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三章

鳏寡 寐人雨 3231 2018-09-11 12:05:00

  “别给他夹这么多,你吃吧。”张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看见老路分明很疼爱孩子,打心眼儿里高兴。

  老路的筷子一直在不停地给小宝贝夹菜,“吃吃,多吃点儿,想吃多少吃多少,啊,宝儿。”

  “太美味了,谢谢爷爷。”小孙子这话来得真及时,把老路听得高兴坏了,忙说:“这孩子真会说话,懂礼貌,乖。”

  张夷也打心眼里为小孙子说的这句话高兴,心想:这小不点儿,关键时刻挺给力的。

  “老路,还别说,你这手艺真不错。”张夷挑大拇指赞扬。

  老路听到夸奖,心里这个高兴这个美,不过嘴上还是得说:“不错什么啊,让你见笑了吧?”

  张夷忙摆手,“没有没有,我说的是真的。真心不错,尤其这红烧肉做得,比我强多了,改天得认真向你请教请教啊。”

  “呵呵”,老路心里美,“请教可不敢当,不过这红烧肉我还真是下功夫了,我在网上学的,自己试验过三回才成功,之后又练习过两回,这是第六回做。”

  真没想到老路为了这顿饭花了这么多心思。张夷微微一笑,心里感动。

  “我平时自己吃饭,也就是随便做点儿就得了,也不会做什么,一个人的饭,省事。”老路说。

  张夷又何尝不是。不过一个人的饭说简单是真简单,说难也难,一个人随便吃点儿就行了,可一个人的饭也真不好做,做多了吃不了,做少了又觉得不值当地做一回。

  “有时候吧,真觉得一个人吃饭没意思。”老路说,“这吃饭吧,还真得有个伴儿。”

  张夷觉得老路这话像是在点自己,不好意思接茬。

  “你说是不是?宝?”老路不好意思问张夷,只能问小宝,“宝儿,是不是人多了吃饭香啊?”

  “嗯,对,肉肉香。”小宝贝用稚嫩的声音回答。

  这回答让张夷和老路啼笑皆非。

  老路哈哈一乐,“来吧,”老路举杯,“为咱这可爱的宝儿干一个吧。”

  张夷举杯,喝了一口,“好酒。”

  老路饮了一口放下酒杯,艳红的酒在杯子里轻轻荡漾,老路的目光从酒杯转到张夷脸上,继续絮叨,“你中午跟小宝一般在家里吃饭吧?”

  “嗯,在家吃,就我俩,他爸妈中午都不回来。中午我们俩吃,晚上他们下班回来,我们四个人吃饭,吃完饭我就回家了。基本上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

  “哦。”老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你也够辛苦的,一个人带着个孩子。”说完摸摸小宝的小脑瓜,小宝不理会他,只顾吃自己的。

  “咳。”张夷说:“也没什么,带孙子嘛,累也是开心的。”

  “那倒是,那倒是。”老路同意地点头,自己也带过一阵子外孙子,确有同感,累也快乐。老路继续,“那你回家也不早了吧?”

  “哦,还行吧,八点来钟吧。在这儿吃完饭,再歇会儿,路上大概三四十分钟。还可以。”

  “哦,不过每天这么跑确实够辛苦的。”老路说:“怎么不住在这边?省得来回跑。”

  “哪儿有自己家自在啊。”

  老路深表同意,“这倒是,我也在闺女家住过一阵儿,不行,不舒服,还是自己的老窝好啊。”

  “是呢,老话早就说过吗,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

  “哎?不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吗?”

  “你还咬文嚼字起来了?随便吧,都一样,狗窝,草窝,没什么分别吧。”

  “是是。那你早上几点就得过来啊?”

  “早上一般八点之前吧,儿子儿媳都是八点半上班,他们八点钟怎么都得出门了,我必须得八点之前过来。”

  “哟,那可够早的,夏天还好,冬天可是够受罪的。”老路今天才知道张夷的生活是这样的,以前在路上只是打招呼闲聊几句,从来不知道她每天过着怎么样的生活。“那你这跟上班一样啊,早八点晚八点的。”

  张夷无奈地笑笑,“可不?就跟上班一样,来儿子家上班,工作就是看孙子。”

  “呵呵,对对,来儿子家上班。”老路也无奈地笑笑,“我前段时间是去闺女家上班,咱的工作一样,看娃。”

  “可不吗?现在退了休的老人好多都是这么生活的啊。”

  “咱们不容易啊,年轻时候养儿女,老了伺候孙子外孙,唉,一辈子的吃苦受累。”老路感慨。

  “那有什么办法?就当是个乐吧,天伦之乐嘛。”

  “呵呵,对对,这就是天伦之乐,他们没孙子没外孙子的还享受不着呢。”

  “呵呵,这话全当是自我慰藉吧。”

  “不过看到孩子上了幼儿园也就好了,你就能解放了。”

  “不行,上幼儿园还得接啊送的,下午放学早,他们赶不回来,还得我接,上了学也轻松不了。”

  “哟,这一套牢可就是好多年啊。”

  “咳,谁说不是呢,走一步看一步吧。儿子一家需要我,我就付出,不需要我,我就歇着。咱老了,有人需要也是好事,要不天天在家干坐着也没劲,你说是吧?总得有个事儿啊。”

  老路点头,张夷说的没错,人老了,还真是怕不被需要,不被需要了那就等于自己成了废物了。

  吃着喝着聊着,盘子里的菜渐少。

  “宝儿,吃得香吗?”老路凑近看了问小宝。

  小宝张着两只油渍渍的小手,问:“爷爷害怕吗?”

