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七十三章

鳏寡 寐人雨 4913 2018-10-01 12:05:00

  老徐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徐江经常过来照看房子。

  这些天二叔来过两趟,看老徐还没回来就走了。

  老关来过电话,说等老徐回来要过来跟他坐坐。

  还有,那位张校长又来了一次,看老徐不在家就没好意思进屋,在门口跟徐江说了几句话,他说他已经有目标人选了,应该很快就能有新老伴了,让徐江转告老徐。徐江挺欣慰,老爸的人缘很不错嘛,得这么多人挂心。

  手机响了。

  是大哥打来的。

  “我们跟爸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到家了。”徐洋说。

  “好,我在家等你们。”

  挂了电话,徐江赶紧出门去买菜。

  家里冷清了许多天,今天中午是该热闹热闹了。

  徐江打电话通知路璐把孩子带过来,又打电话通徐海中午也过来,一家人该聚聚了。

  有了人家里才有生气,特别是有小孩子在,家里顿时显得热闹起来,毛毛也有些日子没来爷爷这儿折腾了,满地乱跑,开着他的车跑屋子乱窜。

  一伙大人看着孩子乐呵呵的,这家里的热闹劲儿全靠孩子了。

  “他们到了。”沙敏趴在窗台上望着外面说。

  几个人凑近窗口,看徐洋的车开这来。

  “路璐看着毛毛,二嫂帮我看着锅里的菜。”徐江说完,解下围裙,和徐海下楼去迎接老爸了。

  路璐抱着毛毛站在窗台上,毛毛叫着:“爷爷,爷爷。”

  刚从车里出来的老徐听见喊声,抬头看,冲着窗口笑着摆手,“哎,宝儿。”

  “爷爷,爷爷。”

  不只孙子,还有儿子、还有儿媳,一大家子人都在迎接自己回家,老徐心里顿觉温暖。

  进了屋,回了再熟悉不过的老窝,老徐心中总算踏实下来了,在哪儿都不如在自家草窝里舒坦。

  “爷爷!”毛毛扑过来。

  老徐抱起沉甸甸的小孙子,笑得开心。

  “爸回来了。”路璐笑着说:“累了吧?”

  “回来了,爸。”沙敏说。

  “回来了,好,好。”老徐点着头,微笑着看看大伙,每个人脸上都是温暖的笑容,那是家人的笑容,只有回了家才能感受到。

  这个大家庭依然和睦,依然温馨,人人心里都还有自己这个老头子,老徐鼻子微微发酸。

  “准备吃饭吧。”徐江端上来热气腾腾的一大盘鱼。

  “爸,喝一杯吧。”徐海笑着提议。

  老徐道:“好,爸今天高兴,喝一杯。”

  家常饭比在任何地方跟任何人吃过的盛宴都让人觉得舒服和心安。

  一桌香喷喷的饭菜,一场把酒言欢的家宴。

  老徐有些醉意了。

  看老爸喝好喝好了,路璐提议:“对了,爸,明天见见保姆吗?趁大哥大嫂也在,咱们一起跟保姆见个面,看看她怎么样,大伙都帮着参谋参谋,爸您觉得怎么样?”

  在座的所有人都看着老爸,耐心等待老爸的答复。

  “行啊。”老徐一口答应。

  既然孩子们都给安排好了,那就别辜负了孩子们的好意。

  既然新的生活总要开始,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第二天,全家人都在座。

  按照约好的时间,张夷的儿媳妇带过来一个人,就是之前给老徐提过的保姆人选。

  “咚咚咚”三响敲门声。

  路璐赶紧起身去开门。

  老徐充满期待地望望门口。

  “快请进来吧。”路璐笑着把人让进屋里。

  大伙起身客气相迎。

  看到坐着的满满一大家子人,来人双手握在一起,眉低顺眼,拘束地站在客厅一角。

  “坐吧,都坐吧。”老徐说完落座,大家也各自坐下。

  “坐吧,来来来。”路璐请两位客人落座。

  王茜端上两杯热茶,笑着招呼:“喝茶吧。”

  放下茶杯的间隙,王茜打量了打量坐在沙发上的陌生女人,半长不短的头发,细长的眼睛,鼻子挺大,嘴挺厚,厚实的嘴唇却包不住跃跃欲出的龅牙。

  呃,王茜心底重叹一声。

  拿王茜的标准来看,保姆这相貌,别说“好看”了,连“能看”都谈不了,准确地说只能用“丑”这个字来形容。

  王茜一直在说服自己:看优点,看优点。她这外貌上还有什么优点?好吧,老实。王茜终于想到了“老实“二字,看起来还算个老实人。不过老实这种品质有时也不是一目了然。

  王茜再看看介绍人,在心里狠狠剜了她一眼,你这介绍人是怎么当的,瞧那保姆给找的,丑死了,搁你们家你们老头要吗?看没看就给带来了?真是。

  王茜坐下,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热茶,她看了看徐洋,徐洋看了看徐海,大家依次互视了一圈。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差强人意。

