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38章 总不信任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94 2018-08-18 12:55:02

  安静的卧室,檀悉栎趴躺在床上,姜筱橙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帮檀悉栎擦药,挨了一顿打,檀悉栎的后背上多了许多道带着血丝的伤痕。

  姜筱橙给檀悉栎擦药的手劲很轻,但即便如此,檀悉栎的额头上还是布满了冷汗。

  “姜筱橙,看见我这个样子,你心里很开心对吧。”檀悉栎冷漠地说道。

  姜筱橙的手在空气中停留了一会,然后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继续给檀悉栎的伤擦药。

  已经习惯姜筱橙的沉默,在意料中,檀悉栎没有发怒,继续语气冷淡道:“还真是不能低估你,你,还有姜乐言他们都是这种人。”

  “这种人是哪种人?”

  “别在我面前装傻,”檀悉栎坐起身,用力的推开姜筱橙悬在空气中的手,拿起一旁的上衣穿上,说道:“就算爷爷帮你,但你也别想我对你好。”

  姜筱橙无力的放下悬在空气中的手,低头整理着药箱,权当她听不见檀悉栎的话。

  檀悉栎见状,心里的火烧得更旺,直接用手掐着姜筱橙的脖子,这一回,檀悉栎的手没有使劲。

  “怎么?又想掐死我?”姜筱橙无所畏惧地反问。

  “你知不知道,我早就想掐死你了,早在以前,在你经常欺负仁娜的时候,就想亲手掐死你。”

  “这话,我已经听了不下一百遍了。”

  “姜筱橙,”檀悉栎的手稍稍用力,咬牙切齿道:“要不是杀你脏了我的手,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就为了姜仁娜?”

  姜筱橙嘴角上扬轻笑着问道,即便听过太多檀悉栎的狠话,可姜筱橙依旧玻璃心,很难受,只是不愿表现出来。

  檀悉栎这次没有发怒,只是点头。

  卧室恢复安静,安静得甚是诡异,更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半晌,姜筱橙才悠悠的开口,“她就那么好是吗?”

  没想到姜筱橙会提出这个问题,檀悉栎愣了一下,然后认真回答:“她很好,至少你比不上。”

  “哦!”

  “姜筱橙你现在又想耍什么把戏?”

  檀悉栎警惕。

  姜筱橙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轻轻拿下檀悉栎掐着她脖子的手,语气不缓不慢地说道:“如果你要这样想,那便这样子想好了,我就是奇怪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仅此而已。”

  “你。”

  “后背痛不痛?”

  “不用你管。”

  “看样子是不痛了,我先出去了,今晚我睡客房。”

  姜筱橙说着便站起身,没有再多看檀悉栎一眼,离开房间;听见关门的声音,檀悉栎是气得随手拿起一个枕头用力的扔在地上。

  姜筱橙总是不冷不热,这让檀悉栎挫败不满。

  “二姐。”

  姜筱橙刚走出房间转身,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同款双手抱胸的姿势背靠着墙壁而站。

  “二姐,那檀悉栎有没有对你说什么难听的话?”姜乐言关心道。

  “嗯嗯。”

  姜晓白则是赞同的点头。

  无奈的笑了笑,姜筱橙回答:“没有,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他真没有说你或骂你?”姜乐言不放心的再次问道。

  “没有没有,你们就不用担心我了,早点休息。”

  姜筱橙一边说一边推着姜乐言和姜晓白往房间走去,把这两个人都哄去睡觉之后,独自一人坐在书房的书桌前,安静的发呆,思绪也飘到从前。

  那一年姜筱橙十五岁,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心中藏着一个人,只要想到就会笑,那一年的那一天阳光明媚。

  下午放学的铃声响起,课室立马沸腾了起来,大家连忙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姜筱橙坐在座位上,动作缓慢,悠哉悠哉的把课本收起。

  “姜筱橙。”

  姜筱橙抬起头,看到正在朝她走来的檀悉栎,心里一阵窃喜,但还是故作冷静地反问:“你找我有事?”

  “这是不是你干的好事?姜筱橙,你的心思怎么就这么毒呢?”

  檀悉栎手里拿着一摞的A4纸生气的质问姜筱橙,纸上面写的什么,姜筱橙清楚,因为下午贴遍了整个校园。

  虽是放学时分,但课室里面还是有不少同学在,此刻大家都充当围观群众安静围观。

  姜筱橙看着她面前的人,没想到檀悉栎为这事来质问她,心里一阵阵难受,像被刀割,很痛,痛得她想哭。

  “我知道你不喜欢仁娜,讨厌她,但姜筱橙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是她特意打电话给你让你过来的对吧。”姜筱橙答非所问。

  “果然是你。”

  “不是。”

  姜筱橙激动的拍桌而起,目光坚定的看着檀悉栎,不接受误解。

  “除了你再无他人,姜筱橙这种事情不要让我知道第二次。”

  檀悉栎说着把手中的A4纸用力的扔向姜筱橙,用手警告的指了指姜筱橙的脸,然后转身离开;纸张打在姜筱橙的脸上,没什么比这更伤害人,眼泪也无法控制的落下。

  十几岁的年纪,总是冲动,不记后果,然而也不堪一击。

  “檀悉栎,不是我,对姜仁娜做这种事情我不屑,你凭什么认定是我,她对你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是吗?”姜筱橙带着哭腔生气的吼道。

  已经走到教室门口的檀悉栎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冷声回答:“仁娜从来不会对我说谎。”

  姜筱橙哭着笑了,一脸的泪水,让人看了心疼,姜筱橙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姜仁娜只要不高兴,檀悉栎都会认定是她欺负姜仁娜。

  “你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吗?我说了,不是我。”

  “承认吧姜筱橙,就是你,你嫉妒。”

  说完檀悉栎便大步流星的走掉。

  坐在书房里想到这个过去,姜筱橙也再一次泪流满面,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哭,姜筱橙连忙拿着纸巾擦眼泪。

  “可是檀悉栎,你总是不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七年,那时的委屈姜筱橙还记得清楚,檀悉栎总是从一开始就定下她的罪,不给任何解释的机会。

  把眼泪擦干,姜筱橙暗暗的深呼吸一口气,拿出笔墨纸砚,安静的坐在书桌前写练字。

  檀悉栎睡不着走出房间,发现书房亮着灯,走过去闻到墨香,看姜筱橙在写毛笔字,孤单的样子,让他心中生出了一丝愧疚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