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喜冬阳

第三章:相遇在那个秋天

喜冬阳 喜冬阳 2602 2018-07-12 03:01:22

  相遇在那个秋天

  费伊生命中的第一个异性是初恋。

  那是一个萧瑟的秋天,雨后的天空弥漫着一层雾气,这也是一年一度的毕业季,中考的硝烟日渐浓烈,考生们在做最后的挣扎。费伊低着头,听着踩在落叶上的脚步声,专注而漫不经心。由于是周末补课,路上行人稀少,在费伊前面一段路,有一个男孩,背着斜挎包,书包随着他的步伐有节奏地摆动。费伊看着那个摆动的书包,竟发起呆来。而这个时候,那个男生刚好回头,他们看见了彼此。

  费伊很少和别人对视,更别说是异性了。这是第一次,跟一个陌生男孩对视。她迅速地低下头,在后面走着,这个男孩最后进了隔壁班的教室,这是一个男生,当费伊他们还在上课的时候,他跟同伴已经悄悄从后门溜出去闲逛了。后来费伊知道,他叫孙君乐。他的朋友在费伊班上,常常会提到孙君乐,因为这就是平时人们又羡慕又嫉妒又恨还有点佩服的那种学生,日子很潇洒,成绩很可观。抽烟、泡妞、逃学、打架、泡网吧、上课睡觉,但人家的大名,却依然在学校成绩榜单的榜首。学校的领奖台上,总少不了他的身影,而且是一场颁奖,上去好几次。

  中考成绩出来了,费伊在人海里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自己的名字,却注意到了孙君乐,他是本届全校第一名,让人无法忽视。在费伊的眼里,这是像神一样存在的人。

  而费伊是全校倒数的学生,她总算压底线进入县城了最差的高中的最差的班级,听闻孙君乐被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级,网络班提名录取。费伊也不知道是出于差生对优秀学生的崇拜,还是因为曾经的那一眼太梦幻?总之,孙君乐这个名字就不知不觉刻在了稚嫩的心里,没人知道,大概她自己也不太察觉。本来也是不认识的人,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他不认识她,她只认识她的名字,风闻他的风流韵事。

  不过这一丝悸动,很快在高中入学的悸动中消散不见了。这一届高中入校新生730名左右,费伊是第718名入校生。她连二氧化碳方程式都不知道怎么写。

  上高中最让费伊开心的事是,离开了家,独自租房,独自生活。她想在学校呆多久就呆多久,想不回家就不回家。第一次到陌生的地方,第一次一个人生活,目前安排好一切就回去了。高中的军训结束后,高中的旅途就正式开始了。

  时间过得很快,学校组织了一次中期考试,费伊考了624分,名列前19名。这一消息震惊了班主任,同时也让母亲感到诧异。同学们问费伊,如何做到的,她说:祈祷上帝。她自己没有对这个变化感到诧异,对于费伊来说,她不过就是认真听懂老师的每一堂课,连老师的课堂闲话也记得一清二楚,课后认真完成课文习题,仅此而已,连课外辅导书也没有购买,目前留下的生活费只够吃饭。从学校第718名的差生,跳跃到前19名,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如果非要给这个奇迹找一个秘诀:心如止水,专心致志,保持祈祷。

  在这件事之前,其实还有一件改变费伊的事情。

  她开口了,开口喊“妈妈”了,隔着电话,轻轻地喊了两声。费伊妈妈当时呆住了,她太开心了,开心得不知所措,挂完电话就开始跪下感恩上帝。

  这件事的起因,是费伊的学校请了一位演讲嘉宾为全校师生演讲。时隔多年,费伊已经忘了具体内容,只记得这位老师声情并茂,现场感染力十足,费伊现场感动得眼泪不止,她发誓要记住这一天,要与父母和好,当时就在在手臂上挖了一道伤口纪念这一刻。也许对别人来说,喊“爸爸”“妈妈”是天然的事,但对费伊,这一声呼唤,却花了十多年,用了十成的力量才让“妈妈”二字冲破喉咙。这一声“妈妈”,犹如产儿的破茧,世纪言和的开始。费伊的战场开始有了希望,有了生机,有了温暖。

