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一章

鳏寡 寐人雨 4764 2018-09-19 12:00:00

  “爷爷看,有船。”小孙女喊道。

  大家向海面望过去,远处有一艘白色的大船开过来。

  “好漂亮啊。”小孙女目不转睛的望着大船,“我爸说他放假的时候要带我去坐游轮呢。”

  “嗬,还知道游轮呢,不简单啊。”徐海笑着说。

  “当然知道了,游轮可大了,能坐好多人呢,坐着游轮可以去外国呢,我还没去过外国呢,我爸说要带我去韩国玩呢。”小孙女滔滔不绝。

  “还知道韩国呢,厉害。”徐海继续逗小姑娘。

  “韩国有好看的衣服,有好看的鞋。”小孙女说。

  “呵呵,现在的小孩真是比不了,什么都懂,知识太丰富了。”老徐感慨。

  “他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她提过这么一句,她就经常念叨去韩国。”三叔说。“回头还真得让你爸带你去一趟,不能骗小孩儿,是不是?”

  “我爸说肯定要带我去的,还要去吃好吃的呢。”

  “你爸净信口开河。”三婶翻翻白眼,对自己那臭儿子很不满。

  “刚子那小子啊,有时候就是瞎逗孩子,可他一说吧,孩子就当真了。孩子懂事了,不能骗小朋友啊,回头我真得说说他了,说了的就得给人家兑现。”三叔说。

  “嗯。”老徐说:“你说的这个对,提醒他注意。”

  “爷爷,我们要去吃什么?”

  三叔搂着孙女,“吃烤羊好不好?”

  “好啊,是烤羊肉串吗?”

  “可以呀。”

  “太好了,我就爱吃羊肉串。”小孙女高兴地拍起手来。

  “呵呵,我们这丫头最爱吃肉。”三婶笑着说。

  老徐说:“我那小孙子也是天天吃肉,叫唤着要肉吃。”

  “小小子更爱吃肉。”三叔说:“他们班里那些小男孩,一个个都爱吃肉,老师说都要着吃肉,不吃菜,就要肉。”

  “小孩儿爱吃菜的实在是太少了,都是喜欢吃肉肉。”三婶说。

  “不,我们班小宇就爱吃菜,他不吃肉。”小孙女参与讨论说。

  “但那太少了,极个别的。绝大多数都是肉食主义。”三叔说。

  “对了,你还得劝劝刚子他们两口子。”老徐说。

  三叔三婶明白大哥要说什么,让他们劝儿子生孙子呗。

  “劝过八百回了,不听,没用。”三叔说。

  “趁年轻呢。”老徐说,“而且你们条件多好,双方大人都还有精力给看孩子。”

  “说的是呢。”三婶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双方父母都还想让他们再生一个,可是他们就是不要啊。”三婶很无奈。

  “奶奶,你们是说让我爸妈生小弟弟吗?”小孙女的成熟让老徐和徐海着实吃了一惊。

  “我不要弟弟妹妹。”小孙女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有了弟弟妹妹,我爸妈就不爱我了。”

  一句话让四个大人心里怪怪的。

  “怎么就不爱你了?有弟弟也很爱你啊。”三叔说。

  “不,有了弟弟,我就得洗衣服洗碗了,我的好东西就都成了他的了。”

  “唉,现在的孩子。”三叔摇摇头,“没办法。”

  “宝儿,你从哪儿听说的这些?”徐海问,孩子的私心肯定是有原因的,一定受过怎么样的引导或者刺激。

  “我看过一个视频,一个小孩有了弟弟,她奶奶每天让她抱着弟弟哄弟弟,还让她洗衣服,而且再也不给她买玩具了。”小孙女一本正经地在复述一则搞笑视频的内容。

  “哎呀,宝儿,那是笑话,不是真的。”三叔说。

  “不,是真的。我不要小弟弟小妹妹。”小姑娘说得斩钉截铁。

  “看见了吧,刚子他们连这关都过不了。”三婶说。

  老徐惊异于现在孩子的成熟,说出来的话跟大人一样,一套一套的,说的道理比大人还好。不过自己提一句就得了,人家的事参与多了也不好,生不生确实是人家年轻人自己的事了,他们这些老人说了都不算了。

  “是那儿吗?那片小房子?”徐海问。

  三叔说:“对,没错,咱们到了。”

  “吃羊肉喽。”小孙女说。

  慕名而来此地的人不少,在停车场里转了一会儿才找到停车位。

  停好车子,一行五人下了车,先活动了活动筋骨。

  徐海抻了抻身上的胳膊,“哎呀,舒服。”

  老徐深深地吸了口气,空气中弥漫着海的味道,吸口气全身畅快。

  “走吧,咱们进去吧。已经订好了。这儿不预约的话没位子。”三叔说。

  “走吧。”老徐说,“带宝儿去吃肉肉。”

  农家乐,连吃饭带住宿全套服务。三叔将一行五人两天的吃住都订好了。

  饭馆果然生意兴隆,听店员说楼上楼下的桌都订出去了。

  五个人在窗边就座。

  “小哥,菜单拿来一下儿。”三婶说。

  “大哥和徐海看看,想吃什么?”三叔递过菜单。

  老徐摆摆手,“你来吧,我不会点菜。”

