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五章

鳏寡 寐人雨 3883 2018-09-23 12:00:00

  老路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

  老路今天的心情,就是在等待自己新娘子,虽然没有任何表面仪式,但心中十分激动。

  老路还记得年轻时迎娶自己老伴时的心情,跟今天一样,激动无比。

  对于老路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年轻时候的婚姻无所谓自由恋爱,都是媒妁之言,父母同意就结了婚,爱情这东西都是结婚以后才开始培养的。

  人们现在找老伴儿,也都是先生活在一起以后,再慢慢适应对方,接受在先磨合在后,磨合得不好或许很快就会毁掉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好印象。

  老路也曾经担心过,本来觉得张夷这人还不错,但万一生活在一起不合适就麻烦了,所以老路心里一直期盼着“试婚”能成功。

  雨势持续了一个多钟头才渐小,天空泛出一丝太阳的光亮。

  路璐抬眼望望窗外的天空,“这阵雨快过去了。”

  “那咱们出发吧?”张夷媳妇问。

  “还下呢,再等一等。”张夷说。

  “没事,我们有车,出发吧,没问题。”路璐说。

  一共两个包,三个人很快装车完毕。

  “张姨,上车吧。”路璐说。

  张夷在楼底下依依不舍地盯着自己家窗户看,“这就走了?”

  “嗯,走吧。开始新的生活了。”张夷儿媳妇劝道:“妈,果断。”

  张夷笑笑,钻进了车里。

  从车窗向外望,家越来越远。

  走了,这就离开家了,生活从此就要进入到下一个时代了。

  张夷昨晚手捧着自己老伴的遗像念叨了半宿,然后才把照片收进了抽屉里,总不能把照片也带过去,心里记着也就是了。

  老路站在楼上的窗口前,看汽车开过来,微微一笑,下楼。

  看见张夷,老路笑得灿烂极了,十二分的热情,道:“来了?”

  张夷只微微一笑,说:“来了。”

  这“来了”两个字就意味着两个人从此要一起生活了。尤其是张夷的这句“来了”,跟年轻人求婚时女方说出的“我愿意”三个字异曲同工。

  雨停了,太阳从云层后面慢慢移出来,阳光刺向天地,光芒的到来宣布了骤雨的结束。

  大家的笑容在阳光下更加绚烂。

  一行人把行李送上楼。

  行李放在地板上的那一瞬间,老路知道从此后他有伴了。

  路璐的汽车从米老太家窗前慢慢驶过时,车轮压过地面上的积水发出“哗啦”声响,伫立于窗前的米老太笑了,自言自语道:“来了。”

  路璐和张夷的儿媳妇帮张夷搬完家,老路就打发她们走了。她们二人也是很识趣,路璐开了老爸几句玩笑,她们就离开了。

  张夷局促地站在行李前。

  老路道:“柜子什么的我都帮你腾出来了。”

  “哦。”张夷木木道。

  老路拉着张夷的行李就往大卧室去。

  张夷从他手里把行李抢过来,“哎,我还是……”张夷指了指书房,“我还是住那屋吧。”

  老路脸上僵了僵,道:“为什么睡那屋?那是书房。”

  “我知道。我觉得,我们……”张夷一时说不出口了。

  “你都搬过来了,还不住在主卧?”老路说。

  “问题是,你也住在主卧嘛。”张夷吞吐道。

  “对呀,咱们都住在主卧啊。”老路坦然得很。

  张夷脸红了,“我还是先住书房吧。”

  先住书房?老路知道她害臊了,先在书房适应两天?

  老路说:“何必这么麻烦呢?这还得循序渐进?你跟我住主卧,我们说话多方便,住书房隔那么远,说话听得见吗?”

