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六章

鳏寡 寐人雨 3147 2018-09-14 12:05:00

  同事老郭约徐海下了班叙事。

  玫瑰酒吧。

  身材高挑风姿婀娜的一位女士翩然走来。

  同事老郭笑盈盈地说:“哟,老板今天亲自上阵啊?”

  “什么老板?混口饭吃罢了。欢迎光临,这是郭局的朋友啊?”

  老郭看看徐海,又冲女老板一笑,答道:“对,我同事。”

  “你们先聊,我先去招呼一下儿那边的客人。”老板冲老郭和徐海玉手轻挥,走开了。

  望着女老板成熟性感的背影,徐海问:“这儿的老板?”

  老郭笑眯眯道:“对,怎么样?漂亮吧?”

  “嗯,不错。”这座城里徐海还真少见这种风韵的女人。

  “跟老公离婚了,分给了她这间酒吧。”老郭说,“来吧,别光顾看美人了,来,走一个。”

  徐海的目光回到老郭身上,“好。”他举起酒跟老郭碰杯,喝了一口,接着道:“这么漂亮的女人也被甩啊?”

  徐海再次朝女老板的方向望过去,只见她正潇洒地与客人们谈天说地,那妩媚的笑,笑得男人们心神荡漾。

  老郭也望过去,说:“唉,谁说不是呢?长得跟大明星似的。不过再美的女人总有一天也会色衰,这大美女也四十了,老公又找了个二十的,不要她了,理由是她不会生孩子。”

  “哦?”

  “有钱男人嘛,第一,审美疲劳。第二,无后。明白了?”

  “哦。”

  “这有钱男人哪,还得要自己的后代是不是?要不钱留给谁啊?”

  “咳,领养一个呗。”

  老郭撇撇嘴,轻轻摇摇头,“那哪儿行啊,不行哦,要亲生的。生不出来啊,离了。”

  徐海没再细问。

  大美人是被离婚,这事也不少见。

  “有钱男人有几个好东西,都想吃嫩草,是不是?不过现在也不错嘛,成咱们的福利了,她不离婚才不会出门做生意,呵呵,养眼吧。”老郭笑兮兮地说。

  “你不会是带我专门来看她的吧?”徐海说。

  “不全是。”老郭说。

  “说正事。”徐海说。

  老郭悄悄说:“跟你说,现在局里咱们这一级的有机会往首都调呢,你不跑跑关系?帝都工资高,以你的资格满可以去的,这好事可是过期不候啊。”

  “哦,这事啊,听说了,怎么?你要走?”徐海问。

  老郭点头,“嗯。想走。你儿子不在首都上学呢吗?全家过去多好。”

  “我老爸在这儿呢,我哪儿都不去,我得守着老爹。”徐海说。

  老郭开导他:“你呀,孩子都在帝都上大学了,现在多好的机会,老爸嘛,到时跟着你一块儿过去呗。”

  徐海摇摇头,“嗯,我爸肯定不去,他就愿意守着这儿,我爸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已经把老妈没了,老爸得好好的。”

  老郭一听徐海这是百善孝为先啊,“你傻呀,真不去?我也可以帮你一些忙,那边有人跟我还算熟。”

  “算了。”徐海态度坚定。

  “你怎么那么死脑筋呢?”

  “去那边有什么意思?人生地不熟的。”

  “待遇啊,有什么意思?谁不喜欢升迁啊?你怎么那么二乎呢?”

  “我倒觉得在这儿待着挺好。”

  “在这儿已经干到头了,钱就那么多了。”

  “要那么多钱干吗?你现在钱不够花吗?”

  “过小日子够了,过更好的日子不够。”

  “不知足。”

  “人就得不知足啊,都知足了,都不奋斗了,有劲吗?就得往更好的地方奔哪。”

  “你奔吧,我就觉得现在挺好。”

  “不思进取。”

  “知足常乐。”

  老郭看徐海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在这儿待一辈子,确实没动此心,也就作罢了,说白了是他个人的前程,跟自己也没啥关系,大家同事兄弟一场,提个醒罢了。

  “那女老板叫什么?”徐海问。

  “梅瑰。”老郭用眼睛悄悄瞅瞅徐海,发现徐海的目光还在注视那美人。

  “玫瑰?艺名?”

  “又不是演员,叫什么艺名?人家姓梅,梅花的梅。”

  “哦。”

  “我们这段时间经常在她这间酒吧混,差不多两年多了吧。”

  “哦。”

  “你因为家里有事,所以我们也不好意思叫你出来。现在你家里终于消停了,我才敢叫你出来的。”老郭说:“叫你出来,主要也是看你怪烦的,出来散散心。”

  徐海拍拍老郭的肩头,“兄弟,还是你啊。我家里的事你没少帮忙,我特别感谢你。”

  老郭拍拍徐海搭在他肩头的手,说:“咳,谢什么,咱们谁跟谁呀。”

  徐海感激地点点头,端起酒杯,“兄弟,我敬你。”说完满饮此杯。

  老郭也一饮而尽,兄弟敬的酒哪有不喝之理。

  两人一来二去,一瓶酒下肚了。

  “不过。”老郭说:“你真的再考虑考虑我刚才说的事,别误了前程。”

  “嗯,兄弟的好意我心里特别感激。”徐海说:“不过我真的不去,我就守着我爸。”

  “反正我话是说了,你再仔细想想,好不好?”

