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30章 暴脾气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87 2018-08-10 12:25:42

  “嘭!”

  罗伊妆在蒋凡的桌面上打量了一番,最终把一杯奶茶用力的摔在地上,溅得一地的奶茶,看起来脏兮兮的。

  蒋凡抬起头看着此刻出现在他面前,气得脸色都变狰狞的罗伊妆,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淡淡的叹了一口气,保持沉默。

  “蒋凡,你什么意思?”罗伊妆见蒋凡不出声,生气的吼道,此刻的她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

  依旧还是没有说话,站起身,双手搭在罗伊妆的肩上,蒋凡心平气和的让罗伊妆先坐在凳子上,然后随手打开抽屉,拿出一瓶饮料放在某人的面前。

  罗伊妆看了眼她面前的饮料,又看了眼蒋凡,双手抱胸,生气的别过头。

  “先喝点饮料润润嗓子。”蒋凡开口直接说道。

  罗伊妆瞪着她面前的人,道:“我不是特意过来你办公室喝饮料的,蒋凡,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啥?”

  蒋凡干脆装傻。

  心里清楚罗伊妆生气的理由,但无奈罗伊妆在气头上,蒋凡也不敢乱说话,生怕挨揍。

  可蒋凡忘记了,他现在装傻,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

  罗伊妆伸手指着蒋凡,气得差点没把牙齿咬碎,提高音量歇斯底里的吼道:“蒋凡你要不要脸,你明知道我跟那个人分手了,为什么还要跟他一起吃饭,而且他的现任也在,出卖我出卖得还真是溜啊,你有没有节操?”

  “别这么大声,外面有病人,你这河东狮吼会吓死他们。”

  “蒋凡!!”

  见蒋凡还是心平气和,一定要认错的表现都没有,罗伊妆差点没把血给气吐出来。

  蒋凡皱着眉头揉着有点‘嗡嗡’耳鸣的受伤耳朵,很是郁闷。

  “大家都是同医院的同事,在饭堂见到一起吃个饭,也不过分吧。”

  “对啊不过分,那你知不知道当时他的现任也在,我跟他分手没几天,而且还是他劈腿。”

  “这个他很过分,我赞同你,但我也不能伸手打笑脸人。”

  “所以你就打我的脸?”

  “没有啊,虽然我跟他们一起吃饭,但我一直语言暴力他们,怼着他们。”蒋凡说得煞有其事。

  罗伊妆被蒋凡的话气笑了,对着蒋凡的耳朵就开吼:“我特么看见你们笑得很高兴,当我白痴?”

  “啊,我的耳朵,赶紧,赶紧帮我联系五官科的医生,快点。”

  蒋凡双手捂着耳朵,戏多的嚷嚷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生了。

  坐在旁边的罗伊妆见状,咬着牙气呼呼的站起身,努力控制住想要揍人的拳头,最终,罗伊妆拿起桌子上的瓶装饮料直接砸在蒋凡的身上。

  “去死吧你。”

  说完,罗伊妆生气的离开蒋凡的办公室,只留下蒋凡一个人在位置上哎呦哎哟的哀嚎。

  生气的走在医院的走廊上,穿着白大褂又认识不少病人,罗伊妆时不时的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跟身边人打招呼。

  “这个蒋凡真的是气死我了,我一个人在饭堂吃饭看不见,不过来跟我一起,居然唉,真是气死我了。”

  罗伊妆小声的抱怨发牢骚,正准备拐弯回自己的科室,不料却看到熟悉的身影,罗伊妆猛的停下脚步。

  看着每天雷打不动都要来医院的檀悉栎这号人物,罗伊妆的讨厌不止一点点。

  哼,又来找姜仁娜,看我今天怎么让你不痛快。罗伊妆在心里想着,然后大摇大摆的往檀悉栎的方向走去。

  “让开。”

  檀悉栎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脸上不带任何的表情,就像冰块似的,可以看得出他此刻心里不想见到罗伊妆。

  罗伊妆笑了笑,语气缓慢地说道:“檀悉栎,我发现你越来越渣了。”

  “罗伊妆,我不想跟你计较,让开。”

  “不巧了,我特别不想听你的话让开,你说这怎么办?”

  “有病。”

  檀悉栎直接说出这二字,伸手推开放在他面前的人,继续往前走。

  见状,罗伊妆眼明手快的抓住了檀悉栎的衣袖,不让他走,然后走到檀悉栎的面前,一副大姐头的姿态。

  “有病也比不过你这个要送进太平间的活死人严重吧!”

  “罗,伊,妆。”檀悉栎低吼道。

  罗伊妆甩了一下头发,说:“在医院的时候我更喜欢别人叫我罗医生,在看别人有没有病这件事上,我很专业,你不是有病你是死了。”

  “当医生的就是这样诅咒别人?”

  “分对象。”

  “罗伊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不是你的科室。”

  “是的,”罗伊妆双手房间白大褂的口袋,对上檀悉栎充满杀气的目光,诚实的点头:“离我科室有点距离。”

  面对檀悉栎要杀人的表情,罗伊妆并没有被吓到,淡定自如,开玩笑,她可是在医院能横着走的好吗?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她都有不锈钢心脏和八级功夫打遍医院无敌手了。

  檀悉栎已经懒得说话,拳头紧握,死死的瞪着罗伊妆。

  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在没结婚搬出来之前还是邻居,可因为姜筱橙和姜仁娜的原因,檀悉栎都快忘记他跟罗伊妆你争我斗了多少年。

  见檀悉栎不出声,罗伊妆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不过因为咱有心灵感应,感应到你要过来,我特意来迎接你,悉栎啊,听朕一句劝,不要这么朝三暮四,做人还是要专一,没有皇上命就不要得皇上病,那个姜仁娜半死不活你。”

  “罗伊妆。”

  檀悉栎的手蠢蠢欲动,恨不得掐住罗伊妆的脖子。

  注意到檀悉栎细微的举动,心里五味杂陈,罗伊妆故作无所谓,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为了姜仁娜你想打我?打啊,这里刚好有监控,这一秒钟你敢碰我,下一秒钟我让你红到冲出宇宙。”

  “你。”

  “我什么,檀悉栎做人要有情有义有心,你真是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当初姜仁娜是不是去请了小鬼。”

  “闭嘴。”

  “从小一起长大还不懂我的性格?今天你敢踏进那间病房一步,你就看我是整你还是整她。”

  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罗伊妆冷笑着转身;而檀悉栎看着罗伊妆离开的背影,用力的咬牙。

  “你想跟我翻脸?”

  “对,如果你执意在作死的道路上,当孤魂野鬼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