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八章

鳏寡 寐人雨 3093 2018-09-26 12:00:00

  张夷一肚子气回到家。

  老路先是瞪着两眼看她,张夷气在心头,也懒得理老路,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老路走过去,陪张夷坐下,看着她。

  张夷粗重地深叹了口气,一脸怒火,“窝囊,真窝囊!”

  还好小孙子被提早接回家了,否则看见自己奶奶这副模样肯定会被吓坏的。

  老路看着张夷难受的样子,“你喊吧,叫吧,都嚷嚷出来就痛快了,千万别憋在心里,啊。”

  老路这么一劝,张夷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她这一哭老路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张夷跟着自己过日子,结果孙子被莫名其妙地揍了一顿,她还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通,心里能不委屈吗,想哭就哭吧,索性都哭出来也就痛快了,否则都放在心里不说不喊真的会得病的。

  老路气得直跺脚,这朱丽,神经病吗?怎么回事?太不象话了,前一阵都已经警告过她了,还敢指手划脚,怎么一点儿记性都不长呢?这疯婆子,没事非得找事,就是有病。

  老路看着身边受了委屈的老伴儿,这才搬进来几天就发生这种事,以后怕是还会有麻烦。

  张夷什么也没索求过。

  搭伙过日子的“老伴”模式在本地甚至在全国都极其普遍,可老路明白,普遍不代表女人不愿意要名分,女人应该比男人更重视这些东西。张夷之所以觉得委屈,之所以哭得这么伤心,肯定是因为这样。

  老路心里琢磨,看来这事得办。

  老路又拿出了军人的雷厉风行。

  “这样。”老路说:“明天咱们就去领个证,怎么样?”

  张夷万没想到老路会说这话,以为他最多也就是劝劝她,或者自己亲自去找朱丽理论一下儿,跟她吵一回为自己出出气也就算了。

  这消息对张夷来说又很突然。

  张夷擦擦眼泪,吸了吸鼻子,没说话。但心里豁然了许多,有老路这话她终于觉得没那么憋屈了。

  “我必须给你个名分。”老路说:“要不我心里觉得歉意,你跟着我,我不能对不住你,咱们领了证,任何人就不敢对你说三道四了,你就是这儿堂堂正正的主人。我现在知道了,那张纸对男人和对女人的意义大不同,女人肯定比男人重名节,我不该这么屈着你。这样,咱们明天一早就去。”

  老路能这么理解和照顾她的心理,张夷心里自然喜悦,她当然愿意老路这样做,有了那张纸,她才能直理气壮地住在这个房子里,走出去腰杆才能挺得直,她要正大光明。

  不过她也有顾虑,她松了口气,说:“也不急在一时。”

  “你不急,我急。”老路说。

  张夷不知该喜该忧,老路这个暴脾气,说风就是雨,一会儿也不能耽搁。

  张夷觉得这么大的事还是得开个家庭会议,就算自己的子女没意见,老路他们家的孩子会怎么想呢?

  “这事得跟孩子们商量啊。”张夷说。

  “商量不商量都无所谓,这是咱们的事,跟他们没什么关系。”老路说。

  张夷觉得不妥,“还是商议一下儿的好,不跟孩子们商量的话,这么大的事不跟孩子们提前说,怕是以后就不好相处了,我不希望在这个家里制造矛盾,我只希望日子过得太平,大家都顺心。到时候我会跟路璐路瑶姐俩说清楚,我只是跟你领个证,领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跟你生活在一起名正言顺,为了不让别人用指手头在背后对我指指戳戳,我自尊心强,受不了别人对我那种瞧不起的态度,看不得别人那种难看的脸色,我要活得堂堂正正。至于老路你的财产,那都是你的,我一分都不会要的,我一分钱都没图过。到时候咱俩作一个公证。”

  老路没想到这番话是从张夷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他都没有细想公证不公证的事,还是女人心思细,想得全。

  “咱俩必须公证,一来为了你这边儿孩子们心里踏实,二来为我自己心里也踏实,我确实没有图你什么,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冲你的钱和房产来的,作了公证大家都自在。以后,不管咱们谁先百年,都不会给孩子们留下任何麻烦。别让两家的孩子因为几个钱到时候闹别扭,咱们作大人的,不就图个孩子们顺心吗?你说呢?”

