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六章

鳏寡 寐人雨 3285 2018-09-24 12:00:00

  周末晚上,路璐带孩子回老路家,路上正好遇到了张夷的儿媳妇。

  张夷的儿媳妇乐呵呵地说:“两个老人好像过得不错呢,我看我婆婆一脸的幸福。”

  路璐呵呵一笑,“那就好,我爸也挺高兴,我悄悄问过他了,挺满意的。”

  “真挺好的。对了,你老公公有伴了吗?”

  “还没呢。”

  “哦,哎,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我叫姑姑的,也没有老伴儿了,今年六十了,会做饭,也挺爱干净的,你回头问问你公公,给他当个保姆肯定没问题。”

  “哦,行吧。我公公最近出门了,等他回来吧。”路璐说。

  “出门了呀?出去散散心也好。主要是太孤独了,找个伴儿就不一样了,你看我婆婆跟你爸,现在不是很好吗?我婆婆那心情像新娘子一样,可好了。”张夷儿媳妇笑说。

  “嗯,回头我问问我公公吧,他也总得有个人。”路璐说。

  “那可不是,得有个伴儿,没伴可不行。人都是群居动物,得过集体生活才行,一个人会孤独出病来的。”

  “行,你先再给打听打听细节,等我公公回来我问问。”

  “好啊。”

  “你多费心了。”路璐客气道。

  “瞧你说的,都是为了老人好。应该的。”

  在三叔一家的热情招待下,老徐每天基本上都是大鱼大肉加大酒,顿顿丰盛至极。

  这样吃喝了一个星期,老徐觉得自己真有点儿吃不消了,自己这吃惯了素的身子骨在迅猛的油腻攻击下快撑不住了。

  后来几天,每次吃饭前老徐都会嘱咐三叔“素点儿素点儿。”可端上桌的依旧是肉多菜少。

  咱中华民族的老传统就是待客时必须酒肉伺候,否则就是招呼不周。

  老徐这个人面子薄,后来也就不好意思再提意见,其实也算不上意见。端上什么来各样少吃点儿就是了。

  住在三叔家这些天,徐海每天陪在身边,徐洋徐江基本上两天一个电话。老徐在外边玩着,还有孝顺的儿子们惦记着,心里高兴。

  特别是大孙子还给爷爷来电话,这不仅让老徐心里美滋滋的,也让徐海觉得很有面子,儿子到底大了,懂事了,知道主动给爷爷来电话了。

  老徐接完孙子的电话便夸奖:“长大了,真是长大了,这乖孙,知道给爷爷来电话,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徐海听了这话,比自己受到表扬还开心。

  这几天,徐海看老爸情绪不错,也就放心了,可回去呢?不知道老爸还能不能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和心态。不管怎么样,只要老爸开心就好,老爸需要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去办,只要这事能让老爸开心,徐海什么都愿意做。

  晚饭过后,三叔和徐海陪着老徐到海边散步。

  腥咸的海风缓缓拂过脸颊,空中时不时掠过海鸥的影子。

  “老三,这些天麻烦你了。”老徐开口。

  “大哥这是说的哪儿的话。怎么能叫麻烦呢,你来我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我巴不得你不走呢,就在这儿,天天陪着我。”三叔说。

  老徐欣慰地笑笑,“我想明天就回去了。在你这儿也住的时间也不短了。”

  “不行不行,不能走。这才住了几天啊?我想让你在我这儿长住的。”三叔说。

  老徐轻声一笑,“嗯,不了。来看看你就挺好了。趁我现在身体还可以,还能走得动,来看看就行了。”

  “大哥,其实你就在我这儿养老不好吗?”三叔说。

  老徐心下感动,自己这老弟挺有心的,还想着给我这个大哥养老呢。

  “呵呵,老三啊,有你这话我就知足了。怎么可能在你家里养老呢,我还是要回我那老窝去。”

  三叔心底突然一阵悲凉,老嫂子没了,大哥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去也是一个人,天天睹物思人,怎么能叫他放心呢。“大哥,你真的别跟我客气,这么多年来,我都想着怎么报答大哥呢。小时候我能念书,能出来上学工作,都是大哥帮着我,大哥对我的恩情我铭记在心,现在是我报答大哥的时候了。”三叔说着有些激动了,眼泪汪汪的,

  老徐也很感动。

  “在我心里大哥如同父亲一样。”

  老徐看着三叔抹眼泪,赶紧拍拍他的肩膀,“老弟啊,谢谢你。大哥打心底谢谢你。”

  “大哥,你就在我这儿住着吧,就跟在家一样,我每天能看见你,我就放心了。你回去我不放心啊。你岁数越来越大了,我担心。我跟我媳妇商量过了,她没意见。你就住着吧,别走了。”

  感动归感动,可在弟弟家养老,这不是可行之计。“老弟,你们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不过,养老的话,我肯定还是要在家养老。我老了,哪儿都不如自己的老窝好,老话成天讲,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我越老越有深刻体会。”

