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32章 姜氏姐弟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78 2018-08-12 12:30:59

  “爸,怎么了?”

  姜筱橙接通电话,声音甜甜的叫着。

  跟李家洵告别后,姜筱橙没有直接开车会去,而是坐在海边的一块礁石上看着大海发呆,直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

  电话另一边的姜铭坐在办公室,听见姜筱橙的声音,立马露出慈祥的微笑,和蔼地说道:“筱橙啊,怎么这么长一段时间不给爸爸电话,也不常回家看看,是不是把爸爸忘记了?”

  “爸,你说的什么话呢,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

  “那你怎么不给爸爸电话?”姜铭就像撒娇的父亲,说道。

  姜筱橙伸出手把飘到前面的头发别到耳后,笑得露牙,否认:“我有给你电话啊,就是每次你都说在开会,说不到两句话就挂电话。”

  “好吧,这算爸爸的不对,下次我争取跟你说多几句话。”

  “对了爸,你这突然给我电话,是不是还有其他事?”

  姜筱橙心里疑惑,而听到姜筱橙甜甜的声音光顾着开心的姜铭被姜筱橙提醒,才想起他的正事。

  姜恩严肃道:“乐言和晓白两人去你那了,说是要住两天,你爷爷倒是同意,我担心他们惹事,所以提前跟你说声,你记得管好他们两个调皮鬼。”

  姜筱橙一听,激动得直接站起身,心里开始隐隐不安,姜乐言和檀悉栎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上次差点没把檀家别墅给拆了。

  低头无奈的扶额,此刻的姜筱橙已经能想象得到姜乐言和檀悉栎要动手打架的画面。

  “嗯!”

  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来表达心中的担忧和不安,姜筱橙扯着勉强的笑,轻轻点头应了一声。

  “如果他们两个不听你话瞎捣乱,你告诉我,回来我们直接教训他们。”姜铭不放心道。

  “嗯,我知道了爸。”

  听着姜筱橙乖巧的声音,姜铭却突然叹了一口气,对姜筱橙语气慈祥地说:“其实呢,你弟弟他们,也是担心悉栎会欺负你所以时不时想去你那住一两天,就是怕你受委屈,毕竟当年。”

  “爸,”不等姜铭把话说完,姜筱橙便开口把话打断,语气轻松的说着:“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很好,而且悉栎他对我也挺好的,你们就放心好了好不好?”

  报喜不报忧是姜筱橙的习惯,担心姜铭担心,姜筱橙直接说着善意的谎言,说完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受委屈了,就要说出来,你是爸爸的女儿,是爸爸的掌上明珠,爸爸舍不得让你受委屈吃亏,所以不开心了受委屈了就说出来,爸爸为你出气。”

  “好的爸。”

  “筱橙啊,你年纪小小就出嫁,现在也才二十出头,虽然檀家家境……”

  姜铭此刻就如同全天下的父亲一般,放下他的身份和地位,不厌其烦的说着他说了又说的那些话,因为他只是一个父亲,他只想让他的孩子过得幸福,不受委屈不被欺负。

  姜筱橙听着姜铭的话,忍不住红了眼眶,认真的点头。

  看着面前无边无际的大海,海风吹得姜筱橙的头发不断的飘着,脸上也挂着泪水,但姜筱橙还是努力的表现得跟平常一样跟姜铭讲电话。

  “哥,你说二姐什么时候回来?”

  姜晓白坐在沙发上,捧着一大碗的巧克力沙冰津津有味的吃着,不忘询问姜筱橙的归期。

  姜乐言翘着二郎腿低头看手机,完全不走心的回答:“不知道,反正二姐是肯定会回来的。”

  “那二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姜晓白奶声奶气的再次问道。

  “姜晓白你知道你为什么长不高吗,十岁了还跟七八岁小矮个一样,就是你零食吃太多,我看你长到十八岁可能去游乐园都还不用买门票,照你这正餐一口饱,零食一吨都不饱的吃法。”

  姜乐言不想回答关于檀悉栎的问题,所以很不满的转移话题,不客气的diss了一番姜晓白。

  姜晓白目瞪口呆的看着姜乐言,舀了一勺沙冰的勺子悬在空气中,样子看起来很委屈。

  半晌,姜晓白才回过神,说道:“回家我要告诉叔叔和婶婶,说你诅咒我霍比特人。”

  “你。”

  “哦,还诅咒我比霍比特人还矮,到十八岁都比霍比特人矮,我要回去找叔叔和婶婶哭。”

  姜晓白一边说,一边专心的吃着他碗里的沙冰,一点伤心的表情都没有,小表情还有点嘚瑟。

  万万没想到现在的姜晓白越来越会告状,也不知道是跟谁学,姜乐言不敢相信的看着姜晓白,气得差点没吐血。

  “姜晓白,别忘了,你也算是我养大的知不知道。”

  “所以你就可以诅咒我是霍比特人?”

  姜晓白故作悲伤的看着某人,带着哭腔地说道。

  看着姜晓白戏多的样子,姜乐言想到某两位人士,敢情现在姜晓白越来越人小鬼大是被罗伊妆和蒋凡教坏的?

  姜筱橙匆匆忙忙的回到别墅,见姜乐言和姜晓白两个人在客厅斗嘴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姜筱橙好奇地问道。

  “二姐你回来啦。”

  姜乐言和姜晓白异口同声。

  点了点头,姜筱橙走上前去,关心地询问:“刚才听你们好像在吵架的样子,怎么回事?”

  “谁要跟这小不点吵架,没劲幼稚。”

  “二姐,哥他说我是霍比特人,还说我到十八岁去游乐园都不用买门票,就是说我长不高,而且……”

  姜晓白煞有其事的跟姜筱橙告状,一副气愤委屈的模样。

  坐在旁边的姜乐言因为姜晓白的话,气得脸跟涂了粉底一样白,但还是努力装镇定不出声。

  反倒是姜筱橙笑了,忍不住低头笑出声音。

  “……二姐,哥哥他真的让我特别的伤心难过,你看我这一大碗沙冰,我都吃不下了。”

  “真的吗?”姜筱橙笑着反问。

  “既然如此,”找到机会的姜乐言伸手要抢沙冰,道:“那我来帮你把它倒掉,反正你不吃。”

  “不行,不能浪费粮食。”

  一听要把沙冰倒掉,姜晓白立马慌张的紧紧抱住怀里的碗,大喊一声,然后跳下沙发跑去另一张沙发坐下,跟姜乐言保持最远的距离。

  姜筱橙和姜乐言见状,对视一眼,笑得无可奈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