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七章

鳏寡 寐人雨 3170 2018-09-25 12:00:00

  两星期后。

  老路和张夷住在一起的消息已经不再是新闻。人们一开始眼神异样话语八卦,现在都恢复正常了,在大家眼里,张夷跟老路越来越像一对老夫老妻。

  张夷每天的任务依旧是看孙子,天气好的时候都会带着小孙子跟侦缉队在外面晒太阳。

  今天张夷出来得早,院子里只有米老太一个人。

  张夷跟米老太聊天,小孙子在一边玩树叶,米老太时不时逗逗孩子,问孩子这问孩子那的。

  玩了一会儿,小宝儿渴了,说:“奶奶奶奶我要喝水。”

  “好好,奶奶给拿。”张夷翻翻书包,“咦?哪儿去了?”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孩子的水瓶,“哎呀,瞧我这记性,奶奶忘了给你拿水了,宝儿在这儿跟米奶奶待一会儿,奶奶上楼给你拿水,好吗?”

  小宝乖乖地回答“好”。

  “米大姐帮我看他一会儿,谢谢啊。”张夷客气地跟米老太说道。

  “你去吧,我给你看着,放心吧。”米老太说:“小宝可乖了,是不是?跟米奶奶在这儿待一会儿会儿,奶奶一会儿就来了。”

  “这包我也先放这儿吧。”张夷说。

  “搁着吧,你去吧,有我在呢。”米老太说。说完又逗孩子去了。

  张夷快步往家赶,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

  米老太看着圆嘟嘟的孩子,真是可爱,就算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光瞅着孩子那小脸米老太就高兴。那小嘴要是再说句小话,简直可爱至极。

  米老太是当了太奶奶的人了,从儿子到孙子到重孙,每个孩子都经手过。虽然带过那么多孩子,可现在也想不起来孩子们小时候的模样了,大致也都是这么圆嘟嘟的,米老太一边看着小宝嫩圆的小脸一边想着,唉,老了,就剩下回忆了。

  小宝乖乖地蹲在地上玩。

  突然从小花园里跑出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过来就冲着小宝踢了两脚,嘴上还骂骂咧咧,“不要脸,不要脸。”。

  小宝被踢疼了,而且被这猝不及防的攻击吓傻了,哇哇大哭起来。

  米老太虽说老了,行动有些迟缓,还是上前一把抓住那孩子制止他,厉声道:“你是谁呀?干什么呢?怎么打人呢?”

  小宝哭得更凶了。

  那孩子拼命挣脱米老太的手,米老太用力拽住他,“你别跑,你为什么打人?”

  结果那孩子不但不回答老太太的问题,张开嘴在米老太手上咬了一口,米老太万没想到,疼得“啊”一声,手松开,那孩子趁机逃走了。

  “谁家的孩子?家长呢?”米老太怒声道。

  米老太赶紧把小宝搂住,给孩子揉揉被踢疼的地方,“乖,不哭不哭啊,好孩子。”

  米老太气乎乎地朝那孩子跑去的方向张望,那孩子应该就是这个院里的,是谁家的呢?米老太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米老太恨自己真是老了,什么事都记不住了。

  但肯定能找到那孩子的家长,不管是谁家的孩子都不应该凭白无故打人,一会儿非得找他去。

  “小宝不哭了,啊,奶奶给擦擦。”米老太心疼坏了,乖乖的小宝没招谁没惹谁,被狠踢了两脚,真是太过分了。

  小宝的哭声越来越小,小孩子哄哄也就好了。

  张夷过来了,看小宝正在米老太怀里抹眼泪,“哟,这是怎么了?”

  “刚才。”米老太觉得很自责,“也是我没注意,怪我。”

  “怎么了?”张夷把孩子搂过来,给孩子擦擦脸,“不哭啊,奶奶给擦擦,喝点水吧。”给孩子喂了几口水。

  “孩子刚才在这儿自己玩得好好的,突然从那边,花园那边跑过来个大孩子,有那么七八岁吧,过来就踢了小宝儿两脚。我拉住他,问他是谁家的孩子,怎么打人呢?结果那小混蛋在我手上咬了一口就跑了。唉,气死我了。快看看小宝儿吧,孩子肯定疼着呢。”

  张夷一听这事,气坏了,“跑哪儿了?我找他去。”

  “我应该是见过那孩子,就这个院里的,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家的了。”

  “我找他去。”

  “往花园那边跑了。”

  “哦。”米老太恍然,“对了,我想起来了,他是那谁……”

  “谁呀?”张夷问。

  “朱丽家的孙子,朱丽就是那谁……”米老太觉得说出来张夷肯定会特别生气。

  “是谁啊?您快说啊。”张夷急迫地问。

  米老太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告诉了张夷,“朱丽就是老路的那个小姨子。”

  张夷听了米老太的回答也愣了,她以前特别怕那个人,时时防着躲着她。现在看来,躲都躲不起了,躲不了只能面对她。

  “什么?她凭什么让她孙子欺负我孙子。”张夷不光生气,自尊心也受到了伤害。

  老路的小姨子,她只不过是老路亡妻的妹妹,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做?她凭什么这样做?