  三叔说:“你先看看啊,有什么想吃的。”

  “别让我看菜单,一看就晕。你熟悉这儿,你来吧。”老徐说。

  三叔不再推让,拿起菜单翻起来。

  徐海望了望四周,服务员们忙碌地穿梭在过道里,“还好预定了,还是三叔有先见之明。”

  “是啊,不预订不行,我们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不知道,傻了吧唧也没订桌子,傻等了四个钟头,最后因为没地方住,又大晚上奔回家睡的。”三婶说。

  “服务员。”三叔向身着制服的小哥挥手。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点菜吧。”

  “好的,一个烤羊,辣子鸡,葱烧海参,红烧桂鱼,蛤蜊汤,还有……”

  老徐看三弟这架势要点不少菜,忙打断他,“差不多够了,咱们就五个人,别要太多,吃不了。”

  “羊肉串,别忘了孩子的肉串儿。”徐海笑着提醒。

  “对对,二十个羊肉串儿。”三叔补充。

  “谢谢二伯伯。”小丫头冲着徐海笑,“你不说我爷爷肯定忘了。”

  “真是个小大人。”老徐笑笑。

  “行,先要这些吧,还有,一瓶五粮液。”三叔交代服务员。

  “还喝啊?”老徐说。

  “喝点儿,反正晚上咱们就住这儿了。徐海不用担心酒驾的问题,喝点儿。”三叔说。

  “好,我陪三叔多喝几杯。”徐海笑着说。

  “哎,这就对了,我的侄子都是好酒量。”三叔夸奖。

  “爷爷我能喝吗?”小孙女凑热闹。

  “一会儿给你也尝尝。”徐海笑呵呵地逗她,“可好喝了。”

  “是吗?爷爷?”小孙女向爷爷求证,爷爷的话是权威。

  “哎,二伯伯逗你呢,你一个小孩怎么能喝酒呢,辣死了。”三叔说。

  “咦,那我可不喝了,你们大人喝白酒,我要喝小孩儿喝的东西。”

  “呵呵,那你说吧,想喝什么?”三叔说。

  “就喝奶茶吧。”

  “行,服务员!”三叔立马招呼服务员过来。

  “真是个小大人。”老徐喜欢死这孩子了。

  这家饭馆上菜的速度不慢,说话的工夫几样菜已经来了,酒也来了。

  服务员表示抱歉,说:“烤羊还得稍等一会儿。”

  三叔招呼大哥和侄子喝起来,三婶滴酒不沾,跟小孙女一起喝奶茶。

  酒过三杯,烤羊终于上桌了,喷香扑鼻,小孙女兴奋道:“爷爷,我要大肉。”

  “行,爷爷给弄。”三叔笑呵呵地说。

  三叔先弄了一大块儿肉,递到老徐盘子里,“来,来,大哥尝尝,这儿的烤羊肉可是出了名的,味道一极棒。”

  “好好。”老徐接过羊肉,香气早已钻进鼻子里,满脑子都醉了。

  “来,徐海。”三叔又递过一大块儿肉给徐海。

  “行,我自己来吧,你快给孩子弄吧,孩子都等急了。”徐海说。

  “爷爷,现在可以给我了吗?”小孙女嘟着小嘴问道。

  弄得三叔怪心疼的,“爷爷马上给啊。”赶紧弄了块儿肉放到小孙女盘子里,拿刀切成小小块儿,“好了,宝儿吃吧。”

  “奶奶,你吃。”小孙女拿一块儿肉送到三婶面前。

  “哟,乖。”三婶那满脸幸福,“我孙女真好,还想着奶奶呢。谢谢啊。”三婶接过孩子小手递过来的肉。

  “不客气。”小孙女说。

  “哟,真有礼貌。”徐海夸奖。

  “老师教得好。”三叔说,“他们那幼儿园的小孩都挺有礼貌的。这幼儿园没白上。”

  “学会这些比什么都重要。”老徐说,“现在的孩子太缺乏这些基本教育了,幼儿园这样就对了。”

  “爷爷,我还要一块儿肉。”

  三叔一看小孙女盘子里已经空了,笑笑说:“这么快就吃光光了?”