  “我先住这边。”张夷坚持道。

  老路笑了,“随你。”

  新老伴找来了,还得先住书房?老路心里暗笑,可见张夷是个极传统的女性,其实都这岁数了,还有什么害臊的。不过随她吧,给她时间适应。又想了想,自己太着急了?老路想着想着自己也不好意思地乐了。

  这里没有秘密,张夷搬过来的消息迅雷般传遍整个小区。

  张夷住进了老路家,一开始还真是不习惯,别说不习惯他人的眼光了,自己心里也适应了几天呢。

  老路很高兴,家里多了个人,自己多了个伴儿,这家必须得有人气才算是家,张夷住进来以后老路觉得家里增添了许多生气。

  侦缉队对此爆炸性事件的八卦仅仅持续了三天。

  头一天这帮老姐姐看见张夷从老路家走出来,简直如一万只鸭子,唧唧嘎嘎就开始了。

  “哟,这是从哪儿出来啊?”

  “脸都红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快啊?”

  “简直就是神速。”

  “这就住一起了?”

  “还是两个人一起睡觉好,是吧?”

  “哈哈哈。”

  这帮女人把张夷弄得满面通红,汗都下来了。

  “行了行了,看看你们。”还是米老太发话了,“别笑了,别闹了,这是好事,多好的事啊。”

  米老太这么一说,张夷就没那么紧张了,其实张夷知道她们也不是嘲笑自己,只是开玩笑而己,这伙人她了解,一天到晚没正经。

  “是是,我们都为你高兴,真的。”

  “真的,你住过来太好了。”

  “好啊。”

  “谢谢老姐妹们了。”张夷说,汗好像收了点儿,刚才被她们弄得后脖子一直流汗。

  “张夷,真心恭喜你。”李姐站起来,俩手紧紧握住张夷的手说。

  张夷笑笑。

  “不过,你跟老路不够意思吧?”李姐又开口道。

  张夷看着这位说话的老姐,“怎么了?”

  “连喜糖都没给我们买啊?”

  “哦,这……”张夷倒真没想到这事,她也不清楚,这得按办喜事的套路来吗?她从来没想过。

  “她们要,那你就给她们买点儿呗。”米老太笑笑说:“既然有人馋嘴想吃糖,你就满足她吧,给她吃块儿糖。”

  “哦。”张夷说:“那行,一会儿去买。”

  “哈哈,不用不用,跟你开玩笑呢。”李姐仰头大笑,“逗你呢。你们能在一起太好了,米大姐经常私底下念叨呢,说你能跟老路在一起就好了,她日盼夜盼,这事终于变成现实了,米大姐,这回你也放心了吧?”

  米老太呵呵一笑,缺齿的地方黑窟窟的,很慈祥。“嗯,放心了。”

  张夷很感动,没想到米老太和这帮老姐妹们为自己的事这么上心。

  “小宝。”李姐低下身子,跟张夷的小孙子笑嘻嘻地道:“路爷爷做的菜好吃不好吃啊?”

  小宝乐呵呵笑,两只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好吃,爷爷做的大虾好好吃。”

  “那爷爷好不好啊?”李姐继续问。

  “爷爷好,奶奶也好。”

  “真是乖孩子,小嘴这个甜,怪不得你奶奶爱你爱得跟什么似的。”米老太说。

  “奶奶,一会儿还去路爷爷家吃饭吗?”小宝拉着张夷的手问。

  张夷摸摸小宝的小脑瓜,说:“去。”

  “宝儿,以后每天都可以在路爷爷家吃饭,知道吗?”米老太说,“以后啊,路爷爷家就是奶奶家。”

  小宝儿摇头晃脑的,不懂大人们的这些事。

  “以后啊,你奶奶每天都住在这儿了,好不好?”米老太说。

  “好啊好啊,那我想晚上也跟奶奶睡。”小宝说。

  “好。”张夷摸着孙子的小脑瓜说。

  “这小家伙,晚上奶奶得跟爷爷睡呢。”李姐口无遮拦道。

  米老太打断她,“别瞎说了,孩子哪懂这些。”

  “哈哈……”李姐接下来便是更口无遮拦地大笑。

  这一说一笑把张夷又弄得大脸红了。

  “别胡说了,你看把人家又弄得不好意思了。”米老太总能在关键地时刻给张夷主持公道。

  “不说了,不说了。”李姐自我检讨。

  一帮女人聊得正欢,老路过来了。

  大家看见老路,又来劲了。

  “老路,精神焕发啊。”

