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四章

鳏寡 寐人雨 3360 2018-09-22 12:00:00

  张夷怕了,可老路没怕。老路这辈子就没怕过谁,他那耿直的脖子就证明了他那不畏惧的性子。

  老路是当过兵的人,有军人的雷厉风行,不光行事果断,而且行事奇特。

  他知道张夷三天没出窝,他也早已听到了院子里老太太们的议论。

  晚饭过后,老路跑到张夷家,把张夷全家叫到自己家里。他又通知了路璐一家过来。

  看着这一屋子的人,路璐问:“爸,您今天急急忙忙地都把我们叫来,这是怎么了?”

  此时的老路是军人本色。

  “开会!”

  “开会?”路璐不解。

  “对,紧急会议!”老路说。

  “紧急会议?”徐江问。

  老路说:“路璐,让两孩子到里屋玩儿,我给他们买了好吃的,在书房。”

  这准备工作老爸都做好了,路璐拉着两个小家伙,“走,吃好吃的去,里面还有玩具,我们去里面玩儿,好不好?”

  小孩一听玩具和好吃的,自然愿意走,他们也不愿意在大人堆里待着。

  老路这一举动把张夷弄得挺莫名其妙,这会议开得十万火急,事先也没有个预告。

  “徐江,跟你大姐接通视频。”

  “我来打吧。”路璐拿出手机拨通了大姐的电话,“喂,姐,爸有重要的事要说。”

  路瑶已经在手机里看到了一屋子的人,“这是?视频会议啊?”

  “没错儿。”老路说。

  “行,那开始吧。”路瑶很痛快,“行,都到齐了吧?虽然大家觉得这个会开得急,但是,这事我已经想了三天了。这位是张夷,都认识吧?”

  老路家这边的人都点头,路瑶在视频里也点头。

  “我事先已经跟大家打过招呼了,不过我觉得还是再正式开个家庭会议比较好,这样大家心里都更清楚,也显得更正式,而且双方的家人现在都见见面,你们说呢?”

  老路冲着视频里的大闺女说:“闺女,看见了吧?”

  路瑶笑笑:“看见了,爸。”

  老路继续:“我呢,今天正式跟大伙提出来,我要跟张夷以后一起生活。大家没有意见吧?”

  老爸这么迫不及待,路璐差点儿笑出来。

  张夷先是一愣,脸上一阵发烫。这老路今天怎么搞出这么一局,这也太突然了。

  “没意见。我们觉得挺好啊。”路璐笑说。

  张夷的儿子儿媳瞧瞧老头老太太的神情,乐了,路叔是让大家来表态的,赶紧举双手赞成就是。“我们也没意见,都同意。”

  “我也支持。”视频里的大闺女也发话了,虽然有点儿延时。

  “行,所有的人都没意见就好。我想明天就让张夷搬过来。”

  张夷更愣了,脸更烫了,这又是哪一出?

  路璐轻轻皱眉,老爸已经这么急了吗?

  徐江看看路璐,悄悄抿嘴笑了笑。看不出来啊,岳父大人寂寞难耐成这个样子了,真是我们做儿女的粗心了。

  路璐说:“好好,明天我们去帮张姨搬家。”既然老爸等不及了,那就赶紧顺着老爸的意思说呗。

  “太好了,这样的话,我妈就离我们更近了,照顾起来也方便,而且以后还有路叔照顾我妈,我们就更放心了,路叔今天这些话正说在我们心砍上,我们其实也早就有这个意思,我妈也有这意思,不过一直也不好意思提出来,今天路叔先提出来了,真是太好了,这真是皆大欢喜啊。”张夷的儿媳妇笑着说。

  这话老路听了高兴,这儿媳妇就是会说话。

  “就是啊,这样张姨就不用天天来回跑了。”路璐说。

  老路心里就一个字——美。

  “那好,大家同意就好。”老路说:“你们作子女的都不反对,我们俩比什么都高兴。张夷,你也跟孩子们说两句吧。”

  这接力棒来得太突然,“我啊,这是不是有点儿突然?”张夷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憨厚地笑了笑。

  “不突然,我都想了好长时间了。”老路现在也不管什么脸皮面子了,想说的话就当着大伙说了。

  孩子们看着老路的样子都想笑,老头此时就像个孩子。

  “嗯,路叔,我妈肯定愿意。”张夷的儿媳妇笑呵呵地说,“只是不好意思说,是吧?妈。”

  大伙听了这话,目光都投注在张夷身上,大家也想听听张夷自己的表态,张夷被大伙看得不自在起来,觉得不说点儿什么有点儿说不过去,就笑笑说,“我,我,就是觉得太突然了。”

  “你就说吧,你愿意不愿意吧?”老路说。

  路璐噗嗤笑了,老爸啊,你这是在逼婚吗?

  张夷汗都下来了,路脖子,你这是要让我当着所有孩子的面脸红吗?