  张夷越想越气,拧着眉头,站起来说:“不行,我得找她去。她住哪个楼?”

  “我还真不知道她住哪个楼,就知道她住旁边那小区。”米老太实话实说,虽然平日里她也愿意息事宁人,但这事朱丽做得实在太过分了,米老太看看手上被咬的牙印,也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我问老路去。”张夷抱起小宝儿气冲冲地往家走。

  有刚刚才出来的侦缉队成员看见张夷的样子,都吃了一惊,平时那么温和的一个人怎么会那么生气。

  “怎么回事?”

  “怎么了?”

  几个人悄悄问米老太,米老太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她们,大伙都为张夷鸣不平,说张夷应该为自己讨个公道。

  张夷在一股怒气的作用下腾腾上了四楼,开门进屋,老路正在家里收拾屋子。

  看张夷一脸愤怒,老路忙上前问:“哟,这是怎么了?”

  老路顺手抱过来小宝儿。

  “小宝被人打了。”张夷眼里含着泪说。

  “啊?”老路惊道。

  “被朱丽的孙子打了。”张夷气乎乎地说。

  老路一听,眉毛竖起来了,“什么?朱丽?我找她去!”

  张夷拦下老路,说:“不用你去,我去。”

  老路想了想,“好。”张夷需要一个为自己出气的机会,就让她去吧,老路不拦她。

  “她家住哪儿?”张夷问。

  “旁边小区一号楼二单元,好像是三层。”老路也记不清楚了。

  “我过去再打听一下。我走了。”张夷气哼哼地出门了,今天不讨个说法张夷连饭都吃不下。

  侦缉队眼望着张夷从她们面前走过去,谁也没说什么,不少人心中升起一股敬佩之意。

  一号楼,二单元,张夷上了三层,三层哪户呢?反正不是301就是302,先敲一家的门。正打算敲301的门,忽听302传出孩子的声音,有孩子?那个打人的孙子?说不定是这家,于是抬手敲了敲门。

  门开了,朱丽瞬间愣住了。

  张夷往里瞧了瞧,果然有个七八岁的男孩,没错,应该就是了。

  张夷先开口了,“你是朱丽?”

  张夷虽然之前怕见朱丽,但朱丽到底长什么样,她根本不清楚,现在总算看清了,她躲着怕着的人原来长这个样子,见了她张夷倒不怕了。

  “啊。”朱丽翻着白眼,“你找谁啊?”

  “你说我是谁?”张夷哼声一笑,“假装不认识我了吗?”

  “你谁呀?”朱丽说。

  “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叫张夷,我现在跟老路住在一起。”张夷光明磊落地说。

  “哼。”朱丽嘴角一撇,“住在一起?你要不要脸啊?”

  “什么叫我不要脸?我活得有头有脸有尊严,你必须对今天的事给我道歉。”张夷说。

  “道歉?道什么歉?你就是个狐狸精,我就明说吧,就是我指使我孙子打你孙子的,因为他奶奶不要脸,他奶奶是个狐狸精,所以他也是个小不要脸。”朱丽瞪着眼怒道。

  张夷知道她是个不好惹的,却也没想到她说话这么伤人。

  “狐狸精?呵呵。”张夷冷笑两声,“什么叫狐狸精,我看你连这个词的意思都没弄明白。你姐已经不在了,去世了,她没了两年了。她去世之后我才跟老路在一起的,我又没破坏别人的婚姻,你姐的死又跟我没关系。明白吗?你姐没了,准确地说老路已经不再是你姐夫了。”

  朱丽不作声,直翻白眼。

  “你指使你孙子打我孙子,你这奶奶怎么当的?他们都是小孩子,他们懂什么?你这样教育孩子简直可笑。第一,你没有任何资格骂我,第二,你更没有资格让你孙子打我孙子。今天你道了歉我就走,你不道歉我不会走的。”张夷态度坚决地站在门口。

  对门301听见楼道里有人吵吵嚷嚷,打开门看究竟。

  “你愿意站着就站着,随便你,你就是个狐狸精,以后我孙子见了你孙子,见一回打一回。”朱丽恶狠狠地说,然后“呯”地猛力关上了门。

  独立于紧闭的大门前,张夷眼泪下来了。话说去了,心里痛快多了,可尊严呢,是不是就真的挽回来了?

  对门301的人看看张夷,“别哭了”,然后指了指302的门,悄悄说:“泼妇。你快回去吧,别跟她一般见识了,不值。”

  张夷回过身,看着说话的人,不值?不值吗?为自己正名不值吗?

  跟泼妇过招是不值,把自己也弄得像个泼妇一样。

  张夷下楼,回家。家?应该说是老路家,是朱丽的姐夫家,不是自己的家,自己终究名不正言不顺,过得窝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