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十章

鳏寡 寐人雨 3156 2018-09-18 12:05:00

  老路跟两个闺女都谈过了,闺女们既然都不反对他找老伴,老路心里也就真正踏实下来了,下一步就是怎么安排自己剩余的幸福生活了。

  周末两天,老路都没有看见张夷,他也没好意思给张夷打电话。

  张夷也没给老路打电话。

  老路倒是没往坏处想,这事嘛,不是小事,是关乎两个人甚至两个家庭的大事件,给人家考虑时间是应该的,再说老路自己也需要时间。

  周一。

  张夷像往常一样来儿子家上岗看孙子,跟院里的侦缉队晒太阳扯闲天。

  “天气真是热了啊。”

  “是啊,越来越热,今天夏天看来不好过啊。”

  “你们开空调了吗?”

  “没有,还用不着吧?”

  “不行,我家开了,热,睡不着。”

  “有那么热吗?咱们这儿算凉快的了。”

  “你们到底还年轻呢,我家压根儿没有空调。”米老太笑笑说。

  “看看你家小宝的小脸,那是怎么了?”有人问张夷。

  张夷看看小孙子红红的脸蛋,心疼地说:“唉,湿疹。”

  “哦,没给孩子抹点儿药吗?”

  “抹了,她妈说是比昨天好点儿。”张夷:“这孩子的体质比较容易长疹子,更小的时候出得更多,现在大一点儿,还好吧。”

  “可怜的小宝宝,快快长大吧,长大免役力就强了。”

  “盼人家长大,等人家长大了,咱们都老了。”

  米老太微微一笑,“等宝儿长大了,我早就到那边儿去了。”

  小宝手里玩着小玩具,耳朵可没闲着,听到这话,问:“到哪边去了?”

  大家默然了。

  老路的出现打破了刚才的沉默。

  “哟,晒太阳呢?”老路主动打招呼,眼睛却一直在看张夷。

  张夷看老路注视自己,不好意思地回避了一下。

  “小宝儿,玩什么呢?”老路逗孩子,跟孩子说话远比跟这帮老太聊天来得容易。

  “玩小汽车。”小宝乖乖回答。

  老路摸摸小宝的头,“宝儿真乖。”

  “老路今天挺闲的?”

  “啊,每天不都这样吗?”老路说。

  “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忙着相亲吗?”

  “啊,是啊。”老路懒懒地回答,多一个字的描述都没有。

  “有相中的吗?”米老太也关心地问。

  “啊,有吧。”老路惜字如金,眼睛一直看着小宝玩汽车。

  “有吧,这是回答呢,还是发问呢?”

  “有就是有了,还有吧?”

  “那就——有。”老路说。

  “有啦?恭喜啊。老路。”

  “悄默声息的就有了?”

  “谁啊?”

  “怎么没见你把她带来啊?”

  老路就是要引起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然后说:“上礼拜请她到我家吃饭了啊。”

  “哦,怪不得那天打扮得那么精神呢,就说吗,肯定有事。”

  “悄悄背着我们,都不告诉我们。”

  “我今天还打算请她去吃饭呢。”老路说。

  “哦?”

  “这是要出去请人吗?”

  侦缉队老太们心里在想什么,老路明白得很,女人,尤其老女人,最喜欢八卦,看看她们的表情,一个个都在心里瞎琢磨呢,老路心里得意,你们不知道了吧?

  老路偷偷看一看张夷,张夷有些尴尬。

  “那你赶快去请吧,请来让我们也看看。”米老太说。

  “米老姐姐都替我着急了?”老路卖乖。

  “急,怎么不急。”米老太说。

  老路走到小宝面关,摸摸小宝的毛头,问:“小宝儿,今天还去爷爷家吃饭好吗?”

  小宝手里把玩着小汽车,抬头看看老路,“好,我还要吃虾。”

  侦缉队简直惊愕了,什么?小宝儿?张夷的孙子?

  老路请的是张夷的孙子,那请的不就是张夷吗?

  大家的目光齐聚在张夷脸上。

  张夷脸红了,看看大伙,又扫了一眼老路,不好意思地把脸撇开了。

  大家惊诧的目光齐聚在老路脸上,期待他的回答。

  老路点点头。

  “啊?”

  “你们瞒得够深的呀?”

  “保密工作做得行啊。”

  “什么时候的事啊?”

  “怎么连我们都不告诉啊?”

  “竟然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张夷,你也嘴够严的啊。从来没说过啊。”

  “老路你这不像话啊。”老米太笑笑“这是大好事儿啊,怎么不告诉我们,叫我们好一阵子瞎猜。”

  “张夷都脸红了。”

  大伙的目光又投向了张夷。

  “好啦好啦。”老路示意大家平静一下儿。“准确地说,是我对她……”老路说到“她”的时候用下巴颏指了一下儿张夷,“是我对人家有意思,人家还没同意呢。你们别乱说,弄得人家多尴尬啊。”

  “张夷。”老米太瞅瞅张夷,急了,说:“怎么不同意?”