  “真是不一样了。”

  老路早听见了她们打趣张夷,一双笑眼看看张夷,意思在说:你看看,你还睡什么书房?白白担了虚名吧?还被她们戏弄。

  张夷转过脸不看老路,只顾看小孙子。

  “明天请老姐姐们吃喜糖。”

  老路的话把大家逗得哈哈直乐。

  老路跟张夷说:“我去缴电话费去了,顺便买点儿菜回来,你跟小宝儿觉得热就回家吧,家里凉快。”

  侦缉队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老路和张夷,听了老路的话,马上开始“哟哟哟,张夷你看看,多关心你啊,真会体贴人。”

  张夷脸一红,老路倒无所谓,别人越这么说,他还越来劲,“那是,不关心她关心谁啊?你们没机会了。”

  “哟哟哟,这是眼红我们哪?”

  “行了行了,不跟你们扯了,我得走了。”老路朝张夷一笑,说:“那我去了啊。”

  “好,慢点儿。”张夷说。

  老路不理身后的八卦团,扬长而去。

  米老太拄着拐杖,朝老路的背影望了望,“老路是不一样了。”又看了看张夷,说:“瞧他美得屁颠屁颠的。”

  张夷本来就是个话不多的人,被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更不好意思说话了,大伙说她就听着。

  “这就好啊。”米老太诚恳的四个字让张夷觉得心里暖暖的。

  侦缉队散场得比之前早了,因为天气越来越热,以前都是十一点各回各家,现在十点半就热得都回屋了。

  张夷领着小孙子回到了“家”,在张夷心里,这里目前还算不上真正的家,或许是从心里还没有完全接受和适应下来。

  回了家,小孙子玩玩具,张夷做饭,其实生活节奏跟以前是一样的,只不过以前这些事发生的地点是在儿子家里,现在是在老路家里,不,应该说是“自己”家。

  做好饭,老路也回来了。

  “小宝儿,爷爷回来了。”老路全然已经把张夷和小宝当自己家人看了。“来,爷爷给买了冰激凌,快来。”

  小宝一听冰激凌来了,连忙颠颠跑过来,“我要我要。”

  “给。”老路把冰激凌递到小宝的小手里。

  “谢谢爷爷。”

  “乖,小宝真是个乖宝宝。”老路笑得开心。

  张夷看老路对小宝的态度,心里挺踏实。

  老路看电视,哄孙子,张夷做饭,然后三个人一起吃午饭,之后老路刷碗,张夷打扫厨房。然后张夷哄小宝睡觉。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着。

  老路得感谢小宝,张夷从书房过度到主卧多亏了小宝帮忙。小宝中午睡觉的时候,非得睡在主卧大床上,因为床很大能翻跟头,他还非得睡奶奶和路爷爷中间,非得让老路给他念故事听。

  这给老路创造了机会。

  张夷看小宝睡着,就想回书房去,可小宝就算睡着了也紧紧抱着奶奶的胳膊,怎么也不撒开。

  老路笑得开心,悄悄说:“你就听孩子的吧,别乱跑了,就在这儿睡。”

  小宝睡在中间,张夷在左,老路在右。午觉就这样开始了。

  晚上没有小宝睡在中间,张夷也慢慢习惯睡在主卧了。

  自从张夷住进了主卧,老路觉得他才算真正有了新老伴。

  生活井然有序,吃饭多了一个人,睡觉多了一个人。只多了这么一个人,老路的生活却发生了翻天变化,吃饭的时候有个人陪你喝酒,睡觉的时候有个人陪你说话。

  老路开心,这就是他想要的老伴儿生活。

  相了那么多次亲,见了那么多人,自己还给自己下过“事不过五”的严令,如今终于得偿如愿。

  老路睡觉的时候喜欢拉着张夷的手,拉着张夷的手老路睡着呼呼的。张夷开始不让他拉,说:“你又不是小宝。”她觉得这岁数了,怪怪的。不过老路就拉着她的手睡觉。

  过了些天张夷也就习惯了,觉得这样睡得很踏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