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翩翩风渐暖

第5章 崩溃

翩翩风渐暖 牧家的小权权 2058 2018-07-11 01:04:14

  安静的客厅里面,姜筱橙和蒋凡、姜乐言三个人坐一张沙发,檀悉栎和姜仁娜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姜晓白则是跟个小保镖似的站在姜老爷子的身边,骄傲的抬着下巴,看起来可爱至极。

  “刚才是怎么回事?”姜老爷子严肃地询问。

  姜仁娜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安分的动着。

  见姜仁娜半天不回答,脾气向来有点暴躁的姜老爷子心里火,用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了下地面,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

  “仁娜。”

  “外公,其实。”

  担心姜仁娜会被姜老爷子骂,一时心急的檀悉栎急忙开口想帮姜仁娜回答,却忘了,他这样只会让姜老爷子更生气。

  “悉栎,我没问你。”

  姜老爷子生气的瞪着檀悉栎,脸黑得就跟锅底一样;檀悉栎闭上嘴巴,心疼的回头看了眼姜仁娜,不再说话。

  刚好坐在檀悉栎正对面的姜筱橙把他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楚,心底一阵失望,姜筱橙收回目光,露出浅浅的微笑,笑得勉强,也委屈。

  “仁娜。”

  “外公,我不是故意的。”憋了半天,姜仁娜只说出这句话,语气还带着哭腔,就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姜晓白连忙摇头,嚷嚷:“不是,爷爷,仁娜姐姐是故意的,她推了我两下,第一下我没撞到墙,第二下我就撞到墙了。”

  “是真的吗?”

  姜仁娜眼里泛着泪光,没有回答,因为她不敢回答,姜晓白小,不懂得撒谎,她害怕姜晓白会说出其他不该说的事。

  “仁娜。”

  三番两次姜仁娜都跟哑巴似的不说话,姜老爷子彻底被激怒,‘噌’的站起身,一拐杖打在姜仁娜面前的桌上,

  “……”

  客厅里面静悄悄的,大家不敢说话,就连呼吸也变得小心。

  老不死!姜仁娜在心里骂着姜老爷子,但还是害怕得身体轻微的颤抖。

  “老爷,”姜管家走进客厅,发觉气氛变得不对劲,停顿了一下,说道:“大少爷来电话了,找你。”

  “嗯!”

  姜老爷子轻轻的点头,应了一声。

  “管家爷爷,仁娜姐姐刚才推我,我撞到墙了,后背很痛。”见人就告状,姜晓白扯着姜管家的衣服,委屈地说道。

  蒋凡和姜乐言见状,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笑意藏不住;姜仁娜没想到姜晓白这么能告状,早被气得一肚子火。

  姜管家听了姜晓白的话,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姜仁娜,然后低头,跟姜晓白小声说了两句话之后,便牵着姜晓白离开。

  姜老爷子和姜管家先后离开,客厅里面便只剩下姜筱橙他们几人。

  “仁娜,我们走。”

  檀悉栎冷冷的看了眼姜筱橙,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拽着姜仁娜站起身离开姜家。

  “二姐,你看檀悉栎和姜仁娜他们,当着你的面就拉拉扯扯,完全没有……”姜乐言被檀悉栎毁三观的态度气得絮絮叨叨的开始抱怨。

  “乐言。”

  担心姜筱橙会更加难过,蒋凡出声提醒姜乐言安静。

  姜乐言秒懂蒋凡的意思,闷闷不乐的闭上嘴巴:“哦!”

  “我先上楼。”

  说着,姜筱橙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客厅上楼,背影看起来很落寞,蒋凡和姜乐言两个人面面相窥,不知道要说什么,叹息着摇头。

  安静的车厢里面,姜仁娜和檀悉栎双手紧握,十指紧扣,眼里只有对方,一句话都不说。

  “悉栎,你真的会跟筱橙姐姐结婚吗?”姜仁娜小声地问道。

  檀悉栎微笑的伸手捏了一下姜仁娜的脸,说:“仁娜,我不会跟姜筱橙结婚,我答应过你,我的妻子,只能是你。”

  “可是。”

  姜仁娜欲言又止,能听到檀悉栎对她的告白,她很高兴,但姜仁娜的内心依旧不安,因为这只是檀悉栎的口头承诺,檀家的长辈认定了姜筱橙,她担心。

  “什么?”檀悉栎柔声反问。

  “可是,长辈们已经在开始挑选日子了不是吗?”

  “仁娜。”

  “悉栎,我真的离不开你。”

  一个字一滴泪,哭戏很好的姜仁娜在檀悉栎的面前,哭得梨花带泪,让人看了就很是心疼。

  姜仁娜的话让檀悉栎愣了一下,这也是他所害怕的。

  看姜仁娜哭得伤心,檀悉栎自责不已,直接把姜仁娜搂进怀里,轻声哄道:“仁娜,你不要哭了,你这样我很心疼,仁娜,我会想办法的,你放心,我只会娶你,除了你我谁也不会娶。”

  “真的?”

  “真的。”檀悉栎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认真的点头。

  “悉栎,我相信你。”

  姜仁娜在檀悉栎的怀里破涕为笑,开始幻想她嫁入檀家,姜筱橙被抛弃遭万人嘲笑的场面。

  只是,承诺总是可笑,檀悉栎的承诺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笑话。

  之后,姜仁娜每天都在幻想着檀家上门解除姜筱橙和檀悉栎的婚约,她姜仁娜成为檀悉栎名副其实的未婚妻,可她没有等到。

  姜筱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看书,突然房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下一秒,一份报纸重重的扔在她面前。

  ‘檀氏少爷檀悉栎与姜氏二小姐姜筱橙的世纪婚礼将于三个月后举行’

  这是报纸上最显眼的标题,姜筱橙和檀悉栎两人的照片占了整整一个版面,深深的刺痛姜仁娜的眼睛。

  合上书籍,把报纸看也不看的放在一旁,姜筱橙这才抬起头看向明显就是哭过的姜仁娜。

  “进别人房间不懂敲门?”

  “姜筱橙这是怎么回事?”指着报纸,姜仁娜哭着质问。

  “姜仁娜,这是最合理的,也是大家一早就知道的。”

  姜筱橙的心平气和和笑意,对姜仁娜来说就是最大的讽刺,姜仁娜彻底崩溃,扯着嗓子歇斯底里的吼道:“姜筱橙,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这么恶毒,抢走别人的东西就那么开心是吗?悉栎爱的明明是我,为什么要逼迫他跟你结婚,为什么?姜筱橙,你就那么讨厌我要把我的幸福毁掉是不是,贱人不要脸……”

  姜仁娜一边哭一边冲姜筱橙骂骂咧咧,就跟疯婆子骂街一样,她已经崩溃了,看到报纸的那一刻就崩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