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四章

鳏寡 寐人雨 3414 2018-09-12 12:05:00

  张夷带着小孙子回到儿子家。脑子里一直想着老路问她的话,“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张夷并没有当下就给老路答案。

  晚饭时,儿媳问小宝:“今天跟奶奶去打针乖不乖?”

  “妈妈,我乖。”

  “嗯,可乖了,我们小宝最乖了。”张夷说。

  “哦,这才是男子汉,是吧宝儿?我们小宝不怕打针,中午跟奶奶吃了点儿什么?”张夷的儿子问。

  “爸爸,中午我吃了大虾,好大的虾,好吃。”小宝说。

  “是吗?奶奶给做虾虾了?”儿媳问。

  “不是,我跟奶奶去那个爷爷家吃的。”小宝一五一十地说。

  “这小不点儿,什么都懂。”张夷笑笑,摸摸小宝的头,说:“中午老路请我们去他家吃的饭。”

  “老路?路叔?”儿子问。

  “就住前面那个楼对吧?他是妈的同学是吧?”儿媳也来了兴趣。

  “对,就是他。”张夷说。

  “他怎么想起来请妈吃饭了?”儿媳笑着问,说不定婆婆有好消息呢。

  张夷笑笑,说:“哦,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想起来请我吃饭了,昨天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今天中午要请我去家里吃饭,我就去了呗。”

  张夷脸上轻轻泛起的红晕已经说明了问题。

  “是吗?老同学嘛。”儿子说。

  “他也是一个人。”儿媳说:“老伴儿走了两年了吧。他跟院儿里的人都挺熟的,老太太们挺爱跟他聊天的。”

  “是,老太太们净开他的玩笑。”张夷说。

  “他是不是……”儿媳边说边仔细观察婆婆的脸色,“他是不是对您有点儿那个意思?”

  张夷被儿媳这么一问,不好意思起来。

  儿媳一看婆婆脸颊飞红,看来是有点儿问题,继续打探:“他真的没说什么?”

  “嗯。”张夷更不知道怎么说了,“我也不太清楚。”

  “妈,没事儿,要是真有人对妈有这个意思,真心对妈好的话,我们没意见的。”儿子开口了。

  张夷之前心下确实有所顾及,即使自己和老路真有这想法,儿子如果反对的话,她绝对不会往前迈一步,听儿子这么一说,心下放宽了好多。“他倒是说……”

  儿媳越来越好奇,笑嘻嘻地追着问:“哦?妈,他说什么?”

  “他倒是问了一句,愿不愿意搬过来跟他一起住。”

  “哦~~”儿媳起哄似的来了一声。

  儿子也乐了,“妈,看来这老路早有此心哪。”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跟我说了这么句话。”

  “那您怎么回答他的?”儿媳继续追问。

  “我什么也没说。”张夷实话实说,“我不知道怎么答复他。”

  “妈,如果您觉得他合适,他也真心对您好,你就考虑一下。”儿子的语气倒像是个家长,“一个人也怪孤单的。只要妈高兴,我们都不会反对的。”

  “对,只要妈开心就好。”儿媳也说。

  张夷心里很感动,“你们这么通情达理,妈很欣慰。”

  “对了,上次您去相亲大会,没有看上眼的吗?”儿子问。

  “也有。”

  “老路没去参加相亲大会吗?”儿子问。

  “去了,其实吧……他也是我看上的其中一个人选。”张夷实话交代了。

  “真的?”儿媳眼睛都放大了,“妈呀,这么大的事,您怎么不早跟我们说啊?既然你们互相都认可对方,很好啊。考虑一下?”

  张夷心里想过,老路是个合适人选,而且老路既然那么问我了,总得得给人家答复,而且还得早点儿给人家答复,要不这会一直尴尬下去。

  既然孩子们不反对,老路和自己也心甘情愿,不如试试?

  “妈,不要错失了良机啊,路叔是个挺不错的人选,条件不错,人品也好,他的孩子们我们也都认识,都挺好的,而且他就住在这个院儿里。”儿媳列出老路的各种优势。

  “嗯,容我想想吧。”张夷说。

  “妈考虑一下,然后您看看,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帮您。”儿子说。

  “我明白,知道你们都是孝顺孩子。这么大的事,总得让我静下心来考虑清楚。”

  儿媳说:“嗯,妈说的是。那妈再想想。”

  吃完饭,收拾完碗筷,张夷离开儿子家。儿子说开车去送她,她坚持不让去,说自己坐车就行了,儿子看时间不算晚,车程也不算远,也就没再坚持。一般情况下儿子都会把张夷送回去,如果天气不好,张夷就直接留宿了。但一般时候张夷都会回自己家去住,不想给孩子们添麻烦。

  张夷今天是真的想自己回去,说是散散步,主要是想把事儿理一理,让自己脑子静一静,好好想一想。对自己和孩子们来说,都是大事。

  没想到张夷刚走到小区门口,又碰见了老路。

  老路遛弯回来了。

  “回来了?”张夷先开口了,说完话眼睛赶紧转向别处。

  老路笑笑,“啊,你回去了?”。

  “嗯,回去了。”

  “明天还用看孩子吗?”

  “明天?明天星期几了?”

