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九章

鳏寡 寐人雨 3997 2018-09-27 12:05:00

  车子很快驶入高速。

  徐洋来电话,问老徐走到哪儿了。

  老徐说:“刚上高速了,得三个小时吧,等快到了给你打电话”

  徐洋嘱咐路上小心。

  “好嘞好嘞。”

  老徐挂断电话,回想起这些天的海滨之旅就这样结束了,突然有些怅然,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徐海看老爸合上了眼睛,“爸累了?”

  “哦,有点儿。”

  “累了就睡会儿吧。盖着点儿衣服。”

  老徐把外套盖在身上,闭着眼,迷迷糊糊一会儿就睡着了,睡梦里老伴儿出现了,老伴跟他一起在海边散步,跟他聊了好多话。

  徐海的手机铃声把老徐从梦境中带了回来,阳光太强,老徐使劲睁了睁眼睛。听徐海正在打电话。

  “路上呢,开车呢,有话一会儿再说吧。中午就到北京了。”

  电话就挂断了。

  “是不是单位有事啊?”老徐睡眼惺忪地说。

  “哦,不是,是沙敏。”徐海说:“她问咱们到哪儿了?”

  徐海撒谎了,沙敏打电话又质问他调工作的事,他不想跟她说,更不想当着老爸的面跟她吵,随便说一句就挂断算了。

  老徐具体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事,以为沙敏就是打来电话问问行程。

  “一会儿到了大哥那儿,爸就住两天吧。我下午先回去了。”徐海说。

  “你也住两天吧,咱们一起回去。”

  徐海一笑,“不了,我把爸送过去我就走了,等爸想回家的时候我再来接爸。”

  “哦,也好。要没什么事你也待两天多好。”

  “还是不了。”徐海一是怕麻烦哥嫂,二是因为之前老妈的事和哥嫂也有些不痛快,还是避着的好。现在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不同于小孩子,吵吵打打一会儿就和好了,人长大了心就深了,一旦有了矛盾误会难消除。

  “哦,那你看吧。你安排好就行了。”老徐说。

  “爸不是说还想去CD吗?打算怎么安排呢?”徐海说。

  “哦,在你哥这儿待两天,然后回家,完了想去再说吧,反正有的是时间,想去就去了,想去哪儿现在就算是个机会吧,以后我也不想出门了,老了,跑不动了。”老徐说。

  徐海清楚,爸已经开始准备在家养老了。

  “嗯,行,爸安排就行了,爸说什么时候去咱就什么时候去。”徐海永远是这样,只要老爸开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徐洋和王茜一大早把闺女送去上学,然后便开始为迎接老爸做准备,两人跑到菜市场逛了半天,买了大一堆菜,王茜是个细心的儿媳妇,老徐爱吃什么早已经了然于胸。

  荤的素的炖的炒的凉的各种,准备了一大桌子。

  午饭之前。

  老徐和徐海经过长途奔波,终于到达了徐洋家。

  徐海把三叔买的大螃蟹搬上楼。

  徐洋和王茜在电梯口恭候。

  看见旅途劳顿的老爸平安到家,徐洋才放心。

  王茜笑道:“爸,快来。路上辛苦了”

  自从徐洋搬到北京,老徐第一次来大儿子家。

  家里装修得很不错,像模像样的。

  王茜带老徐四下看了看。

  进了餐厅,老徐一眼看见满满一桌子肉菜就开始犯愁了。

  又是肉。

  既然都到儿子家了,老徐就不客气了,笑着直接问王茜,“有没有白菜豆腐?”