  “嗯?”

  老路不明白孩子问什么,张夷笑笑答道:“好害怕啊。”

  “哦。”老路这才明白了这个游戏,“哎哟,这两小油手,爷爷也好害怕啊。”

  小宝满意地笑了。

  “走,奶奶先带你洗手去。”张夷把小孙子从椅子上抱下来,跟老路说:“这盘子碗都放着啊,别动,一会儿我来刷。”

  “不用你不用你。”老路一边收拾一边说。

  “放下放下。”张夷摁住老路要拿起的盘子,“放下,我来弄,你别管了,做了饭的不刷碗。”

  “呵呵,你们家有这规矩啊?”

  “对,做了饭的不刷碗,放下。”

  “好吧好吧,这样,我带小宝洗手去,你刷碗,行吗?”老路笑笑,“这样总行了吧?”

  “也好,小宝,跟爷爷洗手去。”

  张夷戴上围裙,开工。

  “爷爷,你说吃完饭给我巧克力的。”

  小孩子的记性就是好,你答应过他的事即使你忘了他也忘不了。

  “对,爷爷说过,肯定给,咱们先洗手。洗完手爷爷给拿,好吗?”

  “好好。”小宝欢喜地拍着两只小油手,跟着老路去卫生间了。

  老路和小宝从卫生间出来,厨房里传来哗啦啦的洗碗声。老路会心一笑,家里有个女人好啊。

  “爷爷,巧克力在哪儿?”

  “哦,哦,走走,爷爷给拿。”

  小孩子不能骗的,答应了的事必须做到。

  拿了巧克力和玩具,小宝有吃有玩儿,乖乖消停了。

  老路到厨房,“真不好意思啊,还让你刷碗。”

  “瞧你说的,你还做饭了呢,我这是应该的。”

  老路拿起扫帚,把孩子洒在地上的饭菜划拉了划拉,他抬头看看张夷的背影,张夷没有感到身后的目光,头也不回地认真洗着碗。

  “哎,老同学。”老路开口了。

  “嗯?”张夷依然没回头。

  “你,你有没有想过……”

  “什么?”张夷活着手里的活儿,随口问道。

  “你有没有想过搬过来。”老路脱口而出,自己都没想到怎么就勇敢地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

  啊?搬过来?什么意思?张夷好似没听明白。

  老路话已出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硬着头皮把话又说了一遍,“嗯,我是说。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张夷惊住,水龙头都忘关了。她慢慢回过头,与老路四目相对。

  老路走过去,把水龙头关掉。

  张夷这才回过神,惊慌得不知道说什么。

  “太突然了,是不是?”老路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脖子。

  “呃……”张夷脑子里转了半天,没转出一句话。

  “我知道,我刚才的话太突然了,嗯,不过,这就是我现在的真实想法。”老路实话实说。

  张夷低下眼,转过脸,继续洗碗。

  老路站在张夷身后,慢慢道来,“你知道,我也相过好几回亲了,但一个合适的都没遇到。真不是我眼光高,是真没有合适的。都是陌生人,不知根不知底,不了解她们的为人品性,委实是件难事。不是因为我找不到别人才找你的。前段时间,我一直想过咱们有没有可能,不过因为太熟了,我反而不好意思说出来,怕万一不成又破坏了友谊。自从那天相亲大会之后,我对你感觉上不太一样了,所以我……”

  张夷低着头悄悄笑了笑,她耐心地听着,看看老路这家伙还能说出些什么。

  “自从相亲大会以后吧,你在我心里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而且,你不是对我也挺满意的吗?”

  张夷自己都觉得脸红了,本来就喝了杯酒有点儿上脸,现在肯定更红了。

  “既然,你有意,我也有意,我们是不是可以……”老路说:“你考虑考虑,好不好?我等着。”

  张夷没敢回头看老路。

  其实老路这些话,是认真思考过的。都这岁数了,虽说这话说出来很尴尬,但这是现实,这就是老路的心里话,是他的真实想法。

  老路确实是要真心实意地找个老伴儿,为自己的生活和下半辈子的人生没皮没脸地开这一次口,值得,再不好意思说也豁出去了,当事人就在眼前,与其猜测别人的心理,还不如就直接问她,她同意就同意,她不同意就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