  “嗯,我爱吃这个。我还要一块。”

  “行,爷爷再给弄一块儿。”

  又弄了一块儿肉放进小孙女盘子里。

  “谢谢。”小孙女说。

  “真乖。”三叔说。

  照顾完孩子,继续招呼大人们,“来,大哥,徐海,干一杯。”

  老徐和徐海举杯,三人一饮而尽。

  “吃菜吃菜。”三叔继续热情招呼。

  “这肉真不错。”老徐夸赞,“以前还真没吃过这么嫩的烤羊肉,不光嫩,还入味,好吃。”

  “是吧?”三叔得意地笑笑,“就这儿的最好吃,正宗。大哥再来一块儿。”说着又要帮老徐弄了一大块肉,老徐赶紧拦下,“太大了,吃不了。我自己来吧。”

  “那就徐海先来这块儿。”一大块肉放到徐海盘子里,给老徐弄了一小块儿。

  “爷爷,吃完饭我们做什么?”小孙女问。

  “吃完饭啊?”三叔看看老徐,问:“大哥想做什么?这儿坐坐船啦,游泳,骑马,还有一些别的玩的。”

  “游泳骑马我是都不行,你们带孩子玩玩吧。”老徐说。

  “要不一起坐坐船,吹吹海风。”三叔说。

  “也好,坐船观观风景。”老徐说。

  “好。”三叔说。

  “我们小美女也可喜欢坐船了,是不是?”三婶问。

  “是。我也要坐大船,是可以坐船去韩国吗?”小孙女问。

  “去韩国那得让你爸带你去了,咱们坐的这船去不了韩国。”三婶说。

  “呵呵,还惦记着去韩国呢。”徐海笑说。

  “看来他爸必须得带人家去一趟了。”三叔说,“说了得兑现。”

  酒过三巡,喝好了,也吃饱了。一行五人先去酒店里安顿了一下。

  然后便坐船游海去了。天空不算晴朗,却没有风,海面很平静。船速不快,柔风拂面。望着遥远的水天相接处,老徐心情平静舒爽。一行五人包括孩子在内都静静的。

  在这种美好之下,老徐和徐海都会有种错觉,好像之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生活如此美妙,亲人怎么可能放弃这一切离开了呢?

  老徐离开家这几天,有时候真的会想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老伴好像只是没跟自己出来玩,只是留在家里看家了,在老徐的脑海里和心里,老伴还活脱脱地存在着。

  徐海心里也是同样。可转念又一回想,都是幻觉。

  “唉”,徐海迎着海风沉沉叹了一声。

  望望海,才知道人真是太渺小了,人生太短暂了。

  “看,海鸥。”小孙女尖尖的一嗓子,打破了大人们的沉静。“在那儿。”顺着小姑娘的手指,果然见几只海鸥从空中掠过。这里是它们熟悉的生活之所,是它们的天地。

  船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开始返航。

  回到酒店老徐睡了个下午觉。

  晚上参加了特色的篝火晚会,酒、肉、歌舞,热闹至极,孩子当然最开心。

  三叔时不时就会观察大哥的神情,看大哥笑,三叔就放心了,让大哥高兴是三叔这些天的主要任务,不过即便大哥表面看起来笑呵呵甚至笑哈哈的,但心里不可能不痛,这种痛需要时间来治疗。

  晚上吃罢喝罢热闹罢,一行人回到酒店休息。

  三叔跟三婶说,“你跟孩子先回房,我跟大哥去房间坐一会儿。”

  自从大哥来了,三叔还没来得及跟大哥好好聊过。

  回到酒店,徐海沏了茶,放在老徐和三叔面前。

  三叔说:“大哥今天累不累?”

  “不累。”老徐面带疲惫地说。

  三叔笑笑,他知道大哥的性格,累也不说。“大哥,我有话就直说了啊。我今天也喝了酒了,酒后直言,说得有什么不对你别介意啊。”

  “咳,有什么介意的。”老徐说。

  “我前些日子听孩子们你要去养老院?”

  “哦,是有过这想法,不过后来就不打算去了。”老徐端起茶喝了口茶,“孩子们也不愿意让我去,后来我也觉得在家里养老挺好。”

  “是,我也是想劝你,千万别去那儿,还是在家好。”

  “我们商量过了,在家找个保姆,不去养老院了。找个做饭的,有个做伴儿的,就行了。”老徐说,“我也想过,我岁数大了,凑合吧。”

  “这不是凑合的事,要找就得找个合适的人。”

  “其实吧,保姆就是个伴。”徐海说:“找老伴跟找保姆一样吧,就是名称上听起来不同而已,意义是一样的。”

  “嗯,找个人不结婚不领证,是吧,我知道在咱老家是那样,其实在哪儿都是那样,全国一个模式,这儿也那样。这儿倒是有那种中介机构,可以帮你介绍,双方提前就说好,生活在一起以后不涉及财产什么,之前都会有一个协议或公证什么的。”

  “咱那边也有这样的机构。”徐海说,“不过签什么协议就不清楚了,不过这种机构代签的协议好像也不具备什么法律效力吧。”

  “也是,不过就是个形式。”三叔说:“哦,那现在就是定了,找个保姆。现在有给介绍的人吗?”

  “也有给说的,不过等回去再见面吧。”老徐说。

  “大哥,这事就得往前看,嫂子吧。”三叔鼻子一酸,眼泪出来了,“唉,嫂子不容易,为了这个家吃苦受累的,别说孩子们了,连我们的心都没少操,我特别感谢嫂子,我也特别想念嫂子。”

  被三叔一带动,老徐和徐海也眼睛红红的。

  “可这人哪,没有一起来一起走的,总会有先有后,是吧?生老病死不由人。咱到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的话,对吧?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得往开了想,往以后想。”

  老徐不说话也不点头,只是听着。

  他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