  “星期六。”

  “哦,咳,你看我,都糊涂了。你不说我都忘了明天是星期六了。星期六我不用看孙子。”张夷笑笑,说:“明天我也歇班了。”

  老路说:“哦,那明天见不着你面了。”脸上忽然有些失落。

  “再过两天不就又见着了吗?”张夷想起老路的表白,也不好意思了。

  “呵呵,也是哈。”老路说。

  “行,那我走了啊。再见。”张夷说。

  “慢点儿啊。”老路紧着接补了一句,“还有,别忘了考虑我说过的话。”

  这老路,越来越夸张了,说话越来越不害臊,张夷看了他一眼,只笑了笑,没说什么,挥手再见,转身走了。

  老路一个人往家走,这张夷是怎么想的?同意呢?还是会拒绝呢?从表情上看不出来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再等等吧。

  “事不过五”,老路曾经给自己定下的规矩,这是第五个了。

  张夷就是第五个。

  “路叔。”

  有人叫老路,老路定睛一看,正是张夷是儿媳妇。

  “哦,你好,出去啊?”

  这小区里的每一个人老路都认得。

  “出去买点儿东西。”

  “哦。”

  “我婆婆也刚走,您没碰见她吗?”

  “碰见了,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老路说。

  张夷的儿媳妇笑笑,脸上两个漂亮的酒窝,“小宝跟我们说今天去路爷爷家吃饭了,吃了好多虾,可高兴了。”

  “哦,呵呵,小宝高兴就好,小家伙可好玩儿了。”老路说。

  “高兴,吃得美极了,一直念叨呢,谢谢路叔了。”

  “那就好,我很喜欢小宝,是个乖孩子。”老路说。

  张夷的儿媳妇拉着老路往路边站了站。

  “路叔,我说这话挺冒昧的,我是个晚辈,也不知道跟您说这事合适不合适,不过我也是出于关心长辈,出于好心。”

  这么长的铺垫,想说什么啊。“怎么了?”老路问。

  “我婆婆刚才跟我们说了你们的事。”

  我们的事?老路没想到张夷已经跟孩子们说了这事,刚才她可是什么也没透露。

  张夷的儿媳妇继续说道:“路叔,您看,我们做晚辈的,都希望父母好,是不是?只要我婆婆开心,只要她老人家愿意,你们的事,我们都不会反对的,我跟我老公刚才都跟婆婆表过态了,我们不会反对,不光不会反对,还会大力支持。看得出来,我婆婆对路叔印象很好,一提到您,她就很开心,还会有点儿脸红呢,刚才还跟我们说呢,上次相亲大会上你们还碰过面,是吧?我婆婆亲口告诉我,路叔您也是我婆婆相亲时的合适人选呢。”

  “是吗?”听了这些话,老路心里漫出了一片花朵。

  “是啊,而且我觉得您跟我婆婆吧,又是老同学,又曾经是老街坊,相互都挺了解的。我刚才还跟我老公说呢,要是路叔能跟婆婆成了好事呢,那真是天大的喜讯啊。”

  老路心里美,但表面上还得沉住气,不能在一个小辈面前失了体统。

  张夷的儿媳妇继续道:“我婆婆是个非常细心的人,她特别疼孩子,她之所以一直没找老伴儿,就是因为怕让孩子们受委屈。老人嘛,又是当妈的,会为孩子考虑得更多,永远把孩子放在自己前面,这几年她一个人不容易,我们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从我们做儿女的角度考虑,我们是很希望她能找到个志同道合的有缘人,能陪伴她的余生。不过我们也没有跟我婆婆谈过这些,怕这话说出来让婆婆误会,怕她以为我们不想给她养老,怕她误会我们想把她往外推呢,所以这几年我们都没有提过这事。我婆婆真的是好人哪,值得有个人疼她照顾她。”

  张夷这儿媳妇能言会道,又会察言观色,一边说一边细瞧老路的表情,她笑笑,继续说:“啊,我婆婆刚才吃饭的时候,跟我们说了,说路叔您对她有意,说您跟她表白了?说要让她搬过来跟您一起住……”

  这话说得老路有点儿脸热了。

  张夷儿媳妇笑笑,通过老路的表情看,这事是真的,看老路还不好意思了,她继续说:“路叔,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啊,我们听了这个消息,都高兴坏了,我婆婆呀,对路叔很满意,看得出来她很愿意,可能当着您的面儿,她不好意思表达,也是,这就是谈恋爱吗,对对,叫黄昏恋,所以她当着您的面儿肯定害羞极了,我看您刚才也有点儿有好意思了,我们真没想到,路叔能跟我婆婆好上,简直是太好了。”

  老路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不过由于天色黑暗,应该没被这晚辈看出来。

  “路叔,您就放心大胆的追我婆婆吧。”张夷的儿媳妇笑着说,说着说着她自己都哈哈乐了出来。

  老路的汗都下来了,黄昏恋?好吧,黄昏恋。

  现在恋情被人发现了,居然还被一个小辈鼓励了?简直了。

  “那,路叔我走了啊。”张夷的儿媳妇乐呵呵的走开了。

  老路呆呆地站在路灯下。

  再想想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想想刚刚站在自己对面那位晚辈的那一大堆话的意思是——张夷同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