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15章 像尘埃般的爱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69 2018-07-26 12:33:07

  夜已深,姜筱橙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仆人们早已休息,安静又空荡的客厅里面,只能听到墙上时钟秒针走动的声音。

  一点的钟声响起,姜筱橙回过神,抬起头看了眼时间,露出了无奈的微笑,今夜的檀悉栎应该不回家了吧,姜筱橙在心里这样想着。

  “唉~”

  姜筱橙长叹一口气,就好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不快都吐露出来似的,手下意识的摸了下脖子,那种接近死亡的感觉,姜筱橙记忆犹新。

  “檀悉栎,你居然真的想我死,真没想到,你这么没有良心,檀悉栎,你真的没有良心。”

  姜筱橙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小声的自语着,语气悲伤,脸上也带着悲哀,看起来让人心疼。

  “你在这里做什么?”檀悉栎走进客厅,见到姜筱橙,语气冷漠地反问。

  突然听到檀悉栎的声音,以为檀悉栎不会回家的姜筱橙很意外,先是一惊,然后又恢复平静的表情,回头看了檀悉栎一眼,缓缓的站起身。

  “如果我说我在等你,你可信?”姜筱橙反问回檀悉栎。

  “呵,”就像听到笑话,檀悉栎冷笑了一声,走到姜筱橙的面前,说道:“今天又跟爷爷告状了是吧。”

  姜筱橙没有回答,莫名的觉得可笑,故意跟檀悉栎作对,微微的笑着,点头气她面前的人。

  檀悉栎也点了点头,说:“我就知道,姜筱橙你除了会告状,你到底还会什么,跟仁娜比起来,姜筱橙你还真是卑鄙,又肮脏,真让人倒胃口。”

  “是吗?”

  姜筱橙没有表现出气愤,一如既往的心平气和。

  “要告状,要说我不好,你尽管告状尽管去说,姜筱橙你这辈子都别妄想我会喜欢你,听懂没有。”

  “每天都去医院看植物人浪费时间,感觉就那么好?”

  “姜,筱,橙。”

  “怎么?生气了?你经常去医院不就是为了姜仁娜,众所周知,姜仁娜现在是名副其实的植物人。”

  “姜筱橙你给我闭嘴。”檀悉栎冲着姜筱橙激动地吼道。

  只要说到姜仁娜,檀悉栎就再也无法控制他的情绪,或许也可以说,只要面对姜筱橙,他就会忍不住发脾气,把姜筱橙当成他的出气筒。

  姜筱橙没有被檀悉栎突然的吼声吓到,跟檀悉栎的两年夫妻生活,她早已经练就了一颗强心脏。

  安静的客厅里面,姜筱橙和檀悉栎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画面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夫妻,更像是世仇,檀悉栎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瞪姜筱橙,而姜筱橙则是一脸讽刺又鄙夷的冷笑。

  管家听到客厅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匆匆忙忙的起床查看,但在看到姜筱橙和檀悉栎互不对付的场面,不敢出声,只能默默地退回房间。

  檀悉栎用手指指着姜筱橙,警告道:“姜筱橙,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提到仁娜的名字,你这个凶手,蛇蝎心肠的女人,仁娜要是醒不过来,我绝对不放过你。”

  “檀悉栎,被心蒙蔽了双眼这句话说的就是你,当初的监控录像,事情的发生经过,你没看?”

  “那也是你,说了难听的话,害得仁娜失控失去理智。”

  “哈!”

  姜筱橙被檀悉栎的话气笑了,已经懒得多说什么。

  “姜筱橙我。”

  “别用手指着我,”姜筱橙直接拍开檀悉栎的手,说道:“这让我感觉像一个疯子,拿着一根树枝在我面前挥来舞去。”

  “姜筱橙你找死?”

  “这句话,是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听到姜仁娜对一学姐说的,只是她说的是狗,而我,已经够尊重你了,檀悉栎。”

  姜筱橙说完,转身要上楼,只是她才刚走两步路,就被檀悉栎拽住了手;檀悉栎直接把姜筱橙拽到他跟前,腾出空的另一只手捏着姜筱橙的下巴。

  “你很能说?”檀悉栎的声音冷得就如同来自地狱一般。

  “今晚你是睡客房还是卧室?”姜筱橙答非所问。

  惹怒檀悉栎,姜筱橙多的是办法。

  檀悉栎从姜筱橙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的恐惧,这让他觉得挫败,心中那股不甘心的怒火也越烧越旺。

  “想挑战我的底线?想死?”

  “没这个想法,再说,我今天也差点死在你的手里,无所谓了。”

  “……”

  没有想到姜筱橙会说出这句话,檀悉栎想到白天自己差点错手掐死姜筱橙,面对这个现实,他突然不知道该要反驳些什么才好,于是保持沉默。

  姜筱橙自顾自的继续说道:“看来,还是我让一步,今晚我睡客房好了,晚安,檀家大少爷。”

  一边说一边拿掉檀悉栎的手,姜筱橙一丝犹豫都没有的转身离开,此时此刻的姜筱橙只觉得下巴疼,要脱臼的感觉。

  这一回,檀悉栎没有再拦住姜筱橙,站在原地安静的看着姜筱橙的背影,牙齿咬得紧紧的。

  “对了,爷爷让我过两天回一趟本家。”姜筱橙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背对着檀悉栎说道。

  “姜筱橙,你别忘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本属于仁娜的。”檀悉栎握紧拳头,刻意提高音量。

  姜筱橙踏上第一阶台阶,也提高音量,回答:“我等着她来抢的那一天。”

  檀悉栎惊讶,看着姜筱橙上楼的孤单单薄的背影,突然觉得心疼,不过很快,他就把他心中的这个想法抹去。

  姜筱橙疲惫的推开客房的门走进去,在房门关上的瞬间,泪水也不争气的滑落,姜筱橙依靠着房门,一只手捂着眼睛,小声的抽泣。

  “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为什么,檀悉栎你稍微对我好一点不好吗,只要一点点,一点点的好,在你的心里,她真的就那么好那么无辜吗?不是啊不是。”

  眼泪不听话,心里也委屈不已,在檀悉栎面前总是假装淡定的姜筱橙,再也无法假装,伤心的哭着。

  “对你而言,我的爱像尘埃,你的承诺也像尘埃,时间久了,便被扫出了你的心房,成了垃圾。”

  姜筱橙哭着自言自语,而当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哭着笑了,心想爱一个人很难,她难了十二年,却等不到苦尽甘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