  “快说!”老路的军人架势又端出来了。

  张夷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声音特小地说了两个字,“愿意。”

  老路脸上立马绽开了笑容,有这两个字,他就心满意足了。

  “那明天就搬过来。”老路命令。

  “这……”张夷又吞吞吐吐了。

  “怎么?”老路脸上的笑突然收敛了,直着脖子问。

  “我,我总得收拾收拾吧。”张夷说

  “也是。”老路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我太着急了。”

  大家都乐了。

  “张姨,你快搬过来吧,你看把我爸着急的。”路瑶已经忍不住哈哈乐出声来,“爸,你瞧你刚才那样,跟十八小伙子谈恋似的。”

  “可不就是谈恋吗?”老路脱口而出。

  张夷越发脸热得跟炉子一样了,完了完了,这路脖子今天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彻底不要脸了,我这脸往哪儿搁啊?他再说下去我这整个人还不变成一张红布。

  “路叔也是高兴嘛,恨不得妈现在就搬过来。那就明天收拾一天,后天搬吧。”张夷的儿媳妇说,“明天我和路璐过去帮妈收拾。我们都希望您快点儿搬过来呢,好不好?”

  “好啊。”路璐完全赞同。

  “行,就听你们的。”老路兴高采烈。

  “那就路璐多受累吧,我是回不去帮忙了。”路瑶在视频里笑呵呵道。

  “呃……”张夷被闹得只顾着脸红了,该怎么回答呢,这帮起哄的孩子。

  按照当地不成文的规定,一般找老伴不领结婚证,不需要任何仪式,就是两个人住在一起搭伙过日子,共度余生。通常情况都是女方住进男方家里。

  事情既已定好,又被孩子们催得紧,张夷也只得硬着头皮开始收拾东西了,不是不情愿,也不是犹豫,就是觉得这速度太快了,脸上臊得不好意思。

  老路可积极了,家里一通清扫,忙着把柜子抽屉都腾出来,准备迎接张夷的到来。

  两家人兴奋地忙忙碌碌,家有喜事嘛。

  搬家那天是个阴天,天空黑压压的,夏天的雨说来就来。

  明智的侦缉队早已会看云识天气,这天都没有出动,院里唯有米老太一个人,拄着拐杖在院子里坐着。

  看见张夷儿媳妇出门,米老太问:“这天还出去啊?”

  “啊,米大妈自己一个人啊?”

  “哦,天气不好,她们懒得出来。”

  张夷儿媳妇抬头看看乌黑的天空,“您快回家吧,这雨马上就来了。”

  米老太淡定地望了望天,“估计还有一会儿才来雨呢。”

  几十年练就的观天象本领让米老太在何时都能闲庭信步。

  “还是快回家吧,别淋了雨。”张夷儿媳妇劝道。

  “知道了,对了,你婆婆今来没来吗?”

  “没过来,我正要去我婆婆那儿呢。”

  “她怎么了?有事吗?”米老太担心她病了。

  张夷家儿媳妇神秘地笑笑,“哦,我去帮我婆婆收拾东西,明天她就搬过来了。”

  米老太不太不小地吃了一惊,“哦,搬过来,是和老路?”

  “对,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米大妈,就是要搬路叔那儿去。”

  米老太褶皱的脸上打开了笑容,笑得踏实舒心,不住地点头,“这就好,这就好,这就好啊。”

  “那我先走了啊。您快回家吧。”张夷儿媳妇催米老太。

  “好,这就回家了。”米老太准备起身了。

  张夷儿媳妇走了。

  米老太心中一阵欣喜,替张夷和老路高兴,一边微笑一边自言自语,“早说过了,他们俩,行。”

  米老太望望天,起身,一手拎着小马扎,一手拄着拐杖,一步一挪地往家走去。

  张夷是个过日子节俭的人,东西算少的,再加上手脚麻利的路璐和眼疾手快的儿媳妇帮忙,很快就收拾妥当了。

  两大包行李。

  “妈,就这些吗?”张夷儿媳妇问。

  “就这样了吧,穿的、用的,都有了。”

  张夷环顾了一下房间,儿媳妇看出了婆婆心中的不舍,“妈,想回这边住的时候,您就跟路叔回来住两天,两边都是家。”

  她这话说得张夷心中更是不舍,眼睛里直泛泪花。

  “张姨在这儿住了那么多年,对这房子肯定很有感情。”路璐说。

  张夷抹了抹了眼泪,“唉,是啊,在这儿住了几十年了,舍不得啊。”

  张夷不只是舍不得这住了几十年的老窝,也舍不下跟她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伴儿,人虽然走了,可心中对老伴的感情却永远无法割舍,要说替代,谁都替代不了几十年的老伴儿。可无奈的是老伴儿先行了一步,如今自己也得为了生活往前迈一步了。

  张夷看看房子里熟悉的一切,“行,就这些吧。咱们走吧。”

  “哟,下雨了。”忙活了半天,路璐才注意到外面的雨。

  “那就等等吧,等雨停了咱们再走。”张夷儿媳妇说。

  “小宝儿跟他爸在家行吗?”张夷最是操心孙子。

  “放心吧妈,他乖着呢。正好他爸今天休假看着他。”儿媳说。

  “哦,是吗?”路璐说。

  “你们那都上幼儿园大班了吧?”张夷儿媳妇问路璐。

  “是啊,你们的也快。”路璐说。

  “以后两个小朋友更方便在一起玩儿了。”张夷儿媳妇说。

  “是啊,多好。”路璐说。

  三个女人站在窗前。

  大雨噼里啪啦拍地重重打着玻璃。

  老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今天赶在一块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