  在突破喊“妈妈”之后,费伊尝试喊“爸爸”,用了半年的时间,费伊学会了喊“爸爸”。

  费伊的人生像成绩一样有了起色,有了颜色。

  在后来的两年时光里,费伊成绩没有掉出过前20,一度保持在学校前10,巅峰时期是总分全校第2名。

  不过人生总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

  高三时却直线下滑,一向乖学生的费伊,开始逃学、缺考、上网、网恋、沉溺于影院,网吧。当年qq正在快速覆盖青少年,覆盖学生,每人几Q。

  费伊的反常,来自一次与他的相遇,这个人就是孙君乐。这个名字在费伊的世界消失了两年,没想到还会再见。那是一年一度的月考,费伊作为年级最8班的第一名,被安排在第一考场。孙君乐刚好是年级1班的第二名,费伊和孙君乐的考试位置是前后排。费伊看到这个名字,像触电一样惊慌。这算是暗恋吧?还是曾经记忆中的仰慕呢?费伊从来没有正面对视过他,也没说过一句话。但她还是惊慌了,

  大概正如这句话:与暗恋的自歌自舞自悲自喜自导自演相比,奥斯卡简直不值一提。这是暗恋的感觉吧,至于恋的本质是什么?费伊没有追问,也无需追问,不问缘由,不会问缘由,这大概就是懵懂的青春岁月吧。

  从此费伊开始逃离考试现场,为了逃避班主任的追问,费伊假装生病。亲爱的班主任,一直非常关爱费伊,他急坏了。但是费伊现在自我自导的情感里,自顾不暇,又怎么明白班主任的苦心呢?费伊的情绪,只有自己知道,这场一个人的戏她越导越远,她知道孙君乐喜欢上网,她便开始学习上网。她知道孙君乐,在年级1班,她便看学校的任何男生都像他。她认为他会出没电影院等热闹地点,她就常泡在里面。费伊是选择应对自我情感的方法:一方面是现实的逃避、沉默,另一方面是沉溺网络,甚至网恋。

  事实上她并不认识孙君乐呀,一句话也没有讲过。

  他有没有女朋友也不知道,他这三年怎么过的,她也不知道,也不关心吧。她的世界,一直只有自己,她还没有学会处理有别人。

  高三被费伊一混而过。

  凭着高一高二的底子,她还是考了一个上本科线的成绩。但由于心气太高,志愿落榜了,费伊最终走上复读的路。正如她高一时的:“心如止水,专心致志。”,复读的费伊,心再也回不到那么沉静的状态了。也许也与年龄的增长有关,试问哪个少女不怀春呢?只是,费伊并不会处理自己的波澜。特别是对于异性,她一点经验也没有。她18年的世界里,异性,除了父亲,大概也就是孙君乐这个陌生人了吧。

  在巨大的压力和杂念中,费伊完成了复读的一年,最终进了一所大都市的一本院校。这大概归功于班主任的监督和运气吧。有时候运气和实力一样影响着我们的轨迹。18岁的费伊,就此结束了自己的未成年生涯。将到一个陌生、更丰富、更未知的世界里去,她这艘摇摇晃晃的小船会如何前行呢?

  毕业后,她终于和他有了联系方式,他们之间见面的第一句话是。“我喜欢你”,费伊平静地说道。“可是我还不认识你呢”。孙君乐回答。“我只是想说出来而已”,费伊轻生说道。说完之后,他们各自回家了。之后到了各自被录取的大学,他与她的学校,跨越了一个中国。

喜冬阳

他与她终究会是彼此生命中的劫,关于费伊和孙君乐的故事。请关注后面更新章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