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37章 不认错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84 2018-08-17 13:09:56

  檀悉栎回到檀家本家就被檀老爷子罚跪在祠堂,也不准任何人给檀悉栎求情,从清晨一直跪到了傍晚。

  檀母站在门边看着檀悉栎被罚跪,心疼得直掉泪,低头用手帕小心的擦眼泪,然后转身气呼呼的离开。

  站在旁边的檀父见状,连忙追上檀母挡住檀母的去路。

  “你要去做什么?”檀父问道。

  檀母抽了抽鼻子,生气地说:“我要去问问爸,到底为什么让悉栎一直跪着,悉栎一天滴水未沾,你不心疼,我心疼。”

  “谁说我不心疼,悉栎是我儿子,我也心疼,但你也知道爸他生气的后果多严重,你这样只会让悉栎被罚得更重。”

  “我不管。”

  檀母用力的推开檀父,准备去找檀老爷子讨说法,不过没走两步路,她便停下脚步,紧张的看着面前的人。

  “你不要这么冲动,”檀父说着转身想要制止檀母,但在看到檀老爷子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而后回神:“爸,你怎么过来这里了?”

  檀老爷子一脸的冷漠,生气的瞪着他面前的檀父檀母。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檀老爷子直接问道。

  “我们?”檀父和檀母看了眼对方,胆怯的不敢回答。

  “刚才不是大声嚷嚷得厉害,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爸,其实。”

  “闭嘴,”檀老爷子冲檀父吼了句,然后目光望向檀母质问:“让你儿子罚跪,你很心疼是不是?”

  “爸。”

  檀母低着头,不敢看檀老爷子的脸色。

  “悉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是你这个母亲不会教,也遗传了你的本性,不知福不知足。”

  “老爷。”

  “爸。”

  听着檀老爷子的话,程管家和檀父都忍不住开口提醒,只不过檀老爷子没有当回事,冷漠的瞪着檀母。

  檀母心有不甘,不理会檀老爷子一家之主的地位,失控的反驳:“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嫁进檀家这些年,我一直忍气吞声,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你嫁进檀家这些年,背着我在集团下的理财子公司擅自挪备用资金,给你娘家人开后门放消息,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

  “爸你怎么知道?”

  檀母心慌。

  “什么?”

  不知道这些事,檀父回过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心虚的檀母。

  檀老爷子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还有,当初我跟你婆婆知道你怀第一胎的时候很高兴,不说穿还想等你亲口告诉我们,结果倒好,你得知怀的是女儿就悄悄的打掉。”

  “真的?爸,你说的是真的?”

  “你的老婆,你们结婚快三十年,你还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爸,不是的,当时我。”

  “对我们檀家而言,不管儿子女儿都是平等的,但你好像只要儿子,你给我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不然你就给我净身出户离开檀家。”

  檀老爷子说完,迈开脚步离开,而程管家也连忙跟上。

  檀父站在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低头不敢直视他眼睛的檀母,心里像燃起一团火的气愤着。

  今天檀老爷子所说,是檀父之前所不知道的事情,而檀母的表情,让檀父确定檀老爷子说的是是实话,甚至他心里有种预感,檀母还对他隐瞒了更多事。

  耳边的风声呼呼,吹得两边的竹园竹子轻轻摇摆,夕阳把檀父和檀母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爸说的是真的吗?”

  檀父努力保持镇定地问道。

  “我。”

  檀母抬起头看向檀父,紧张的开口准备解释,但她才说出一个我字,就被檀父直接抢去话语权。

  “看来爸说的是真的,这些年,我真的是白瞎了对你的信任,你以后,给我好自为之。”

  檀父说完,头也不回的走掉,欺骗和隐瞒是婚姻里最大禁忌,檀父生气也是情有可原。

  看着檀父离开他背影,结婚多年第一次被檀父甩脸色,心里充满恐惧和委屈的檀母干脆哭出了声音。

  檀老爷子走进祠堂,对檀悉栎问道:“你可知,我今天让你跪的理由,你可知,自己错在哪里?”

  “我没错。”

  檀悉栎张了张嘴,倔强道。

  “你再说一遍。”

  “我知道爷爷你让我跪的理由,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再说一千遍,也是我没错。”檀悉栎抬起头,对他的爷爷冷冷地回答道。

  “你,你。”

  檀老爷子手指颤抖的指了指檀悉栎,然后双手捂着胸口的位置,被檀悉栎气得心脏病差点发作。

  程管家连忙搀扶着檀老爷子,道:“老爷消消气,身子重要,消气,少爷,老爷年纪大你不要气老爷。”

  程管家好心的劝了檀悉栎一句。

  檀悉栎冷哼一声,“程管家,你在檀家只是个管家,只是个下人,请你先顾好你自己的身份。”

  “檀悉栎。”

  “爷爷,管家本就是管家,让他不要把自己想得太有分量。”

  被罚跪了一天,檀悉栎也在气头上,说话也变得冲动不过脑,把檀老爷子气得半死。

  程管家被檀悉栎讽刺了一番后,便不在做声,但表情显得难过,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今天谁管理这里?”

  檀老爷子一声怒吼,一位穿着中山装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人匆忙跑过来,哆哆嗦嗦的站着。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戒尺拿来。”

  “老爷这。”

  “爷爷你。”

  “戒尺拿来听到没有?”檀老爷子用尽全身力气的吼道。

  “好的老爷,您息怒,我这就去拿。”

  檀老爷子回头看向脸上已经挂起害怕神情的檀悉栎,道:“今天我要让你认清楚你错在哪,也让你知道,程管家是管家,但不是下人,这二十几年他真是白疼你,白为你求那么多情说那么多好话,你还真是白眼狼。”

  檀老爷子一字一句的说着,因为愤怒,说话的声音也微微颤抖。

  檀悉栎不敢再反驳,安静的听檀老爷子的训斥,也想到这些年程管家对他的照顾,开始后悔他刚才逞一时之强说的气话。

  戒尺送上,也不理会程管家的求情,也没叫檀悉栎伸出双手,檀老爷子直接拿着戒尺一下下的打在檀悉栎身上。

  而檀悉栎不敢出声,也不敢动,死死的咬着牙忍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