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八章

鳏寡 寐人雨 3133 2018-09-16 12:00:00

  张夷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想独孤,可老觉得往着走一步又对不住你。老路那个人,你也认识,就是以前跟我们家住街坊的那个路脖子,中学时跟咱们也是同学,他那天跟我说让我跟他一起过,我自己觉得吧,他人不错,又是知根知底,昨天我跟孩子们说起这事儿,他们也都挺赞成,可我自己挺犹豫的,唉。还是你最好,可你怎么就把我一个人扔下了呢?幸亏现在有孙子每天陪着我,要不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过来,心里空落落的,难受。一白天好过,晚上没孙子陪还真是觉得漫长,累的时候倒头就睡也还好,有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睡不着的时候我就起来跟你说说话,哎,我说的话你在那边都能收到吗?你能听得见吗?你现在的那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在那边都见着谁了?在那边都干什么?你怎么从来也不托个梦告诉我,我天天都在琢磨,天天都在惦记你。”张夷念叨着流泪了。

  每一个孤独的人都害怕夜的到来,每一个孤独的夜都是难熬的。

  张夷手捧一杯热茶望着窗外等待天亮。

  老路也在辗转反侧中迟迟睡去。

  舟车劳顿了一天的老徐来到了海边的三弟家。

  三弟看见大哥就开始掉眼泪,“大哥,你可来了。”

  老徐紧紧握着三弟的手,倒是没哭。

  跟自己年龄差十五岁的小弟弟,在老徐眼里如同孩子一般,如今小弟弟也已经当了爷爷,孙女今年五岁了。

  老徐不由得感慨,自己已是这个年龄了,七十多岁的老头了,这一晃七十年怎么就过去了?这么多年的人和事回想起来如同瞬间,老徐自己也说不清楚。

  上次跟三弟一家见面是六七年前的事了,那时跟老伴儿和徐海一起来的。

  三弟用手抹抹眼泪,“大哥,我想你啊。”打量了打量老徐,说:“大哥你瘦了。”

  老徐说:“是,最近瘦了。”

  弟媳招呼:“快请大哥进来坐,你们坐下慢慢聊。”

  “对对,快进来坐下歇歇。”

  徐海把带来的礼物放下,“给三叔带了点儿土特产,我爸知道你最喜欢吃老家的这些东西。”

  “谢谢大哥,谢谢,大老远的来还带这么多东西,还记得我爱吃什么。”三叔说着眼睛又模糊了。

  “从小爱吃的到老也爱吃。”老徐说:“老家也就这些东西,别的也不知道给你带点儿什么。”

  “有这些已经太好了,我就想吃这些。”三叔笑着说。

  “他呀,过一段时间就想吃老家的东西,我们就上超市买点儿,买来他都是自己做。”弟媳妇说。

  “不过啊。”三叔摇摇头,“哎呀,从超市买来的怎么也没咱们那边的好吃,就是不一样。”

  “呵呵,主要是小时候吃惯了。”老徐说:“家里的味道哪儿都比不了。”

  三叔点头:“对,大哥这话有道理,家里的味道永远都是最好吃的,走到哪儿都想念家的味道。”

  三叔突然之间很感慨,自己从十几岁离开家到现在四十多年了,已经太久没有细细品尝过家里的味道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很想念那感觉。

  “行,先吃饭吧,大哥肯定也饿了。”弟媳妇说。

  “好好,大哥,咱们先吃饭。”三叔说。

  “哎?刚子呢?”老徐还惦记着侄子呢,“还没下班吗?”

  “哦,他们晚一点儿过来,现在还没下班呢。”

  “孙女呢?”老徐把每个人都想到了。

  “还没下课吗?”徐海也问,想起那小丫头真是可爱。

  “哦,在她姥姥家呢,我们分工合作,这个月轮到姥姥接送了。”三叔说:“我们现在是每家轮一个月。”

  “哦。”老徐说,“行,那我去洗个手。”

  “我带你去。”三叔挽着老徐的胳膊朝洗手间走去。

  老徐上次来这儿虽说是六七年前,不过还有印象,房屋是什么结构,家里摆设装修基本都没变。

  洗罢手,一家人坐定。

  “大哥,海儿,喝点儿什么?”三叔问。

  无酒不成席。

  “什么都行。”徐海说。

  “喝点儿白的?怎么样?大哥。”三叔问老徐。

  “行。”老徐痛快答应道,“今天应该喝点儿。”

  “把那瓶茅台拿来吧。”三叔跟媳妇说。

  大哥到来,茅台接风。

  老徐朝桌子上望望,鱼虾肉菜摆了一大桌子,老徐向弟媳妇道:“麻烦了啊,做了这么丰盛的一桌子。”

  “哎哟,瞧瞧,大哥您客气了。”弟媳是个爽快人。

  三叔给老徐和徐海倒上酒,然后给自己媳妇倒了一杯,最后给自己满上。

  “来,欢迎大哥,咱们干一杯。”