  王茜呵呵一笑,“有,爸,在锅里呢,想着这些天估计你们净吃肉了,就知道您就想吃白菜豆腐。”

  “还是小茜啊。”老徐赞叹。

  这大儿媳妇就是不一样,懂事细心。

  “嫂子,箱子里是螃蟹,蒸了吃吧,活的,一早才买的。三叔送的。”徐海说。

  王茜高兴道:“哦,是吗?有螃蟹,好啊。行。给我吧,我来弄。你们快歇会儿吧,茶几上有茶水,喝点儿茶,休息休息,开了一路车,累了吧?这些天都是你一个人陪着爸照顾爸,受累了啊,快歇会儿吧。”

  王茜的一番话让徐海心里暖烘烘的。

  “不用我帮忙吗?”徐海站在厨房门口说。

  王茜摆手,“不用不用,你快去快去,你们都不用管厨房的事。快聊天去吧,看看电视,茶几上有切好的水果。”

  “那好。”徐海笑了笑,离开厨房。他盼着大家能尽释前嫌。

  “爸中午喝点儿白的?”徐洋问。

  “好啊。”老徐虽然坐了三个小时车,但精神很好,对喝酒的兴致还是很高的。

  “我不喝了。”徐海说:“下午还开车呢。”

  “下午你要出去啊?”徐洋问。

  “哦,下午我就先回去了。”徐海说:“单位那边明天有点儿急事,我下午得赶回去。”

  “有事啊?”徐洋说:“那你安排吧,本想让你住两天的。”

  “嗯,等爸回去的时候我再来接。”徐海说。

  “你就别跑了,到时候我送爸回去吧。”徐洋说:“我也想回家看看。”

  “那也好。那我就不再过来了,我就在家等着爸。”徐海说。

  “对了,老三那天来电话说,小路手头有个想当保姆的合适人选,我看等爸回去的时候可以见见了。”徐洋说:“现在老妈的百天也过了,我觉得爸可以考虑一下儿这些事了。”

  老徐点点头,“那也行,那回去见见吧。不过路璐他们倒没跟我提过,她有没有说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也是大概听了两句,听说是个农村人,挺老实的。”徐洋说:“一会儿让王茜再详细告诉爸,小路是打电话跟她说的,详细的情况问问她吧。”

  徐洋家的事都是老婆做主,什么事也都是老婆操心,他本人只顾上班挣钱,别的事都不太管。

  “哦。”王茜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从厨房走过来,“小路说的那个人,是路叔新找的老伴儿的儿媳妇的远房亲戚。”

  王茜并不认识张夷,只得解释这么一大堆。

  这句话太复杂了,老徐先得三个字三个字的断开,然后琢磨了半天才弄明白。

  “呵呵,这么绕,原来张夷儿媳妇家的亲戚。”徐海笑笑说。

  王茜笑笑,“是啊,我也是想了想才弄明白这关系的,小路说了,这个人很本分,老实巴交的。”

  “哦。”老徐沉思着点点头。

  “爸,咱找保姆,第一,肯定得人品好,对吧?我觉得这是首要的,得让咱们都放心才行,第二,人得善良。爸这么谦和善良的人,可不能找个厉害茬,到时候爸又不好意思说她。咱就找个善的。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来路还算正经,好歹是个知根知底的人。”王茜说。

  “嗯,不过这也够远的了,知道多少根底也未必吧。”老徐说。

  老徐对什么知根知底没兴趣,知根知底就是好人了?就真的可靠了?在他看来未必。

  “那个人是农村的,条件肯定差点儿,爸可能得将就将就了。听说她家老头去了一年多了,她没有经济来源,就想出来打工当保姆挣点儿钱。小路是跟我这么说的,我就这么转述吧。”王茜说。

  “哦”,老徐忽觉有些不满,“没经济来源就想往我这儿塞,我也不是扶贫的啊。”

  三个人听老爸这语气是不太乐意。

  “爸,咱先看看,爸不想要这样的咱们就再找嘛。”徐洋劝老徐:“您说是吧?爸。咱也不用生气,保姆嘛,不行不合适的就换,再找,是吧?”

