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46章 担忧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88 2018-08-26 12:36:14

  “你去看姜仁娜那个女人了?”罗伊妆用力的把筷子拍在桌上,瞪得双眼对姜筱橙激动地问道。

  被罗伊妆的夸张反应吓了一跳,蒋凡没好气道:“你能不要这么夸张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闭嘴。”

  “得,还真把自己当霸王爷了,行行行,我闭嘴。”

  蒋凡端着碗夹菜,不走心的敷衍着罗伊妆。

  而罗伊妆则是愤愤的看了眼蒋凡,目光再次转向姜筱橙,问:“筱橙,你真的去看姜仁娜那个女人了?”

  “嗯。”

  姜筱橙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

  罗伊妆见姜筱橙点头,更加郁闷,叹息着伸手胡乱的撩了一下头发,强忍住心中的气愤,努力保持镇定。

  罗伊妆一直以来对姜仁娜都没好感,特别是她知道姜仁娜以前总是无时无刻的找姜筱橙的麻烦,好不容易这人不闹腾只剩半条命了,罗伊妆觉得世界都美妙不少,但她还是不喜欢姜筱橙去看姜仁娜那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

  就算,姜筱橙和姜仁娜是表亲。

  “筱橙~”罗伊妆不满道。

  罗伊妆的不满听起来更像是撒娇,蒋凡觉得肉麻,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求你用河东狮吼,不要用这不男不女的语气说话成不?”

  “你。”

  罗伊妆手指着蒋凡,正准备说些狠话,但被姜筱橙抢走了话语权。

  “我去看她很正常,”放下筷子,姜筱橙语气不缓不慢地解释:“我一直不去看她,那才不正常,只会让别有心机的人更有机会愈传愈离谱。”

  “你那个姑姑让你去看姜仁娜的?”虽然是用疑问句,但罗伊妆的语气很肯定。

  姜筱橙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罗伊妆一听,和蒋凡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笑得更加无奈,心里怀疑这又是姜恩别有心机。

  已经懒得说话,心气不顺的罗伊妆冲蒋凡试了试眼色,然后拿起筷子低头夹菜吃饭;蒋凡秒懂罗伊妆的意思,回头略带担忧的看向姜筱橙。

  注意到某两位的眼神传递,姜筱橙忍不住露出浅浅的微笑,有些事情她也早就已经想到。

  姜筱橙不等蒋凡开口,先说道:“我知道我姑姑有阴谋,但对我而言,那些都不重要。”

  “你这?”

  蒋凡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张嘴才说了两个字便闭上嘴巴。

  而罗伊妆也抬头看向姜筱橙,脸上还带着惊讶。

  “反正我来不来看姜仁娜,檀悉栎都能找到借口跟我吵,而且,我也确实想看看姜仁娜现在怎样。”

  “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来看姜仁娜,我巴不得她快点死。”

  蒋凡一听,一个爆栗敲罗伊妆头上,没好气道:“白大褂还穿着呢,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

  噘着嘴气呼呼的瞪着蒋凡,自知说错话的罗伊妆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没有反驳。

  “医者仁心,伊妆,你这爱说狠话的毛病得改改了,不然不符合你现在的身份,我的罗医生。”姜筱橙道。

  “哦!”

  罗伊妆不情不愿的点头,然后又是一声叹息声。

  “但现在话说回来,筱橙,你跟悉栎你们两人现在打算怎么办?”蒋凡开门见山地问道。

  “什么?”

  一听就懂蒋凡的话,但姜筱橙故意装听不懂,装傻。

  “就是。”

  “就是,都这么多年了,他都只钟意你啊,筱橙你就赶紧跟檀悉栎离婚跟阿凡结婚得了。”

  “罗伊妆。”

  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个,但被罗伊妆这一打岔,忘记了自己想说什么的蒋凡有点恼羞成怒。

  见情况不对,担心被打的罗伊妆抓起一块鸡腿就跑路,只剩下姜筱橙和蒋凡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莫名的尴尬。

  “咳咳,”蒋凡清了清嗓子,有点不自然地说道:“那个伊妆的话你别当真,我不是那个意思。”

  姜筱橙笑了笑,回答:“我知道,反正你说要跟我结婚这件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听,你放心吧,我没当真?”

  “你就不能当真一次吗?”

  “嗯?”

  “就是当真一次,离婚跟我结婚不行吗,檀悉栎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好?对大家的建议走心一次不行吗?”

  蒋凡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表情都像在耍无赖,姜筱橙干脆笑出了声音,笑得眼睛也弯弯的。

  见姜筱橙笑得开心,蒋凡感觉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创伤,不满地继续说道:“你总是这样子不当回事的拒绝,让我很伤心啊你知道吗筱橙。”

  “但你找另一半的话,分明就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不是吗?”

  “……”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是最好的,没必要做任何改变,万一友情因此变质,那该多可惜。”

  “嗯!”

  蒋凡点了点头,赞同姜筱橙的话,然后笑着跟姜筱橙转移话题,聊着其他开心的趣事。

  午饭过后,姜筱橙没有再去打扰蒋凡和罗伊妆的工作,直接离开医院,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

  一阵阵秋风吹来,树上的黄叶子纷纷飘落,就像金黄色的蝴蝶随风飞舞后缓缓坠落,美丽却也失去生命力。

  姜筱橙摊开手掌,一片黄叶子飘落在她的掌心,静静地躺着,拿起叶子在阳光下静静地观察,因为已经干枯,所以脉络显得更加清晰。

  “当看得清楚的时候,或许就是失去的时候了吧,但是檀悉栎,你永远看不清,因为你视而不见。”

  姜筱橙自言自语,说着说着便忍不住红了眼眶,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但却无处所说。

  走到一旁的长椅坐下,姜筱橙低头用手捂着眼睛,努力的强忍住眼泪不落下。

  另一边的檀悉栎办公室里面,檀悉栎正坐在办公桌前听着电话,只是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强忍住怒气跟对方讲完电话,电话一挂断,檀悉栎就失去理智的把手机用力的扔出去。

  “经。”

  檀悉栎的秘书刚推门,就见檀悉栎发怒的样子,吓得当场匆匆忙忙的退出,生怕被当出气筒骂。

  檀悉栎双手撑着桌面的看着前方,眼眶因为愤怒而微微的泛红,看起来就跟使了血一样的可怖。

  “姜筱橙,我不会放过你的,姜筱橙,姜筱橙。”

  最后三个字,檀悉栎简直是用怒吼吼出来,由此可见他此刻有多么愤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