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余生,请继续被爱

第十三章 倾心

余生,请继续被爱 喜宝贝BB 2326 2018-07-12 16:43:03

  生活有太多的不期而遇,为什么不多一点温柔?

  雏菊就这样一只消失在夜色温柔之中的七星瓢虫。她很喜欢叫自己七星瓢虫,因为英文的意思是ladybug,就是一只有点短路的优雅小妇人,据说七星瓢虫是一种生态圈的益虫,真好——她以前去过英国皇家博物馆,里面的植物标本让她觉得,做人还不如做一只瓢虫一样,可以贪恋在所有的美好里面,当然这只是想想。

  他们几个女性朋友经常一起吃茶和聊天,他们觉得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沉湎期间,忘怀时间催人老。那天雏菊带着子佩在健身房玩耍。乐语和华夫在约会,他们都是知己好友,就是且以深情共白头的那种程度。

  雏菊要办一个草原音乐会,她是从英国回来的,她很喜欢唱歌,就是那个小红莓的那个女高音,苏格兰那种空灵和天籁般的声音。

  她邀请大家去装扮地点,乐语和子佩都非常喜欢,他们喜欢走在大路上边走边唱,从不忘记迎风流泪和对月欢歌。

  子佩又要抨击时事,而乐语每每乖巧的应对。她的头发太长太长了,体贴入微的轻抚她的脸颊,她几乎从不会忘记那个自信无比的自己,走到哪里都是有镜子在映照。她很简约,也很随意,随意到几乎大家都会把她忘记。

  幸福,只是悄悄滋养的狗尾巴草,他们活蹦乱跳,只是觉得无比暖心。子佩说,要教育乐语,乐语摇摇头,说,“已经折腾的够疲惫,每天忙进忙出。”

  子佩就呵呵笑笑。

  他们是一群快乐的小妇人,满足于现状,不由自主的爱着生活,有时候会无比的纵情,因为生活太过简单。韩子昭就是受不了子佩的那种自然熟,不希望她这样轻慢和调戏自己。他们缓慢的生活,悠扬的清唱,走过咖啡馆和草原,准备喝酒和唱歌。其他朋友都是坐着听他们唱歌,顺便捧场。

  习文坐在角落里,是韩子昭叫她去参加的,双方加了微信,熟络熟络。习文一直都是搞占星学的,忙得不可开交。已经年近三十,还是不谙世事一样的。韩子昭要找她占星,因为她能够治疗他。

  那天,落落寡合,没什么新鲜的事情,习文坐在角落里喝冰红茶,她在等她家里的先生,那个因为她而开始变自转为公转的的匹夫。他们一家都很奇怪,就是她先生浑浑噩噩,好像是一个不太真实的先生。她也随着他的喜好,一会儿东边一会儿西边。

  他们简直就是行走的艺术。

  那天习文叫自己家的鳗鱼先生来参加音乐会,他说他不愿意去,她就说,又有活动,抽奖或者烧烤。他也不去。他说他要休息,习文就作罢,自己披着裙子出去玩耍。就被乐语逮了正着,然后他们一群人开车飞驰在灯红酒绿里面,不能罢休。

  路边灯光摇曳,习文的眼睛像是星星一样的明亮。她最近脑海里空空如也,算占星也算的不够准确,这是她毕生的事业,就是灵媒事业,她跟随师傅学了有一段时间了,她不会放弃的。除了在家照顾先生,就是在家笃定占星,不仅是薪酬高,更加是因为神秘的不得了。

  习文还是一个后妈,她嫁给鳗鱼先生的时候,还不知道,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她放下了所有跟随了鳗鱼先生。她说,“真的是命该如此吧,感觉就是看对眼了。”

  鳗鱼先生是她的唯一,也是独一无二的,虽然不修边幅,而且爱狂骗人,可能是因为太会包容她的犀利的眼神,让她始终无法忘怀,最终还是觉得只有他才能保护自己吧。

  她不爱说话,一说话就说错,只有鳗鱼先生可以保护她。所以走到哪里,都是她不轻易发表意见,怕说的太一针见血就得罪人,这样不好。

  那天他们在音乐会里面玩耍。非常尽兴,还有那种慢摇和ROCK。大家都是想要听雏菊,唱歌。

  雏菊非常安静,唱歌的时候声音高的不得了,好像是一种内心独白。她的歌声总是让人陶醉在记忆的河流里面不能自拔,你都不知道她这样的期期艾艾是怎么搞出来的,总之就是如此。她低头的时候,卷发都能够垂到耳边,像是一只猫咪。慵懒的蓝色的酒吧灯光下面,她穿着那种连体裤,好像是一抹蓝色的光芒。

  她就是这样一个活在夜色中的温柔。

  那个安德森是被子佩邀请来的,他们合伙坐在那个酒吧里面,听雏菊唱歌。她的脸色非常奇怪,因为吐了脂粉,像是一座灯塔遥遥相望,却找不到方向。她只有依偎在自己的医生身边,才能感觉到生命有了寄托。

  他们不停的听她唱歌,然后玩牌,除了她还有其他几个叛逆的歌手,是北方过来的,他们带着吉他,唱着冬天的树,还有袈裟之类的。还有西藏那种梵文。

  雏菊什么都会,她缠着自己的声音根本不能罢休,有时候情怯的好像是故乡门口的一缕青烟,完全不能忘记她的存在,却也感觉不到。

  他们唱歌,然后嗑瓜子,子佩是话痨,她还喜欢肌肉男,又爱唠叨。老于不去酒吧,她就更加放肆,每天都是少女心,依然不忘记尝试各种新鲜有趣的事情。

  另外就是乐语和华夫也坐在角落里,他们比较年轻,都是有为青年,乐语也会唱歌,唱那个欢乐颂,或者是她会跳古典舞,别看她小小年纪,她会唱鳟鱼,特别奇怪吧。

  这里很多人都是因为这种温存的气氛而选择走在一起的,他们散乱的背包,被切割在散乱的时间里,所有的抱怨和防空,都是一种因果循环,他们默不作声的承受着城市如荼的压力,就算是窒息也在所不惜。

  没有什么是真的,或者假的,大家都彼此珍惜经历的所有,而且都定居在这里,喜欢这里的一方水土,不会罢休的爱着和眷恋着。说到底哪里是故乡呢,就是那个你爱着爱着,就留下来的地方。

  那个带你来的人还在吗?

  我还在这里等你,

  你知道吗?

  你还好吗?

  那个可爱男孩子?

  雏菊一刻又一刻的循环歌唱。好像是循环的歌声在寻找触电的点。这是很多人的盲点,他们因为不懂而感到幸福,而有一些女人,是因为懂得,才感到幸福。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幸福,一种叫做伤害,另一种叫做悲哀。它们被分别切割成了不同的对立面,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城市的角落里。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瞬间,

  请不要忘了穿上你那

  浅蓝色的衬衣,

  那个等我回家的你,

  是否还站在原地

  ……

  歌声好不动人,大家喝着鸡尾酒,都觉得微醺,还有一大片植物都杵在那里招摇,动不动召见了人们的一丝丝虚伪和一丝丝羞赧,其实这都无所谓,还有一大片的热带植物,它们都叫做别来无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