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40章 赶人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78 2018-08-20 12:59:37

  “在拍戏?”

  李家洵一走进檀悉栎的办公室就见某两位大眼瞪小眼的样子,笑了笑,故作惊讶的问到。

  听见李家洵的声音,檀悉栎先别过脸不去看蒋凡,重新坐下,低头翻着面前的文件。

  “哼!”蒋凡嫌弃的冷哼一声,也重新坐下,双手抱胸,脸上带着不屑。

  檀悉栎和蒋凡互看对方不顺眼已经很长一段时间,彼此就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样子,李家洵也早就见惯不怪,笑得不以为意的走上前去。

  “我说你俩到底又怎么了?”李家洵关心地询问。

  “有些人罪孽深重,迟早有报应。”蒋凡阴阳怪气的回答。

  檀悉栎气得甩钢笔,反问:“蒋凡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也没指名道姓你怎么就对号入座了呢,檀悉栎,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罪。”

  “蒋凡你找死?”

  檀悉栎咬牙的低吼了一句,眼眶因为愤怒而变成嗜血的红,看得李家洵心里有点害怕。

  对于檀悉栎的愤怒,蒋凡无所畏惧,反倒还笑出声音。

  李家洵看不下去,没好气道:“阿凡别闹了成不?”

  “如果你敢的话,”蒋凡对檀悉栎笑着回答了一句,然后回头瞪了眼李家洵,嫌弃道:“胆小鬼。”

  说完,蒋凡站起身,用力的推开站在旁边的李家洵,气呼呼的离开;李家洵被蒋凡推得后退了好几步,一只手捂着胸口的位置,看了眼蒋凡离开的背影,又回头看檀悉栎带着杀气的气场,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李家洵拉开椅子坐下,对檀悉栎语重心长道:“悉栎,我说你非要跟我们这群人一个两个都闹翻翻脸是吗?”

  “……”

  檀悉栎不回答李家洵的话,只是冷冷的瞪着对方。

  “以前你跟悉栎多好啊,”见某人不说话,李家洵自顾自的继续说道:“现在变得就跟仇人似的,还有伊妆,你说你们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现在倒好,见面就抬杠……”

  李家洵絮絮叨叨的说着檀悉栎他们这几个人以前的关系如何如何,语气听起来甚是怀念。

  但檀悉栎听不下去,也不想听,拿起面前的文件重重的砸在桌面上,以此来表达他的不满;李家洵被檀悉栎的举动吓得停止说话,半张着嘴呆呆的看檀悉栎,过了好一会才自己伸手把下巴合上。

  “怎,怎么了?”李家洵问。

  “滚出去。”

  檀悉栎毫不客气的扔下这三个字,完全不顾朋友之情。

  李家洵表情渐渐僵硬,但还是强装无所谓笑着说:“悉栎,你怎么一言不合就说话这么直呢?”

  “废话少说,立刻给我滚出去。”

  “得,你这还不如跟阿凡一样叫我胆小鬼听得舒服点。”

  李家洵说着站起身,没有再做停留,心气不顺的离开。

  等到办公室里面只剩下自己,檀悉栎整个人也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背靠着椅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

  安静的办公室内,静得一点声音都听不见,显得冷清,大大的落地窗,能一眼看到外面的蓝天,阳光也明媚,是个郊游的好日子。

  “也被赶出来了?我还以为你的待遇能好一点。”背靠走廊看李家洵生气经过,蒋凡冷嘲热讽的跟上李家洵的脚步。

  李家洵:“阿凡,我发觉你去医院上班之后话都不能好好说了。”

  “没办法,有些家属难缠又很秀,话说你也被檀悉栎赶出来了,看你这生气的小模样,怪委屈的啊。”

  蒋凡说着一副大老爷们要调戏小媳妇的既视感,坏笑着要捏李家洵的脸,被李家洵嫌弃的拍掉手。

  “去你的委屈,别给我动手动脚的,不然一个过肩摔让你断三根肋骨。”李家洵不客气的警告。

  “对我态度就这么差,有本事你给檀悉栎来个过肩摔啊?”

  “你今天过来找悉栎干嘛?”

  “怎么,我过来找他麻烦你心疼了,怕他受委屈大老远跑过来关心,李家洵你说你心思可真细啊。”

  “蒋凡你给我正经点,一天到晚给我说些有的没的,脑科上班啊你劲想些乱七八糟的。”

  “最近脑科来了好几位脑子进水的病患。”

  “你。”

  李家洵是万万没想到蒋凡居然还顺着他的话接下了,一口老血梗在胸口不上不下,差点没暴毙。

  “要不我给你留个床位?不,应该两个床位才对,你跟你的檀小悉小栎小檀悉栎悉悉一起。”

  蒋凡说完还不忘冲李家洵甩头发,暧昧的眨了眨眼,典型的欠揍。

  李家洵被气得说说不出话,一巴掌拍在蒋凡的后背上,力度之大,蒋凡差点没摔地上。

  “家洵你。”

  “你再给我胡说八道一句,你的肋骨能跟排骨一样断得一小节一小节。”李家洵直接警告。

  倒吸一口冷气,蒋凡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小心翼翼的观察李家洵,李家洵要发起飙来,有点恐怖。

  李家洵见蒋凡总算知道害怕,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你过来找悉栎干嘛?”

  “我不能过来找他?”蒋凡不满的反驳了一句。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过来找悉栎,肯定有什么事情,趁我现在心情好,赶紧老实回答。”

  “你先说你过来的目的。”

  蒋凡跟李家洵打太极,就是不肯痛快说出原因,两个人就这样聊着天走出写字楼大门口。

  “法克鱿,我的车停在地下车库,怎么跟你出来了,真的是。”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车子是停在地下停车场的蒋凡急匆匆的转身,但被李家洵揪住后衣领。

  “给我灌了这么多水,还没回答我问你的问题,快说,你过来找悉栎有什么事,肯定有事。”

  “没有。”

  蒋凡摆出我是这世界上最诚实的人真挚的摇头。

  是为了檀悉栎和姜乐言打架才特意过来找檀悉栎麻烦的这件事,蒋凡死活不敢告诉李家洵,因为李家洵的大嫂是姜青橙,他怕李家洵说漏嘴被姜青橙知道,然后姜青橙告诉姜家。

  到时候,指不定姜檀两家会不会因为这事闹出什么大矛盾来。

  虽然看不惯檀悉栎的所作所为,但看在多年好友的份上,蒋凡觉得这些事情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妥当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