  张夷平时少言寡语,可到该说的正经时候话却不少,而且条条在理句句在心。她的明理懂事让老路心中感激。

  “嗯,也好。还是你想的周到。”老路说:“那一会儿把他们叫过来开个会儿,再说说这事,明天咱们就公证,然后领证。”

  张夷点头。

  于是,晚饭后,两家的孩子们又聚集在了老路家。

  老路的大闺女路瑶还是用视频的方式跟大家交流。

  会议时间不长,老路把今天发生的朱丽打孩子骂张夷的事说了,然后说自己要跟张夷领证。

  路璐和路瑶虽觉事发突然,但这是她们老爸,她们太了解他,他做出什么事都有可能。

  张夷当着所有的人面把自己的想法都说清楚了,她向路璐和路瑶保证,她一分钱都不会要。

  张夷的儿媳妇暗暗佩服自己婆婆的顾大局识大体。

  既然不涉及任何财产,领证就领吧,不就是一张纸吗?老路的两个闺女也没意见。

  第二天,老路和张夷来到民政局。

  看看排队坐在等候区领证的几对小年轻,张夷有点儿脸红了。

  被那几对小年轻一直盯着看,她脸更红了。

  老路却面不改色,一脸坦然。

  民政局负责办结婚证的的小刘是路璐的老同学,自然认得老路,虽然路璐没怎么跟她念叨过家里的事,看老路领着一阿姨来了,早已明白了,路叔这是花开第二春啊。

  小刘笑笑,赶紧过来欢迎,“路叔来了。”

  “啊,小刘。”

  小刘冲老路身边一脸不自在的张夷道:“阿姨你好。”

  张夷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你好。”

  小刘看出了阿姨的尴尬,“路叔,阿姨,那边坐吧。”

  小刘把他们引到一间安静的办公室,“来,先喝点儿茶,稍等我一会儿。”

  小刘出去忙她的业务。

  老路和张夷坐在里面等她,办公室门开着,外面那些小年轻不时把眼神瞟过来看他俩,难免有人窃窃私语。

  张夷连眼都不好意思抬。

  老路看了看她,“你看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光明正大。”

  张夷瞅老路一眼,朝他轻嘘,示意他说话小点儿声。

  “我没大声嚷嚷,你怕什么?”

  张夷不敢再嘘他,就老路那脾气,再嘘他,他非得满世界嚷嚷去。还是不招惹他的好。

  喝了一杯茶的工夫,小刘已经把那几对小年轻的业务都办完了。

  小刘笑呵呵地把老路他们请过来办手续。

  “恭喜路叔和阿姨。”

  “谢谢啦。”老路说。

  “阿姨,这路叔可是万里挑一的大好人,你真幸运。”小刘说。

  “是吧?”老路最爱听人夸自己,一听就扯着嘴乐。

  很快,鲜红的本子递到两人面前。

  有了结婚证,婚姻的合法性就得到了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的承认。

  张夷腰杆直了。

  她手里攥着这一纸文书,心里才算踏实了。

  从现在起,回家就是回家了,有了这张纸,她跟老路就成夫妻了,这家才算是两个人共同的真正的家了。

  一张纸竟能有如此大的威力,能改变张夷的心态,也能改变人们世俗的看法。

  有熟人好办事,一上午,办证公证,一气呵成。

  老徐这些天吃海鲜看大海,过得也算逍遥。

  这天一大早,三叔就带着老徐和徐海到海鲜市场买了两箱子最新鲜的大螃蟹,又开着车转到特产专卖店买了不少东西。

  看着汽车后备箱里被塞得满满的,三叔这才满意,笑笑说:“行,这回就差不多了。”

  “怎么买那么多东西?”老徐看看这一后备箱的东西,老弟的盛情款待让他很感激,“太多了。”

  “多什么呀,这还有好多没买的呢。”三叔说。

  “行,那谢谢你们了,那我们就准备出发了。”老徐说。

  “嗯。”听大哥说这就要走了,三叔又开始不舍了,“唉,大哥。不想让你走啊,你别走了,跟我住着吧。”

  “过年的时候你回来吧。”老徐说:“你们很久都没回老家过年了吧,春节回家来过年吧,全家都来,小孙女还没回过老家吧?带孩子回去看看。”

  “好,大哥,争取今年回去跟你过年。”三叔点头答应。

  “好好,我等着你们,那我们就走了啊。”老徐说。

  三叔上前使劲地抱了抱老徐,道:“大哥保重身体,路上小心,回去给我来个电话啊。”

  老徐拍拍三叔的肩头,点点头,“好。”

  “那我们走了,三叔。”徐海说。

  “走吧,路上小心,照顾好你爸。”三叔交代。

  “三叔放心吧。”徐海说。

  “不光路上,回家也得好好照顾好老头儿,有事必须给我来电话。”三叔说。

  “行,你放心吧。走了。”老徐朝三叔摆摆手,上了车。

  徐海也上了车。

  老徐和徐海摇下窗户,再次跟三叔挥手再见。

  车缓缓使离视线,三叔不舍地在原地站了好久,才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