲讽,心中立马恼羞成怒,扯着嗓子就像泼妇骂街一样的对姜记大吼。

  姜记也急火攻心,吼道:“对,你是姜家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在姜家为所欲为。”

  “你们在吼什么?都四五十岁的人了,还以为只有四五岁?”

  姜铭站在房门口冷冷地质问。

  “大哥,姜恩她故意对玉玲嘲讽这几天徐氏的风波。”

  “你也故意提起我离婚。”

  “够了你们两个,让孩子们看到像什么样子,吵了几十年还不够是不是?让爸听见你们两个都得挨训。”

  听了姜铭的话,觉得有道理,姜记和姜恩两人双手抱胸气呼呼的瞪了眼对方,然后别过头背对背的站着。

  姜铭见状,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这姜家大哥一直都不好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