  “我怕你回去睹物思人,怕你不开心,更怕你想不开。”三叔说。

  “唉,不开心多少会有些,想不开又能怎么样?人不在了,总得接受。”老徐无奈地说。

  “说归说,做起来没那么容易。”三叔说:“我前一段时间经常睡不着,我跟我媳妇说,我一想起大哥一个人在家,我心里就难受。”

  “慢慢会习惯的。”老徐说。

  老徐越这么说,三叔越放心不下。

  老徐每天出了门,看见路上遛弯的老两口,就会触景伤情,总回忆起以前自己跟老伴出双入对的时光,没想到这样简单日常的事变成回忆之后令人如此伤感。

  老徐总能记起那天,他最后一次触摸老伴的白发和老伴冰凉的面颊。

  那是跟老伴最后的道别,从此以后,能触摸的只有回忆了。

  “老三。”老徐望向海天交接处,慢慢道:“后天,我就打算回去了。”

  “真的要走啊?”三叔说。

  “嗯,得回去了。”老徐说。

  三叔了解大哥的脾气,知道留不下他。说:“唉,我舍不得你走啊。”

  “你以后有空儿就回去看我。”老徐说:“我老了,跑不动了。以后出来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嗯,我一有空儿就回去看你。”

  老徐点点头。

  “徐海。”三叔嘱咐:“回去千万照顾好你爸。”

  “放心吧。”徐海说。

  “那就后天一早吧。”老徐说。

  “行,后天早上早点儿走。”徐海说。

  “嗯。”老徐说完,又放眼望向水天交汇处。

  “那明天我去买点儿特产吧,带去给大家尝尝。”三叔说:“再买点儿螃蟹,现在的螃蟹好吃。后天一早我去给买,买点儿新鲜的带回去。”三叔留不住大哥,只能安排这些事了。

  老徐专心注视着辽阔无垠的海面,望着起伏的海水,整个人像被放空了一样,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想。

  “爸,你电话响了。”徐海提醒。

  看老徐正愣神,又叫了声,“爸。”

  “哦。”老徐这才回过神来,从衣服兜里掏出了手机。“哦,是徐洋。”

  “好儿子,都惦记着你呢。”三叔点头说。

  “喂。”老徐接通电话。

  “爸这两天怎么样?正干吗呢?”徐洋问。

  “哦,挺好的,正跟你三叔和徐海在外头散步呢。”

  “是吗?挺好。”徐洋听老爸的声音挺高兴了,说明人没那么消沉了。“打算再住几天?”

  “哦,我们打算后天就回去了。”

  “嗯,那来我这儿吧。来我这儿住几天,调整一下,休息休息再说。”徐洋说。

  “哦,也好。”老徐跟徐海说:“你哥让去他那儿待两天。”

  “行啊,那后天先去北京。”徐海说。

  老徐继续冲着电话:“那行,后天去你那儿。”

  “好,那我们在家等着爸。”徐洋说。

  “行,咱们见面再说吧,好吧。”

  “好。”

  “好好,那我挂了啊。”老徐挂断了电话。

  三叔笑笑说,“你看看这三个大儿子,多好。个个孝敬。”

  “是啊,都是好儿子。我很幸福。”老徐笑着说。

  “先回徐洋那儿也好,直接回家有点儿太远了,太累,回徐洋那儿稍加休息,也好。”三叔说。

  “那我把爸送到大哥那儿,我就先回去了,我先回去收拾收拾,然后再过来接爸。”徐海说。

  “好,你单位那边估计也攒了不少事等着你呢,你先回去也好。我在你哥那儿待两天。到时候看吧,让你哥送我回去就行了。不用你再跑了,怪麻烦的。”

  “那有什么麻烦的。不过到时候再商量吧。怎么都行,都方便。”徐海说。

  “行,到时候再说吧。”老徐说。

  “对了。”三叔说:“那天我姐还来电话,说让大哥去她家住些日子呢。她以前也跟大哥说过吧?”

  “是,给我打过两次电话,说让我去她那儿。我也有这个计划。先去北京吧,完了再说吧,或许从北京去她那儿待两天。”老徐说。

  “也是,趁出来了,就多转转。”三叔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次也是个机会,我想把想去的能去的地方都去一趟,也就算了了心事吧。再过几年岁数更大了,也真就走不动了,我就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了,哪儿都不去了。”老徐说。

  “嗯,而且现在天气也好,到了冬天出去玩就太冷了。”徐海说。

  “那可不,我们这儿冬天比咱们老家那边还冷呢。海风呼呼的吹,那风真是刺骨刺骨的。”三叔说。

  “嗯,冬天其实老家挺舒服的。”徐海说。

  “是,我去过南方好多地方,冬天冷死了,真不如咱北方舒服。”三叔说。

  “是。说起南方来,你嫂子去年还说特别想去四川呢,结果心愿未了人就先走了。”老徐说。

  “爸要是想去,我们就陪爸去一趟。”徐海说。

  老徐点头,“嗯,想去。我想替你妈完成她的心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