  跟王茜相比,路璐更宽容一些,她觉得还行吧,看得过去,中规中矩。

  儿子和儿媳妇们悄悄把目光移向老爸,老爸脸上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路璐轻微点点头,心里松了一下,哦,还好,老爸的沉默应该代表不反对。

  头一次见面,老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人的身份是保姆,老徐是应该拿自己当东家当老板来问她话吗?自己还真不会这些,不会搞面试这一套。虽说从前也是当领导的,但那是从前了。

  张夷的儿媳妇看看这情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从道理上来说,自己带来的人嘛,也应该先主动介绍给人家,她咳咳两声,扯出一脸笑容,于是笑着说:“那,这样,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儿吧,这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她姓杨,叫杨彩凤,我叫她表姑丈。我就简单说说情况吧,说得不全的,表姑你可以补充啊。我这表姑今年六十岁了,前年呢,我那姑夫走了,我表姑一个人在乡下生活,家里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孩子们都去外地打工了,乡下就她一个人,她也怪寂寞的。前一阵子听路璐说,徐叔这儿需要个做饭的人选,我就想起了我这表姑来了,情况大概就是这样,所以今天呢,我就把人带来给徐叔看看。”说完看了看大家的表情,又扯出一脸笑容。

  徐洋三兄弟只是轻轻点头,点头只是表示听明白了刚才的介绍,至于要不要留不留下她,最后的决定权还有老爸手里。

  “表姑你自己再说说?”张夷的儿媳妇笑着问杨彩凤。

  杨彩凤笑了笑,双眼眯成两条极细极细的缝,厚实的嘴唇动了动,说:“哦,我,我没什么要说的。”

  张夷的儿媳妇笑笑,对老徐说:“那,徐叔您看?”

  所有人的目光又齐集于老徐脸上。

  路璐看着老爸,老爸倒是表个态呀。

  “哦。”老徐点点头,双手开始揉搓膝盖。

  老爸不表态,兄弟三人也不开口,大家就这么沉默着也不是回事,东家总得有人说话吧。

  王茜笑了笑,跟杨彩凤随便拉起了家常:“孩子们都成家了吗?”

  杨彩凤照实回答:“哦,都成家了,孙子外孙也都上学了。”她说着两只手握在一起来回揉搓。

  王茜看出她紧张,笑笑,“哦,那挺好的。”

  “哦,我婶子家的孙子外孙学习都挺好。”张夷的儿媳妇补充道。

  老徐没出声。

  王茜看看老爸,笑了笑说:“爸,那就明天开始吧,行吗?”

  老徐点点头,只说:“行。”

  王茜又看向徐洋兄弟三人。

  徐洋点头,那意思是:你说行就行了。

  徐海看老爸同意,自己当然没问题,“好,明天过来吧。”

  路璐看看徐江,徐江点了个头,没说什么。路璐说:“我们没意见。”

  王茜笑笑,对杨彩凤说:“哦,姓杨是吧?那我们就叫你杨姐吧。那这样,从明天开始,过来试着做做饭?你们看呢?”

  杨彩凤还没来得及张嘴,张夷儿媳妇的话已经脱口而出:“行行,没问题大嫂,明天一早就过来。”

  王茜说:“路璐也跟你们说过了吧,我们找的保姆,是需要二十四小时照顾我爸的,得买菜、做饭、打扫、洗衣服,家里的事儿多着呢,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记得提醒我爸吃药,一天三顿药,千万不能马虎,得是个细心勤快人才行。”王茜是直性子人,有些该说的话必须得在一开始就说清楚。

  杨彩凤抬眼看了看王茜,又赶紧低下头,点点头说:“嗯,我知道,放心吧。”

  杨彩凤的样子看上去的确挺老实,也或许是因为今天人多有些怯场,她两只手一直紧紧握在一起。

  王茜继续,“工钱的事跟你说过了吗?”

  杨彩凤点点头,“啊,说过了。”

  “嗯,那就好,说实话我们给的工资不低了,所以你可得尽心尽力地把我爸照顾好。要是干得好呢,以后工资可以逐年增加,但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干得不好,让我爸不满意了,我爸受委屈了,那咱们就得公事公办,你们说是吧?虽然咱们是邻里街坊,你们又是亲戚,但一码归一码,你们说是不是?”王茜一字一句都是原则,把道理和规矩明得明明白白。

  张夷儿媳妇赞同地点头,“嫂子说的是,咱们工作就是工作,这个我们清楚,我这表姑她也明白。”

  “我明白,我明白。”杨保姆赶紧点头回应。

  保姆不多话,这让王茜还算比较满意,再看看这人,丑是真丑,丑得王茜直撇嘴,不过看着还算老实巴交,老实人比较让人放心。

  不过就是个保姆,王茜心里忍了又忍,才把保姆的的长相放到了其次,她只要能做好饭、能打扫干净屋子、能把老人照顾好就行了。

  张夷儿媳妇对杨彩凤笑笑,说:“行,那我们回去收拾收拾,明天上班?”