  “嗯,回去再说吧。”老徐这话就算是结束语了,这事就讨论完毕了。

  “行,咱们先吃饭吧。”王茜说:“菜齐了,洗手吃饭吧,边吃边聊。”

  老徐在洗手间洗手,边洗边心里愤愤:什么嘛,我又不是做慈善的,没工作没钱,就塞给我当保姆,他们也真是有意思。

  “爸,快来吧。”

  听见王茜叫自己,老徐才走到饭桌前坐下吃饭。

  “来,爸,喝一杯吧。”徐洋说。

  老徐苦笑,“这些天净喝酒了。”

  “哈哈,想到了,三叔肯定天天都是海鲜大餐伺候着吧?”徐洋笑着说。

  “唉,可不,好吃是好吃,可说实话真是吃不动了,吃得我都怕了,就想吃白菜豆腐,还是王茜了解我这老头子啊。”老徐向王茜致谢。

  “大吃大喝了整整一个星期,这胃还真有点儿受不了了。”徐海说:“别说爸了,连我都快吃不消了。”

  “呵呵,那吃点儿素的吧。”徐洋说。

  “我三叔肯定不让爸走吧?”王茜说。

  “是啊,不让走,非说让我在他那儿养老呢。眼泪汪汪的,舍不得我走。”老徐说。

  “三叔跟爸感情最深,说实话三叔是个有良心的人。”王茜说。

  “总的来说不错吧。”老徐说:“怎么也不让走,弄得我挺感动的。”

  “他一流眼泪,弄得我都想哭了。”徐海笑着说。

  “三叔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徐洋说。

  老徐点头同意。

  老徐和徐洋喝着小酒,跟孩子们聊得开心。

  对于老徐来说,回了儿子家比在兄弟家自在一些。

  吃过饭,徐海就开车走了。

  徐洋扶老徐进卧室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酒精的作用,老徐一闭眼又看见了老伴儿,老伴儿跟他说:老头子少喝点儿吧,这岁数了,还当自己是小伙子呢。老徐听了这话笑了,一直笑,闭着眼睛笑出了声。

  王茜跟徐洋看老爸睡着了,关上门,才到另一间卧室休息去了。

  王茜跟徐洋小声说:“你看看爸,不愿找条件差的保姆,其实只是一个保姆,管她呢,能做饭能打扫屋子不就行了吗?你看出来了吗?爸那意思还是想找老伴儿,不想找保姆,虽然表面上同意咱们给他找保姆,其实心里不乐意,人家就是想找个老伴儿,而且是那种志同道合的老伴儿,我听小路说过,爸心里原来是有目标人选的,就是小路她大姑,以前跟爸是同学,也没老伴儿了,爸有那意思,不过小路悄悄问过她大姑了,人家不愿意再走这步了。小路聪明,这事就没再跟爸提起,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其实爸自己也想过,小路的大姑可能不愿再走这步了,要走这步棋她也不会等到现在。爸也就没好意思把这件事正式提出来。后来咱们都说给爸找个保姆,爸也就凑合答应下来了,但心里其实是不太情愿的。”

  “爸都这岁数了,确实不适合再找什么老伴儿了,找了老伴儿,将来问题会很多的。咱们家庭会议不都开过了吗?爸亲自表态说就找个保姆啊,说明爸自己想得很清楚了呀。”徐洋说。

  “说是那么说,因为咱们都不同意爸找老伴儿,碍着咱们,爸也就将就了,可我总觉得,爸心里还是想找那种老伴儿的。”王茜说。

  “那就不管了,就找保姆吧,谁都不想将来有麻烦事,爸是个明白人,他肯定也不想。”徐洋说。

  “唉。”王茜叹一声,“妈走了,真是不好啊,家里的事儿真多,我真想妈了。”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我看找个保姆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徐洋说。

  “是啊,就这样吧。为了所有人好。”王茜说:“爸以前不是说过吗?妈在的时候说过,想去四川转转,妈还给那边的同学打过电话,说要去看同学,结果……唉,人生无常。爸要是想去一趟南方,咱们就陪爸去,也算是完成妈的遗愿吧。”

  徐洋点点头,说:“行,回头我问问爸,他要是想去,咱就陪他去一趟。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让爸心情好起来。”

  “我看爸现在还行,比前一段时间情绪好多了。”王茜说:“前段时间,我看爸都难受得都活不下去了。其实不光是爸,咱们不也是一样吗?现在大家也就都接受了,不接受能有什么办法?唉,我自己的妈走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老话说时间是一剂良药,时间久了,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徐洋感慨:“唉,没有办法就是最后的办法了。”

  王茜也很感慨,人到中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