  四个人举杯。

  “谢谢谢谢。”老徐一直客气地说。

  筷子杯子频繁举起落下,再加上三叔两口子爱说爱笑,老徐很快进入了过年一般的热闹气氛,虽说经过一路上的奔波劳累身上有些发酸,老徐很高兴。

  吃罢饭,三婶忙着收拾碗筷。

  刚子一家来了。

  刚子是老徐家族里子辈中最小的孩子,从小就跟老徐亲,小时候放暑假回老家,天天跟在大爷屁股后面跑来跑去,大爷长大爷短地叫,老徐可喜爱这个小淘气了,如今这小淘气也当爸爸了。

  进了门,刚子两口子忙跟大家打招呼。

  “叫大爷爷。”刚子摸着闺女的头发说。

  “大爷爷好。”小机灵鬼眼里都是刚子小时候的神韵,性格也像,一点儿也不认生。

  “过来,让大爷爷看看。”

  老徐上次来,刚子刚结婚,还没有孩子,转眼孩子都上幼儿园大班了。

  时间啊,老徐感慨。

  小机灵鬼走到老徐跟前,老徐拉住她的小手,“乖宝,叫什么名字?”

  “我叫宁宁。”小机灵鬼笑嘻嘻地说。

  “宁宁,好。宁宁乖。”老徐慈祥地看着孩子,从身上的衣服兜摸出一个红包,递到宁宁手里,“乖,拿着。”

  “不要不要。”宁宁推老徐的手,“我不要。”

  “嗯,拿着,大爷爷给得拿着。”老徐说。“这是大爷爷第一次见你的礼物。”

  刚子和媳妇在一旁说:“别给她了,她一个小孩,还给她什么钱啊?”

  “当然得给了。”老徐把红包塞到宁宁手里。

  “大爷爷给就拿着吧。”三叔说。

  听了爷爷的话,宁宁不再推来推去,拿在了手里,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老徐,说:“谢谢大爷爷。”这小话一说把大伙儿都逗乐了。

  “哎,真乖。”老徐爱得不得了,“这乖宝。”

  刚子媳妇跟老徐和老海打过招呼,寒暄了几句,就到厨房帮忙去了。

  “呵呵,我们这小嘴可巧了,甜着呢。”三叔说。

  “多好啊。”老徐说。

  “可会说了,从幼儿园一回来,抱着我的脖子一阵亲热,然后说:爷爷,我在幼儿园都想了你一天了。把我给感动得,别提了。”三叔说着流露出一脸的幸福。

  “看把你美的。”老徐说。

  “美,有孙女可美了。”三叔说。

  “你们不再要一个?”徐海问刚子。

  “再生一个?”刚子摇头,“不要不要。”

  “现在都生二胎,再生个儿子,凑一对,多好。”徐海说。

  “再生什么都不生了,一个够了。”刚子说。

  “你们还那么年轻呢,完全可以啊。”老徐也说。

  这生儿子关系到老徐家族的血脉,老徐自然也愿意开口相劝。

  “我也跟他们说过,人家俩人死活不要。”三叔说。

  “你爸肯定还想再抱个孙子啊。”老徐说。

  刚子媳妇端来一盘水果。“大爷吃吧,海哥,爸,也吃啊。”

  放下水果盘就又进厨房了。

  “真是个好儿媳妇。”老徐夸奖。

  “嗯,我媳妇可好了。”刚子笑着表扬自家媳妇。

  三叔接着刚才的话题,“我们当然想再抱个孙子。我都跟他们说了很多次了,他们俩人不要。”

  “刚子,该再生一个,真的。”老徐说,“既然有条件,干吗不再要一个呢?”

  “我不要弟弟。”宁宁倒开口了,“我不要弟弟,我也不要妹妹。”

  “哦?有弟弟妹妹跟你一起玩儿多好啊?”徐海逗宁宁。

  “一起玩儿不好,宁宁不要弟弟妹妹,宁宁只要宁宁自己。”

  “看。”刚子手摊开耸耸肩,“不是我们不要,是人家不要。”

  老徐其实想说:一个小屁孩的意见算什么,没好意思开口。

  “管不了,随他们吧。”三叔说。

  “也是,孩子们自己决定吧。”老徐说。

  “我管不了他。”三叔拍拍自家儿子,又摸摸宁宁的小脸蛋,“还是我宁宁乖是不是?”

  “对,我最乖乖。”宁宁笑,做了个鬼脸,跑掉了。

  大家呵呵一笑。

  小朋友带给大人们的欢乐无以言表,没有孩子的家庭永远无法体会天伦之乐。

  “来来,大哥喝茶,海儿,喝茶。”三婶端来清香扑鼻的茶水。

  “哎,谢谢三婶。”徐海赶紧接过一杯。

  “谢谢,快歇会儿吧,我们这一来,把你忙坏了。”老徐向弟妹道。

  “大哥客气了,你好好在这儿住一段时间,他有好多话要跟大哥说呢,你们来之前天天跟我念叨大哥。”

  “我爸真的经常念叨大爷呢。”刚子也说:“不光我爸,我也想你,大爷。”刚子给了老徐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徐开心,这是这段时间老徐笑容最多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