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七章

鳏寡 寐人雨 3035 2018-09-15 12:00:00

  两天后。

  老徐拉着行李箱准备出门。

  “煤气关了吧?还有水,都关了吧?”

  “嗯,都关了爸,放心吧。”徐海说。

  “没事,爸,我们在呢,隔两天就过来看看。”路璐说。

  “不用操心家里,好好去散散心吧。”徐江说。

  “身份证带着呢吧?”徐海再次提醒。

  老徐打开包确认,“嗯,带着呢。”

  一行人下楼。

  米老太只身一人在楼下的阳光里站着,见老徐他们出来,“这是要出门啊?”

  “啊。”老徐说:“出去一趟。”

  孩子们问候过米老太,往车上装东西。

  “出去散散心好。”米老太说,“别老憋在家里,出去走走吧。”

  “是啊。”老徐道。

  “孩子们都陪你去?”米老太问。

  “不,就我跟徐海两个人。”老徐回答。

  “哦,放心吧,家里都有人,我也帮你留意着点儿。”米老太说。

  老徐笑笑道:“老大姐,谢谢了。”

  看孩子们在车前等着,米老太说:“行,走吧,路上慢点儿。”

  “好好,再见。”老徐挥挥手。

  徐江路璐夫妇送老徐和徐海上了车。

  “慢点儿。”徐江说。

  “路上小心,有二哥在我们就放心了。”路璐说。

  “辛苦二哥了。”徐江说。

  “你真的不去?”徐海问徐江。

  “不去了,下午我就得出差了,有公务在身。”徐江笑说。

  “哦,下次一起吧。”徐海说,“行,你们放心吧。”

  “到了给我们来个电话。”路璐说。

  老徐点头,冲孩子们挥手。

  汽车发动了,徐江和路璐挥手再见。

  老徐从倒后镜里看去,身后的人影越来越小,镜中的米老太拄着拐杖一直望着他们走远。

  送走老徐和徐海,徐江路璐回到老路家。

  “你爸出发了?”老路问。

  “刚走。”徐江说。

  “散散心的好。”老路说:“你们来得正好,我正有事要跟你们商量。”

  “什么事?”

  “先坐下,喝杯茶,我刚泡的普洱。”

  “爸什么时候喝上普洱茶了?”路璐说。

  “啊,健康饮品,我得保养啊,给你们来一杯。”老路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

  “哟,这茶具也是新的?”路璐问。

  “对,昨天从百货大楼刚买的,不错吧?”

  “不便宜吧?现在舍得花血本了?”路璐笑说。

  “少埋汰你爸,啊,我以前抠索过吗?真是的。”

  路璐笑,“逗你呢,老了,你得学会幽默,得识逗。”

  “行了吧,你不取笑你爹就不自在,臭丫头,这茶怎么样?”

  徐江说:“嗯,口感不错。”

  路璐尝了一口,“嗯,好。”

  “爸,您刚才说有事,什么事啊?”徐江问。

  “哦”,老路犹豫,直说了:“我找到合适的人了。”

  此话一出,徐江和路璐眼睛都亮了,互相看看对方,笑了。

  “哦?这么快,好事啊,是谁啊?”路璐问。

  老路含笑道:“这人其实你们也认识。”

  “是吗?到底是谁呀?快说啊。”路璐说。

  老路笑道:“瞧你,比我还急。”

  路璐催道:“快说快说。”

  老路说:“她就是,张夷。”

  “哦。”路璐真没想到,老爸转了这么一大圈,最后找到的却是离得最近的人。

  “是张姨啊?呵呵。”路璐笑了。

  “嗯,就是她。”老路直了直身子,挺直脖子,一本正经地问:“你们,你们觉得她怎么样?”

  “嗯,挺好的。”徐江说:“大家都认识,也互相了解。”

  “其实,我也没想过会找她。”老路说。

  “呵呵,可能是缘份吧。”徐江说。

  “嗯,可能。”老路,“我那天也跟她提过这事儿了,她没给我肯定的答复,但也没拒绝。后来我在小区里碰到她儿媳妇,她儿媳妇说张夷愿意,不过这事我也得跟你们商量一下儿,看看你们的意思。”

  路璐和徐江互视,彼此眼神交流了一下。

  路璐说:“爸,我们没意见。只要爸看上了就行。”

  “那就好。”老路心里算踏实了。“我还没给你姐打电话呢,今天再给她打个电话说说。”

  “我姐肯定没意见,她天天打电话问我呢,问爸找到合适的老伴儿了吗?她早想把你卖出去了,她要知道你已经心有所属了,肯定替你高兴。再说,张姨她也认识,挺好的。爸,我们都同意。”

  “那我也得问问你姐,尊重子女嘛。”

  “那也行,你有空儿给她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儿呗。”

  “汇报啥?她是我上级吗?”老徐白路璐一眼。

  “差不多吧,我觉得我算是你的下级,可我姐应该算是你的上级。”路璐笑道。

  “你们现在都能领导我了,都是我上级,就我一个兵。”

  “呵呵,您是我们的老爸,是领导,我们才是为您服务的卒子。”

  “切,我自从跟你妈结了婚,就一直受你妈领导,领导了快一辈子了,现在还得听你们的,我一辈子净受女人领导了。”

  “那是您愿意啊,受女人领导那是幸福。”

  “拉倒吧,徐江你说是不是,女人总是想领导咱们男人,咱们就没自由了吗?”

