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25章 要气爆的那种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60 2018-08-05 12:32:51

  姜乐言走出医院,但还是一肚子气气不过,特意在停车场绕到檀悉栎的车子面前,抬脚就往车门上踹了好几脚,踹得车门有点凹扁。

  “真的是气死我了,我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姜乐言一边气呼呼的说着一边拿出手机拨通姜筱橙的电话,此刻的他只想着告状骂人。

  从檀家本家离开的姜筱橙开车行驶在空荡的柏油大道上,手机铃声响起,随意的瞄了一眼,发现是姜乐言的来电,姜筱橙连忙把车子安全停在路边。

  “怎么了乐言?”姜筱橙接通电话,直接问道。

  “二姐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很生气,要气爆的那种。”

  姜乐言站在露天停车场抬头看了眼蔚蓝的天空,眼睛被太阳晒得瞬间眯起,喘着大气。

  “我在外面,怎么了?你过来了?”

  “不是,我今天过来医院看老师,然后你猜我看到谁了?”

  “檀悉栎?”

  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姜筱橙却已经肯定自己的猜测,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低下头。

  一直都知道檀悉栎每天都会去医院,也知道姜仁娜在檀悉栎心中的地位,明明早就该习惯的事情,但姜筱橙听了还是心里不好受。

  姜筱橙秒猜中对象,姜乐言为姜筱橙不平,但想到檀悉栎,又忍不住冷笑了一声,点着头咬牙道:“没错,我看到他了,你知不知道他的表情有多么的欠揍,简直要气死我了。”

  “你们没吵架吧。”

  “我那所谓的二姐夫,已经要动手打我这个大舅子了。”

  “你们打架了?”

  姜筱橙抬起头,有点怀疑的反问,隐隐的担忧。

  “二姐,我可是有素质的人,虽然我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进地里半身不遂爬都爬不出来,但我还是忍住了不跟他计较,话说回来二姐,我真的烦死檀悉栎那个活死瞎子的样。”

  “乐言啊,你是不是跟你的那些同学学了新的词语?”姜乐言嫌弃的话,让姜筱橙忍不住笑出声音,说道。

  “二姐,我现在不高兴。”

  “好了乐言,二姐知道你是为我抱不平想替我出气,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为别人气坏自己,不值。”

  “哦。”

  姜乐言不甘愿的应了一声。

  “对了,你老师他怎么样了?没事吧。”姜筱橙关心地询问。

  摇了摇头,姜乐言回答道:“没事,他就是术后没人照顾,孩子在国外工作一时赶不回来,今天刚好轮到我过来送饭,用不了十天半个月也能出院了。”

  “行吧,那没什么事,就先挂电话了,过两天我会回去一趟。”

  “真的?”姜乐言欣喜道。

  “嗯。”

  “那行,二姐等你过两天回家了我们再好好聊,先这样,拜拜。”

  “拜拜。”

  结束跟姜乐言的通话,姜筱橙把手机放到副驾驶位上,抬头看着前方空无一车的道路,又想到姜乐言刚才说的话,自嘲的笑了笑。

  “檀悉栎。或许我是该放手了,人总是会累的。”

  姜筱橙自言自语,然后启动车子,一脚踩下油门,车子飞快的往前行驶,最后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下班啦!”

  罗伊妆走进蒋凡的办公室,语气羡慕的明知故问。

  把白大褂挂在墙上的挂钩上,蒋凡回头看向罗伊妆,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收拾桌面。

  见蒋凡不出声,罗伊妆心气不顺道:“早下班了不起是不是,在我面前摆什么架子?”

  “谁跟你摆架子,你今天值班?”

  “呃。”

  “那行,值班快乐,我先回去了,咱们明天见。”

  蒋凡说完准备离开,不料却被罗伊妆挡住了去路,蒋凡疑惑的看着罗伊妆,觉得莫名其妙。

  “你干嘛?”蒋凡好奇道。

  罗伊妆伸出手煞有其事的拍了一下蒋凡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笑着说道:“当然是有事了。”

  “有什么事快点说,别耽误我下班。”

  “阿凡,你有没有听说过姜仁娜的病房出现陌生的男子,你见过吗?”

  “神经病,我没事去姜仁娜的病房做活体标本啊?”

  听着罗伊妆的话,蒋凡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好奇,反倒一本正经的嫌弃。

  见蒋凡没撒谎,八卦心快要爆棚的罗伊妆继续问道:“那你好不好奇?”

  “为什么要好奇?跟我又没有关系,再说姜仁娜病房会出现其他男人很正常,她的备胎不少,肯当备胎的大部分应该都死心眼的专情。”

  “听你这么说好像也对,”罗伊妆赞同的点头,下一秒钟又激动得一巴掌拍蒋凡身上,道:“既然你今天早下班,去姜仁娜的病房看看。”

  “有病是不是?”

  “你去不去?”

  “今天出门忘吃药了?我没事去看姜仁娜做什么,疯了还是脑残?”

  从罗伊妆莫名其妙找来自己的办公室,蒋凡就觉得这人有阴谋,现在罗伊妆又让他去看姜仁娜,蒋凡更加是猜不透罗伊妆的鬼把戏。

  天知道,他蒋凡对姜仁娜的嫌弃指数银河系还大。

  蒋凡的反应在意料之中,罗伊妆不觉得意外,只是笑得很狡猾,甚至连被蒋凡敲了一个爆栗也没当回事。

  “难得你早下班。”

  蒋凡:“这就是你让我去关心姜仁娜的目的?”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

  “说。”

  “我看到下午檀悉栎又过来了,现在还没有离开,应该有两三个小时了吧,檀悉栎很过分你不觉得?”

  “你自己去。”

  “上班时间不能随便惹事,阿凡,去发挥魅力让某些人不痛快,好不好嘛,阿凡,阿凡达~”

  罗伊妆双手拉着蒋凡的手,晃悠着撒娇。

  “达你个大头鬼,欠揍?就你事多。”蒋凡故作生气。

  “谁让筱橙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蒋凡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嫌弃的瞪了罗伊妆一眼,把面前的人推开,头也不回的走出办公室。

  “yes!”

  罗伊妆回头对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的木门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虽然蒋凡没答应,也没表态,但罗伊妆知道,他肯定会去找檀悉栎,有些人,就是不能让他太痛快,天理容不容不知道,但自己心里硌得慌,这是罗伊妆的经验之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