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七十一章

鳏寡 寐人雨 3009 2018-09-29 12:00:00

  看看表,十一点了,老郭提出该回家了,他批评徐海说:“这连家都没回,连老婆的面都没见,就来跟兄弟喝大酒,这可是不对的,再要是过了夜里十二点还不回家,恐怕弟妹就又该发飙了,其实也不赖弟妹,是你过分了。”接着继续教育徐海:“这女人哪,就是小心眼,不过小心眼也是出于她们对男人的爱和关心,呵呵。”

  徐海咧嘴一笑,笑老郭肯定是被自己老婆洗了脑,不然这怎么也不像从他这个大男人嘴里说出来的话,竟然还拿这话给别人上课。

  徐海打了半天代驾的电话都没打通,醉眼微熏地眯起双眼,纳闷地看着手机了,怎么回事?

  越不顺的时候就更是什么都不顺,平时响一声准接的电话今天死活打不通。

  老郭说他本来还等着借徐海的光回家呢,这下可好,联系不着代驾了。

  老郭醉意十足,笑呵呵地非要女老板亲自过来结账。

  玫瑰款步而来,莞尔一笑,出示账单给老郭看。

  徐海眯着眼看了玫瑰一眼,说:“嗯,给我吧,我来买单。”

  玫瑰递过去单子,微微一笑,说道:“二位都喝好了吗?”

  “好了,不过就是打不通代驾的电话。”老郭说:“我们这德行怎么开车回家啊?再打不通我们只能走回去了。”

  “哦,要不让我们的服务员送送你们?他们都会开车的。”女老板热心道。

  “要是老板能亲自送我们才好呢。”老郭真是喝高了,喝高了才敢才好意思开这种玩笑。

  “呵呵。”玫瑰抿嘴笑笑,说:“店里实在走不开,郭局你也看到了,我实在抽不开身,以后有机会一定为二位亲自代驾。”

  “老郭瞎说呢,我们自己能回去。”徐海还在执着地拨打着代驾的电话,一边拨了边念念叨叨:“他怎么就打不通了呢?怎么回事?每次都好好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好了好了,别打了,这么执着。”玫瑰示意徐海停止跟手机之间的纠结,笑了笑,叫旁边的服务生:“小张,你帮我把这两位客人送回去吧,他们住得也不太远,开他们的车。”

  “好嘞。”服务员回答。

  “那我们得付给人家代驾费啊。”徐海使劲儿地往大睁眼睛,可眼皮像是灌了沙子一样沉。

  “不用你们出钱。”玫瑰嘴角一扬,笑笑说:“我给小张算加班费。”

  “嗯。”老郭竖起拇指,“老板娘够慷慨。”

  “行了,快送他们回去吧,都喝的不少,回去快休息吧。”玫瑰说。

  “走了,回家了。”老郭猛地站起来,“晕,晕啊,嗯,真有点儿晕了。”

  “郭局这酒量退步了吧?才这点儿酒就这样了。”玫瑰笑说。

  “嗯,退步了,老了,不行了不行了。”老郭说。

  “哪儿就老了?郭局净说笑了。快回家吧。”玫瑰说。

  “好,谢谢了。”徐海说着,跟老郭两个人脚步踉跄地走出玫瑰酒吧。

  女老板朝他们轻挥玉手,微笑着伫立在门口目送他们。

  服务生开车的技术真不赖,稳当快速,先把老郭送回了家,扶上楼,然后又把徐海送到家。

  把徐海扶上楼,徐海正掏出钥匙开门,沙敏听到门锁转响的声音,打门出现在了门口,一看到徐海这个鬼样子,她一脸不悦,“上哪儿鬼混去了?喝成这样?”

  服务生朝沙敏微笑致意,把一包东西递到徐海手里,交代说:“这是我们老板特意送您的醒酒茶。”

  徐海醉笑着接过来,“哦,谢谢你们玫瑰老板啊。”

  沙敏在一旁听着,一脸嫌弃。

  “好,那我走了。再见。”服务生离开了。

  徐海一脸醉意,手里提着醒酒茶,咧着嘴乐,“哼,这服务员多好,训练有素。”

  “行了,快进屋吧。都几点了?”沙敏催促,表情从一脸嫌弃变成了黑脸一张。

  徐海醉眼惺忪地看了看沙敏,明明是看见她了,却又像没看见,他什么也没说,进屋,换鞋,然后进洗手间,“呯”的把门关上。

  沙敏望着徐海放在桌上的那包醒酒茶就来气,什么玫瑰老板,什么玩意!心里极其不爽,自己老公居然连家都不回就先跑去了酒吧,喝醉了才知道这里有个窝能睡觉,这才想起来回家了。这家到底对他来说算什么?自己这个当老婆的对他来说又算什么,一文不值吗?哼,宁可出去花天酒地,不愿意回家看老婆一眼,这日子过得还有什么意思?