  “呵呵,用现在的话说,这就叫尊重媳妇。”徐江笑说。

  “爸,听见了吗?这叫尊重女性。”路璐说。

  老路翻白眼,“哼,少跟我一套一套的。”

  “以后你就不归我姐领导喽,你马上就要有新领导了,新的领导班子就会接任我姐的工作,继续领导你。”路璐说。

  “她?不会,她肯定会都听我的。”老路说。

  路璐笑,“这你们都商量好了?”

  “呵呵,是我自己说的,她的性格才不像你们那么强势。”老路说。

  “哟哟哟,这就开始替张姨说话了?”路璐笑。

  “行了行了,臭丫头。”老路笑着在闺女肩上拍了一下。

  徐江在一旁笑。闺女和爸的关系跟儿子和爸的关系明显不同,闺女能跟爸撒娇开玩笑,儿子可就不行了。这种场景在老徐家是从来没有过的,他们三兄弟从来没有跟老爸撒过娇开过玩笑,小时候就没有过,老徐家没有这样的传统,这也不是他们父子相互表达的方式。

  “那我就找时间再跟张夷谈谈。”老路说。

  “谈什么?谈恋爱呀?”路璐不怀好意地笑。

  “这孩子,瞎说什么呢?”

  路璐瞧着老爸乐,“哟哟,爸脸怎么红了?”

  老路推路璐,“去去去,一边玩儿去。”

  路璐道:“行了行了,不逗了,说正经的,您就叫她直接搬过来吧,她每天看孙子不是还得跑来跑去吗?住在这儿又近便,而且你们也好早点儿互相适应。”

  “你比我还痛快,也要问张夷的意思啊。”老路说。

  “那倒是,还有,那咱还办事吗?在饭店办一桌?”徐江说。

  老路摇头,“办什么事啊?以为你们小年轻结婚呢。我们这岁数就是找个伴儿,不办不办,回头在家一起吃个饭就行了,就算大家给见证了。”

  “那领证吗?”路璐问。

  “原则上不领,这事还没商量,具体的事都还没谈呢。”

  “就是,有些事该提前说的就得说清楚,虽然大家是熟人,但话都得说在前头,把事都事先说好了,别到时候闹矛盾,您说是吧?越是熟人,越得把话说清楚,不能含糊不清,不然到时更麻烦。”徐江说。

  “嗯,徐江说得对。”老路说:“我打算明天找张夷好好谈谈。”

  路璐说:“爸也是真不容易,总算找到个合适的人选了,相了多少次亲了。”

  老路白了闺女一眼,“快别提相亲了。”

  路璐笑,“相得都受伤了吧?现在好了,终于找到了。我们真替爸高兴。”

  老路会心一笑。

  事不过五,这是第五回了,老路也算是遵守了自己的约定和原则。

  孩子们不反对,这对老路来说是最大的欣慰,下一步就是跟张夷的进展了。

  张夷这两天一个人在家待着哪儿都没去,也在认真思考这件事,做饭的时候也琢磨,喝茶的时候也在想,睡觉的时候更是辗转反侧。老路也很愿意,而且儿子儿媳都是很支持的积极态度,按理说这事已经没问题了,可自己却一直挺犹豫。

  到底在犹豫什么呢?张夷自己好像又说不清楚,一开始是怕孩子们反对,可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过不了自己这关呢?

  唉,张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看表已经快两点了,夜里两点,掀开帘子看看外面,窗外黑洞洞的,对面楼里没亮着一盏灯。

  天上的月亮圆满而皎洁,唉,这么美的月光竟然睡不着觉,自己真是没出息。

  张夷起身开了灯,到厨房倒了杯水,边喝水边坐在窗前欣赏月光。看了一会儿外面,又拉上帘子,毕竟天还黑着。

  张夷在屋里走来走去,看看桌子上放着的老伴儿的照片,张夷深深叹了口气,要是你还在该多好啊,你要在的话,我这大晚上的也不至于睡不着觉,也不至于自己孤零零地独自赏月,唉,你要在的话,我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发愁老路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