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28章 谁是谁的宝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65 2018-08-08 12:34:59

  “筱橙,筱橙,姜筱橙!”

  连着叫姜筱橙几声对方都没有回应,蒋凡干脆提高了音量。

  “啊?”

  正在发呆的姜筱橙听见蒋凡叫她,连忙回过神,一脸的茫然。

  蒋凡伸手抢过姜筱橙手中剥好的小龙虾,说道:“还啊,我说好端端的吃着小龙虾你怎么突然发呆?”

  “因为太饱了。”

  “借口。”

  一眼就看出姜筱橙在撒谎,蒋凡毫不客气的吐出两个字,但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姜筱橙,继续吃小龙虾。

  姜筱橙本就已经吃过晚饭,贪嘴吃了两个小龙虾又想到以前的事,便没了兴致,干脆把手套取下,端起放在一旁的饮料喝了一小口。

  蒋凡抬眼见姜筱橙突然变严肃,心里觉得好奇。

  “不吃了?”蒋凡关心地询问。

  摇了摇头,姜筱橙轻声回答:“不吃了,吃不下。”

  “刚才还好端端,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以前的一些小事,没什么,你吃,吃完我请你喝咖啡。”

  “大晚上喝咖啡?”

  蒋凡是爱喝咖啡的人,只要有人请他喝咖啡立马能高兴得跳起,不过这会他却故意克制兴奋,吃着小龙虾故意阴阳怪气地反问。

  姜筱橙对蒋凡的反应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奇怪。

  这人,跟罗伊妆是学医学专业的,但更像从戏精专业毕业,戏多抢戏尬戏无所不及。

  “那喝还是不喝?”姜筱橙故意问道。

  蒋凡一听,连忙点头,笑得就跟二愣子似的,回答:“当然喝,咖啡对我而言有助眠的功效。”

  “不过我说你不吃米饭,只吃这小龙虾能不能饱,要不加个主食?”

  蒋凡的面前小龙虾的壳已经堆得跟一座小山那么高,蒋凡娴熟的把小龙虾剥壳把虾肉放进嘴里,因为点的是麻辣小龙虾,此刻蒋凡的嘴唇也辣得很涂了口红一样红得鲜艳。

  “不用,回家我还得加顿宵夜,不然我妈跟我翻脸,也不知道她怎么想。”

  “呵呵。”

  看着蒋凡一脸哀怨的表情,姜筱橙不厚道的笑出声音,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也弯得跟月牙儿一样好看。

  檀悉栎从医院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整个人疲惫的坐在客厅沙发上闭目养神,突然,檀悉栎听到了有人走动的声音,猛的睁开眼睛。

  “去哪了?”檀悉栎看着刚回家的姜筱橙冷冷质问。

  抬眼看了檀悉栎一眼,姜筱橙直接反问:“什么时候开始,你连这些事情都要开始管?”

  “姜筱橙你别忘记了,这里是我檀家,你是我的妻。”

  “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妻啊。”姜筱橙自嘲地说道。

  “姜筱橙。”

  “檀悉栎,得亏这里是你檀家,如果这里是姜家的话,我想你应该没机会给我摆脸色。”

  姜筱橙没想到檀悉栎这个时候在家,也懒得跟檀悉栎吵架,所以即便在跟檀悉栎对话,她还是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楼梯面前。

  檀悉栎看姜筱橙没把他当回事,加上受了一下午的气,此刻的他,心中的怒气‘噌噌噌’的往上窜。

  一个箭步走到姜筱橙面前,檀悉栎一把把准备上楼梯的女人拽下,“姜筱橙,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时间晚了,大家也休息了,你不累我也累了。”

  “你。”

  姜筱橙不给檀悉栎说话的机会,道:“一天好不好,哪怕一天,檀悉栎你不要再发疯。”

  “姜筱橙你什么意思?”檀悉栎咬牙道。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

  姜筱橙淡淡的回答,说完,转身便想上楼,但被檀悉栎拽着。

  “姜筱橙,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不敢拿你怎样吧,回了一趟本家,跟爷爷告了状便准备为所欲为?”

  “檀悉栎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还是每个人都跟姜仁娜一样,一只会在背后耍碎嘴?”

  “别提仁娜,你不配说她的名字。”

  因为姜筱橙的话,檀悉栎直接发怒,提高音量厉声吼着。

  而姜筱橙低下头,笑了,笑得灿烂,但心也就更痛。

  以为姜筱橙会发脾气,但檀悉栎没想到对方却笑出声,觉得奇怪和不安,反问:“你笑什么?”

  客厅里面没有其他人,只有姜筱橙和檀悉栎,也很安静,只能听到墙上时钟秒针走动的声音。

  姜筱橙站在楼梯上,比檀悉栎上一个台阶,高度跟檀悉栎差不多,姜筱橙无所畏惧的直视檀悉栎的眼睛。

  “檀悉栎,你在你们檀家是掌心宝,姜仁娜是你的掌心宝,但我姜筱橙也是我姜家,我父亲他们捧在手心呵护的那块宝,我真的累了,晚安,好吧!”

  姜筱橙说完,轻轻佛去檀悉栎拉着她的手,连多看一眼都不愿,直接转身继续上楼。

  檀悉栎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姜筱橙离开的背影,看起来很单薄虚弱,紧握的拳头慢慢的松开,檀悉栎最终什么狠话都没有说。

  有多久没有见过姜筱橙发脾气和真心微笑?檀悉栎也忘了,他只知道,从某一刻开始,姜筱橙便变成了一杯温开水,不冷不热。

  “应该要发脾气才对,应该要让他知道我姜筱橙是母老虎,不好惹的才对。”回到房间,姜筱橙坐在梳妆台前轻声的自语着。

  “姜筱橙你这个的恶毒的女人,你简直心如蛇蝎。”

  檀悉栎过去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姜筱橙垂下脑袋,自嘲的笑着,悲伤就像刺青,刺在心里难以忘记。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就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不快都吐露出来似的,姜筱橙抬起头看着镜子,发现眼里有泪,慌乱的拿出纸巾擦掉。

  “不能让他发现,不能让他看见,因为他的心中只有姜仁娜,檀悉栎,你的心里只有她。”姜筱橙的语气委屈至极。

  “为什么姜筱橙会变成现在这样,善妒小气,心狠手辣,强抢别人的东西,就连仁娜都不放过。”

  檀悉栎坐在客厅自说自话,把所有不好的词都用在了姜筱橙的身上,却忘了,这世界上很多人都说姜筱橙很好,只有他觉得姜筱橙恶毒。

  对于姜筱橙,檀悉栎从来没有去真正了解过,因为他的一拳之握,一心之房,属于另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