  沙敏越想越气,越想越寒心,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地都为什么呀,真是白瞎了,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伤心气愤地转身进卧室去了。她一句话都不想跟徐海说。

  徐海冲了个澡,然后就一头扎到床上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阳光刺眼,徐海眯起眼睛,脑袋沉沉的,他揉揉头,从床上爬起来。

  家里静悄悄的,沙敏早已不在家了。

  徐海走到餐厅,餐桌上只有沙敏吃过早餐后没洗的盘碗,乱七八糟地堆放在那里。

  沙敏并没有为徐海准备早餐,不光没为徐海准备,连自己吃剩下的脏碗筷都不收拾,这让徐海大为恼火,走到餐桌旁冲着椅子就是一脚。心里骂骂咧咧,怎么娶了这么个不是东西的媳妇。

  沙敏昨天气呼呼地睡了一晚,她是自己在另一间卧室睡的,一看徐海那个醉醺醺的鬼样子,一想起他连家都不回就去喝酒的死样子,沙敏真想给他两耳光。

  昨晚徐海洗完澡往床上一躺便呼呼睡去。沙敏心里的火腾腾的,冲他腰上来了一脚,然后就自己去另一卧室睡了,不过还是给徐海盖一条毯子。

  第二天早上起来,沙敏的气还没消,故意不给徐海做饭,只做了自己的早餐,故意不收拾碗筷就出门了,她冲着还躺在床上的徐海翻翻白眼,让你也尝尝不爽的滋味。

  沙敏要是看到徐海刚才气得猛踹椅子的那一脚,她一定偷着乐呢,目的达成。

  徐海生气生归气,可踹完了,还得把椅子亲手摆放好,把餐桌上的碗筷收拾进水槽里,气哼哼地洗干净,然后随便吃了口东西,就出门上班去了。

  沙敏过了八点半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没人接,猜想徐海应该是上班去了。

  其实沙敏这个人,不管她做了什么让徐海生气不爽的事,她心里总还是有徐海的,关上门两人还是一家人。

  徐海单位离家不远,因为脑袋还疼,所以他没开车,步行去单位上班。

  在单位大院里,老郭刚停好车下来,看见徐海拉着个脸来了,就知道昨天他回了家媳妇肯定没给他好脸色看。

  “哟,今儿没开车啊?”老郭笑着问。

  “嗯,没开。”徐海面无表情地回答说。

  老郭走近徐海,小声问:“昨天回家没事吧?”

  “哦,啥事都没有。”徐海依旧面无表情。

  老郭笑了,“怎么看都不像啥事都没有的。吵架了?”

  “没有,我才懒得跟她吵呢,我嫌累。”徐海这话算是真话,他真的是不想跟自己媳妇说一句话,这一段时间怎么看沙敏怎么难受。

  “呵呵。”老郭轻轻一乐,“没事就好。要有事就说出来,别放在心里。”

  “真没什么事,家里不就那些破事吗?懒得说,凑合过吧。”徐海这句也是真心话,反正现在孩子大了,老妈走了,老爸两耳不闻烦心事。自己也就无所顾忌了,实在逼急了,徐海就来真的,说离就离。

  “哎。”老郭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拍拍徐海的肩头,劝道:“老弟,往好的方面想想,啊,老琢磨着不好的,那事儿就大了,越想她越不是个东西,那就剩下吵架打架了,你说对不对?小沙也有好多优点啊,是不是?我媳妇经常夸小沙工作很勤奋努力呢,你呀,别因为之前过去的事老耿耿于怀了,过去的就过去吧。她总的来说对你不错,人嘛,有时候办错事也难免,好好谈谈有些事就算了吧。”

  徐海苦笑了一下儿,“老郭,你真是个好人,心地善良,要不是有你我早离了。”

  老郭笑笑,在徐海肩膀上拍了两下,“老弟。行了行了,走吧,上班了,振作点儿。”

  两人走进单位大楼,闲聊也就结束了。

  进了工作大楼聊的话题就都是工作了。

  徐海是个工作态度认真的人。

  沙敏这天没上班,去了妹妹那儿。因为她老妈又不舒服了,她妈是三天两头的这儿难受那儿难受,一难受就找她们姐妹俩,就得让她们带她上医院,不管是头疼了还是猫抓了,反正都得上医院,医院是个好地方,沙敏她妈只要找她,不是为了看病,就是为了看病跟她要钱。

  对沙敏家的事,徐海一开始很热心,只要丈母娘病了就忙着跑前跑后,哪知丈母娘没完没了,最后他烦了,不管了。天下还有这样的丈母娘,不是来要钱,就是在来要钱的路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