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13章 不要连名带姓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73 2018-07-24 08:00:00

  檀悉栎离开家之后,没有回公司继续去上班,而是直接去医院看姜仁娜,坐在病床边看着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眼,脸色苍白的姜仁娜,檀悉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眼底满满的都是心疼。

  轻轻的握着姜仁娜的手,檀悉栎的眼眶也不知不觉泛红,看着心爱的人昏迷不醒,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这让檀悉栎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仁娜啊,我是悉栎。”檀悉栎轻声地说着。

  回应檀悉栎的是一片寂静,病床上的姜仁娜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如同已经死去的人一样,听不到身边人说话,也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檀悉栎看着没有反应,每天都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的姜仁娜,低头亲了亲姜仁娜的手背。

  “仁娜啊,你明明什么错都没有,为什么要受到这些伤害,躺在这病床上的人不应该是你,应该是那个姜筱橙才对,仁娜,你不要再睡了好不好,你快点醒来,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求求你快点醒来,仁娜……”

  檀悉栎握着姜仁娜的手,对姜仁娜不停的自言自语,诉说老天爷不公,他心中的愧疚,期盼着姜仁娜快点醒来,因为对他而言,姜仁娜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所有的错都是姜筱橙。

  病房里面,姜恩站在病房的拐角口,没有出声,没有走上前去,而是靠墙而站,偷听着檀悉栎的碎碎念,嘴角上扬,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

  姜筱橙,就算你跟檀悉栎结婚了那又怎样,他的心里还是只有我们仁娜,呵!姜恩在心里冷笑。

  姜恩没有打扰檀悉栎,默默地退出,心情还算不错的离开医院。

  不知不觉,窗外的太阳慢慢下山,夜幕笼罩着大地,夜,已经开始了,但医院并没有因此变冷清,依旧人来人往。

  “所以晚上吃什么,别给我随便随便的,做人能不能不要那么随便?”身穿白大褂的罗伊妆走在走廊上,对手机另一端的人没好气地说道。

  檀悉栎从姜仁娜的病房出来,准备回公司继续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不料一个回头便看到了罗伊妆。而罗伊妆也注意到他,忍不住咬牙。

  对于某些人经常来医院看姜仁娜这事,身为医生的罗伊妆表示清楚,但,听说和亲眼看到的愤怒指数不同,此时此刻的罗伊妆心里很为姜筱橙不值。

  “先不跟你说了,我碰到了檀悉栎,我先教训他。”

  “免了,还是我来教训他,我也已经看到他了。”蒋凡冷漠地说道。

  “嗯?”听着蒋凡的话,罗伊妆很意外,反问:“你在哪?”

  “他后面。”

  蒋凡说完,直接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回他白大褂的口袋里,双手也放进口袋,歪着脑袋,一脸冷笑的看着檀悉栎的背影,不自觉的磨着牙。

  罗伊妆低头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不满的扁扁嘴,再次抬头,目光冷漠得就像冰窖一样的看向一副理直气壮表情的檀悉栎,气得暗暗的深呼吸。

  “你好啊,檀大少爷。”罗伊妆皮笑肉不笑地打个招呼。

  “哼。”

  檀悉栎没有理会,冷哼一声,对罗伊妆翻了个白眼,迈开脚步准备离开。

  罗伊妆见状,很是恼火,“檀悉栎你。”

  “朋友,好久不见,我怎么感觉你的素质越来越低下了呢?”

  “蒋凡。”

  檀悉栎听到蒋凡的话,怒吼着回过头,眼里充满杀气。

  无视檀悉栎的杀气,蒋凡一边朝檀悉栎走过去,一边悠悠地说道:“檀悉栎,其实我更喜欢你叫我蒋医生,对了,你怎么突然来医院了呢,你家谁生病住院了?”

  “你。”

  “要不要安排她进icu?毕竟我们也算得上朋友,安排病房这种事,我跟阿凡还是能帮你。”

  罗伊妆走上前来,阴阳怪气道。

  檀悉栎:“罗伊妆,你这话什么意思,诅咒仁娜?”

  “仁娜?”蒋凡突然大叫一声,把檀悉栎和罗伊妆实实在在的吓了一跳,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仁娜是谁啊?这名字怎么这么的女性化呢,伊妆你说是吧。”

  “对啊,听起来就像女的名字,檀悉栎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仁娜听起来就是个女人的名字,我说檀大少爷,这仁娜该不会是你偷偷养起来的三吧?”

  “你们两个。”

  檀悉栎被蒋凡和罗伊妆两个人的话气到脸色铁青,气呼呼的开口要骂人,但他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毫不客气的打断,蒋凡和罗伊妆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在他面前默契的唱双簧。

  “檀悉栎,你可是檀家的大少爷啊,你说你这和姜家联姻才两年,就在外面金屋藏娇,让记者们知道,也不知道是姜家受影响还是你檀家受影响。”双手抱胸,脸上带着讽刺的微笑,罗伊妆淡淡地说道。

  蒋凡一只手搭在罗伊妆的肩上,眼睛直视檀悉栎,道:“不过话说回来,别人是金屋藏娇,你这娇怎么藏在医院呢,莫不是。”

  蒋凡故意把话说到一半,心里好奇的罗伊妆回头好奇的看向蒋凡。

  檀悉栎什么话都没有说,冷冷的瞪着他面前的两位,脸已经黑得快可以滴出墨水,肚子里的怒火也熊熊燃烧着。

  扯着嘴角笑了笑,蒋凡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莫不是,你后悔当初没有选医学专业,难得现在有活的标本,所以?”

  “噗!”

  罗伊妆一时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音,但又很快的收起笑声,脸上保持着迷之憋笑脸。

  “蒋凡,你什么意思?”檀悉栎揪住蒋凡的衣领,冷声质问。

  “没什么意思,就是实话实说,我看你对植物人好像挺感兴趣的,要不,哪天我们带你去负层的太平间,我想你应该会开心得不想离开。”

  蒋凡的话,听得罗伊妆低下头,无声的笑着,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跟罗伊妆偷笑的状态相比起来,檀悉栎则显得严肃多了,紧抿薄唇,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蒋凡应该死了不下一百次。

  “蒋凡。”

  檀悉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朋友啊,悉栎啊,不要总是连名带姓的叫我。”用力的拿掉檀悉栎的手,蒋凡整理着自己的衣领,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