  “你就答应吧。我们看你们挺合适的。”

  “是啊,我们私底下常说呢,你们俩要能在一起就好了。”

  “是吗?”老路呵呵一笑,得意道:“哦?你们私底下这样说过?”心中一阵美,“那你们怎么不早撮合我们呢?”

  “呵呵,还用我们吗?你们不都自己撮合成了吗?”

  “张夷。”老路正二八经地说:“那我就当大伙的面,请你中午去我家吃饭了啊。”

  如此明目张胆的相邀,弄得张夷大红脸。张夷看看老路,没说“不”也没说“是”。

  小宝说:“奶奶去吧,我们一起去。”

  张夷摸摸小宝的头,不说话。

  “你不会要当着老姐姐们的面让我下不来台吧?”老路说。

  “张夷,去吧,不就是吃个饭吗?”

  “就是,他又不是求婚。”

  “哈哈。”

  “就是,不用那么害羞。再说了,咱们都是熟人,有啥不好意思的。”

  “就是。”米老太说:“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好事。”

  “老路,要不你今天就当我们的面向张夷正式求婚吧。”

  “好好。”

  大伙又开始起哄了。

  老路呵呵一笑,“你们呀,你们呀。”

  “老路。”米老太说:“你要真有求婚的心,我们可以当你们的见证人。”

  张夷和老路都没想到米老太会说出此话。

  张夷不知道这话怎么接,这好像也不该由她来回答。

  老路既然今天敢当着大伙的面公开表露自己的心迹,就说明他准备好了,张夷那天没有当面给老路答复,今天老路这招是要当着大伙的面让自己答应他,这是逼婚啊。

  看着张夷羞红的红,老路跟小宝说:“宝儿,爷爷带骑车带你出去玩儿,好不好?”

  “好好。”小宝儿高兴拍手。

  “走,跟爷爷推车去。”老路看看呆在那儿的张夷,说:“走啊,一起走吧。”

  “奶奶,走走。”小孙子拉张夷的手。

  张夷这才挪了挪步。

  老路拉着小宝的手,小宝拉着张夷的手,三人一起走。

  “瞧这一家三口。多好。”

  “哈哈。”

  这话从脑后传来,张夷汗都下来了。

  老路却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得意得很。

  第二天,老路买了一个自行车上专用的宝宝椅。他这一举动自然又引来老太太们一阵热议。

  自从老路把好事广而告之以后,老太太们每天的话题总是围绕他们。问这个问那个,每次都把张夷问得大红脸,都不敢出来跟她们聊天了。

  老路的态度正相反,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倒没什么不好意思了。他每天大摇大摆地走进老姐妹圈,她们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紧接着,老路的出行模式就变成了车上驮着小宝,身边随着张夷。

  头几天,大家哄哄闹闹。问他们“是不是要去湖边谈恋爱?”,笑他们“怎么还不手牵手?”打听张夷“什么时候和老路双宿双飞?”

  ……

  吵吵了几天,大家也习惯了。

  老路就是跟老夷好上了,他们就是在黄昏恋。

  老徐继续他的海滨之行。

  徐海驾车带着老徐三叔三婶和三叔的小孙女,一行五人前往海滨农家乐。一路上相聊甚欢,尤其带着小孙女,那小嘴叭叭叭的,逗得大人们一阵阵发笑。

  徐海正跟三叔聊得高兴,手机响了。

  沙敏来电话。

  “喂。”

  “哎,老郭说你们有机会往北京调,你怎么不去呢?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怎么想的?”

  徐海本以为老婆打来长途是嘘寒问暖的,没想到劈头盖脸怒气冲冲地来了这么几句,原来大好的心情就被这来电给搅合了,他不想在电话里说那些事,更不想当着外人的面跟老婆吵架,“嗯,回去再说吧。”

  “什么再说?你最好赶紧回来跑跑这些事,人家都到时候都调走了,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觉得有意思吗?人家都拿高工资干轻省活儿去了,你自己还苦哈哈地在这儿受累,到时候你可别后悔,现在多好的机会啊,老郭说了,他能帮你。你怎么还不愿意去啊?你怎么想的啊?要不是老郭说这事,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从来都没跟我说过这些事啊?怎么连你老婆都不告啊?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啊?”

  徐海心里的火腾腾的,可他不能现在发作,只能咬牙一忍再忍,“啊,行了,挂了啊。”他把电话挂断了。

  电话再次响起,徐海直接关机。

  老徐觉得不大对劲,问道:“是不是单位有事啊?”

  徐海强颜一笑,扯了个谎,“啊,没事,推销保险的。”

  “唉,现在净是这种电话,烦都烦死了。”三婶说:“我前些天老接到骚扰电话,不是卖保险的,就是骗子,现在的不法分子真是神通广大。”

  “是啊,真是烦人。”徐海敷衍了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