  王茜笑着说:“那行,那就这样。明天咱们见,来试试工。”

  张夷的儿媳妇先起身,杨彩凤也赶紧起身。

  张夷的儿媳妇笑着告辞:“那,徐叔,哥哥嫂子,我们就先走了。”

  大伙起身,客气几句。

  老徐点头相送。

  送走了即将上任的杨保姆。大家回身坐定后,又把目光聚焦在老徐身上。

  “爸,您觉得怎么样?”作为大儿子,徐洋先开口问道。

  老徐面无表情,双手揉搓着膝盖,眼皮也没抬,说:“嗯,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这是凑合的意思啊,大家面面相觑,是不是老爸觉得不满意?

  但是手头没有第二人选了,暂时没得挑,只能让杨保姆先来试试了。

  “那,如果爸同意的话,就让她先来试试?”徐洋小心寻问老爸的意思,“让她来试两天?您看行吗?看看她称职不称职,如果不行咱们再换人。”

  “嗯,你们看吧。”老徐依旧面无表情地作答。

  大家再次面面相觑,老爸的这两句太过简短且无态度的回答让大家心里没底。

  一场面试结束。

  吃罢午饭,安顿好老爸,徐海留在家陪老爸,其他人各自散了。

  徐洋和王茜急急忙忙开车回京,依依一个人在家他们一直担着心。

  回程路上两人一直在探讨老爸的心态。

  “你说爸是什么意思?”王茜脑子里一直在琢磨老爸的表情,“看不出来爸高兴不高兴。”

  “好好开你的车吧,我看你一路上净走神了。要不我开?”徐洋说。

  “这不和你讨论事呢吗?你觉得爸对保姆满意吗?”王茜说。

  徐洋轻轻摇摇头,说:“不清楚,依我看,爸好像是不太满意。”

  “嗯,是吧?我也觉得爸不太满意。”王茜摇摇头,“哎呀,那保姆的脸实在是没法看,难怪爸不高兴,我都受不了,怎么介绍了那么丑的一个女人?”

  徐洋说:“你呀,你就是外貌协会的,她无非就是个保姆嘛,难看好看无所谓,会做饭会干家务就行了,不用那么高的要求。”

  王茜侧过脸白了徐洋一眼,“要求高?高什么高?这就要求高了?你对什么都没要求,什么都好说话,你这叫不负责任。”

  “拉倒吧,净给我扣帽子,你就这么想,丑点儿也好,省心,长得好看的事儿多。”徐洋说。

  王茜看看自己老公,笑了,“原来你这么想的?也算一个有点儿水平的见解,呵呵,没看出来啊。”

  “切,你以为就你聪明。”徐洋懒得理王茜,闭上了眼睛。

  王茜呵呵一笑,瞅了瞅自己这一棍子不出个闷屁的老公,“行,睡会儿吧。”

  路璐跟徐江回了家也嘀咕,“哎,这保姆找是找来了,不过,你看爸的意思,是不是不满意啊?爸这回的态度挺难猜的。”

  徐江说:“嗯,我不太清楚。”

  “要是满意,脸上至少应该有个笑容啊。”路璐还在揣测,“爸看见保姆就一直没露个笑脸,哎呀,肯定是不满意啊。要不咱们再给找找吧,要是这保姆的到来反倒给老爸添了堵,那就不好了。”

  徐江说:“嗯,再看看,明天她也就是来试试吗?也不一定就留下了。”

  路璐说:“我现在心里挺不舒服的,这人是我给找来的,这人长得吧,又不好看,怪我,之前我也没见过,是我疏忽了。”

  徐江说:“咳,不用内疚,把人找来就不错了,她就是一保姆吗,长相不重要,能伺候好东家才是正经事。”

  虽听到老公宽慰自己,路璐还是摇头自责,“那我也觉得不好,刚才我悄悄观察爸了,那保姆没进来之前,爸是满怀期待的,脸上一直有笑容的,可自从爸看见保姆,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真的。第一眼看见她,就让老爸满怀着的期待都破灭了,我猜,那应该是因为她长得不入老爸法眼,说实话,她长得确实是不怎么样,唉,还是怪我没把好关。”

  徐江拍拍路璐的背,继续安慰,“行了行了,你想多了。”

  “看来这女人的长相,还真是杀伤性武器。”路璐小声地念叨着。

  怪不得自己老爸第一次相亲回来,那失落那难受,一直对介绍人骂骂咧咧,看来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尤其是男人,永远都在看女人的脸,不管这男人多大年纪,女人那张漂亮的脸永远是他们的首选。就连毛毛那小屁孩从幼儿园回来,有时也会念叨哪个女老师怎么怎么好看,哪个女生眼睛大什么的。

  哼,男人啊,从三岁到八十,都是一个心思。

  晚上徐海陪老爸在家。他躺在床上听见老爸鼾声起伏,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

  明天保姆就来上任了,保姆入住以后,就不需要自己来陪老爸了。

  老妈离开的那天恍如隔日又恍如隔世。可不管怎么样,老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从明天起老爸的生活就要进入另一种新模式了,另一个时代即将开启。

  第二天清早,徐海独自一人在老妈的坟头前久久伫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