  “嗯,想好了。”

  老郭了解徐海,他是个认死理的人,认定了就不改变。看来自己是说不动他了,他自己决定吧。

  “哟,我今天还开车呢。”徐海说:“喝了两杯才想起来,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放心,有的是代驾。”老郭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这个,我每次都找他,百分百好,你不用担心。”

  “哦,那就好。”

  “我们常出来喝酒的,都有这准备。这酒驾啊,现在可真是不敢了,查得严极了,一旦被逮到那麻烦事可大了,有代驾,任你喝。”

  徐海呵呵一笑,“好好,来,喝。”

  两人兴致所至,一会儿两瓶洋酒下肚,这洋酒吧,有时候真不如白酒,白酒是咱自己民族的酒,就适合本族人民饮用,喝多少不易醉。这洋酒,劲儿大,两瓶就晕乎了。

  “我真是喝不了这洋玩意儿。”徐海说。

  “是吗?晕了?不行了?你酒量倒退了呀。”老郭说。

  “不行了。”

  “真的不行了?那是最近喝得少了。”老郭问。

  徐海往沙发上一靠。

  “再来瓶红的吧?”老郭说。

  徐海摆手,“不行了,这几天天天喝,你就放过我吧。”

  老郭笑笑,“真不来了?”

  “不来了,下次。咱还有的是机会聚。”

  “也好。”

  “下次我请你。”徐海说。

  “你客气了。再考虑考虑那事,啊。”老郭还是不死心,徐海是他工作以后认识的最好的兄弟,他必须好言相劝。

  “行。”徐海点头,不点头老郭还得劝自己,只好点头应付。

  “叫代驾吧,咱一人一个。”

  “好。”

  徐海的酒量,真不至于被这一瓶酒喝倒,主要是近期心情不好,老妈走了,再加上自己媳妇办的这些破事,烦,人一烦就容易醉。

  不过喝醉了有一条好处,就是回家倒头就睡,什么也不用想。

  叫了代驾,跟老郭就此别过。

  徐海倒是没忘了自己的任务,叫代驾开车去老爸那儿,因为这个星期轮到他晚上陪老爸。

  回到家。

  老徐一眼就看出徐海喝得不少,“又上哪儿喝去了?”

  “哦,没喝多,跟同事聊点儿事。”徐海往沙发上一坐,笑着问,醉眼惺忪地问:“爸吃饭了吗?”

  “都几点了?早吃了。中午的饭菜,我自己热了热,弄了点儿粥。”

  徐海红着眼,笑着点点头,虽然中午已经给老爸做了饭,也知道晚上老爸有吃有喝,但心中还是愧疚,歉意地说:“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是我不对,我聊着聊着时间就晚了。”

  “行了行了,瞧你那眼睛血红血红的,肯定又没少喝。”老徐摇摇头。

  男人们喝酒应酬是常事,老徐是过来人,知道工作上有时候迫不得已,你不喝这酒,脸面上情面上都过不去,但还是要说说儿子,“你这段时间可没少喝。”。

  “嗯。”徐海笑笑,眼神迷离。“这些天确实没少喝,所以不行了,今天就喝了两瓶,就这样了。”

  “总这么喝身体哪儿受得了啊,我去给你弄杯参茶,一会儿喝了,睡去吧。”

  老徐起身去给儿子倒茶。

  徐海赶紧起身,拉住老徐,“爸,我自己来就行了,您快坐吧。”

  老徐拦住他,“行了行了,你快歇着吧,我来吧,你都这样了。”

  一杯参茶下肚,徐海往沙发上一躺,“爸还看这个电视剧呢?”

  “啊,每天都看这个台的电视剧,也快完了,一共三十集,今天都二十七集了,你……”

  话音还没落呢,沙发上鼾声已起。

  徐海睡着了。

  老徐轻轻叹气,摇摇头,“唉,这孩子。”

  起身帮徐海盖了条毯子。

  老徐看着四十多岁的儿子酒后微红的脸颊,唉……

  老徐明白,儿子没了老妈,心里也苦,只不过他们不能当自己的面说出来。加上家里和工作上的乱七八糟的事,徐海心里肯定不好受。

  儿子终归是儿子,老徐丝毫没有责怪徐海的意思。儿子娶了那样媳妇,说实话也不全都是儿子的错,当年沙敏是他跟老伴帮徐海找的,他们先看上眼的,觉得她各方面条件还不错,儿子也就答应了这门婚事,老徐不敢想了,可能都是自己的错,唉。

  但愿他们以后好好的就行了。

  老徐看徐海睡着,没叫醒他,悄悄把电视关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到里屋帮儿子拿出一条被子加在身上,自己去洗漱睡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