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二章

鳏寡 寐人雨 3400 2018-09-10 12:00:00

  老路兴高采烈地拎着两大包东西回家。

  进了小区,侦缉队正准备散会回家,见老路回来了,话匣子又重新开启了。

  “哟,老路回来了?”

  “大采购啊。”

  “瞧这满面红光的。”

  “这美的。”

  “不请我们去吃饭啊?”

  “咱们就别当电灯泡了。”

  “真是,不早了,咱们赶快回家做饭吧。”

  “哈哈哈。”

  老路呵呵一笑,“以后有空儿再请你们,今天不行了。”

  “跟你开玩笑呢,谁还真去你家吃饭啊,快回去张落吧。”

  “到底请的是谁呀?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不告诉你们。”老路咧嘴一笑,拎着两大包东西走开了。

  “走了,咱们也该回家做饭喽。”

  侦缉队散了。

  这天上午,张夷带着小孙子到医院打疫苗去了,没来得及参加侦缉队的活动,这要是参加了,被大伙儿知道老路要请的客人就是自己,哇,那简直会炸锅,不被侦缉队大姐们摁在那儿审讯一天才怪呢,所以张夷庆幸小孙子打疫苗的日子是今天。

  打疫苗的小朋友比较多,张夷抱着小孙子等了半天,打针的时候小孙子疼得哇哇哭,把她这个当奶奶的可心疼坏了,抱着小孙子哄了好一会儿,真是“打在孙子身上却疼在奶奶心头”。没有孙子之前如果有人跟张夷说这话,她会觉太夸张了吧,有了孙子之后就明白了,那小孙子就是自己的心肝,要不叫心肝宝贝呢,真是心肝,疼得爱得就别提了。张夷真希望那针不是扎在小孙子小胳膊上,自己能替小孙子受了就好了,看小孙子挨针扎的时候张夷眼泪汪汪的,这么小的嫩肉肉被那么大个针头扎那么深,唉,多疼啊,可怜的宝儿。搂着小孙子抱了半天,孩子才不哭了。

  张夷看看时间,离饭点儿还有一会儿,问小孙想去哪儿玩儿,小孙子说要去旁边的商场里转转。当奶奶的还能说出个“不”字吗?那自然是孙子指哪儿打哪儿,带着孙子直奔商场。

  小朋友对逛街买东西根本没有概念,也没有任何兴趣。孙子就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坐电梯,没完没了的上来下去的坐电梯,坐完上行滚梯,再坐下行滚梯,坐完滚梯坐直梯,坐完直梯坐滚梯。小孙子高兴地叫:“我最喜欢坐观光太梯了。”张夷心中惊叹,孙子居然还懂观光电梯,居然还分得清什么是直梯什么是滚梯什么是楼梯什么是观光电梯。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不敢小看他们。

  张夷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该去超市买点东西了,中午要去老路家吃饭,总得给人家带点儿东西,两手空空总不好吧。于是跟小孙子商量:“宝儿,奶奶带你去超市好不好?”

  “不去不去,我就要坐电梯。”

  “你听奶奶说,去超市奶奶给你买你最喜欢的巧克力颗颗球,好不好?你昨天不是说想吃颗颗球吗?咱们买大的。”

  “想吃,那再坐最后一遍电梯就去。”

  “行,那咱们说好了啊,最后一遍。”

  “说好了。”

  张夷应小孙子的请求又坐了一遍电梯。“走吧,去超市了。”

  结果小孙子不干了,说:“再坐最后一遍。”

  于是又坐了一遍。

  “最后一遍。”小孙子说。

  “已经最后一遍了。”张夷说。

  “再最后一遍。”小孙子请求说。

  又坐了八遍,小孙子还在说“最后一遍。”

  张夷明白了,在孙子的小脑瓜里,最后一遍就是再来一遍,根本不是她概念里的那个最后一遍。“行了,够了够了,咱们去买颗颗球了。”

  “啊——”小孙子哭闹起来,显然是还没坐够电梯,电梯是小孙子是最爱。

  “不行不行,走了走了,奶奶抱。”张夷坐电梯都坐得头晕了,虽然小孙子不依不饶,但赶紧抱走了,换个环境,小朋友一会儿就忘了刚才的事了。

  到了超市,小孙子就开始念叨颗颗球了。小孩真是一种特别可爱的小动物,虽然他胡搅蛮缠,但过眼就忘了。这点比大人强多了,大人总爱没完没了的纠缠一件事。

  小孙子可乖了,买什么东西都不多要,说要一个就拿一个,你再多给他拿一个他都不要,他说:“我就要一个,不要两个。”这点也比大人强,不贪心,也不懂贪心是什么,吃得了一个就要一个,吃得了两个就要两个,想法很单纯。

  “跟奶奶去买一箱牛奶吧。”张夷想了想也不知道给老路买点儿什么,牛奶算是送礼的最合适之选吧,只要那个人能喝牛奶。价钱也还可以,买一箱好一点儿也能拿得出手,老少咸宜。

  “奶奶,买这个三元极致。”小孙子指着牛奶箱说。

  三元极致?张夷真是吃惊,这小朋友都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孙子小手指的那个箱子确实是三元极致牛奶。

  “你怎么知道这个是三元极致?”张夷轻轻爱抚了一下小孙子的头。

  “奶奶你看,这四个字不是三元极致吗?”小孙子一本正经地说。

  张夷乐坏了,“呵呵,你说得很对,这四个字真是三元极致。”

  一个不到三岁的小朋友,哪里认得字,搞得一本正经的。

  “行,咱们就买这个。”张夷拎了一箱牛奶。

  “这个好喝,奶奶,电视里面说好喝。”

  张夷想乐,这小孩说话的语气真像大人。

  “行了,走吧,结账去吧。你拿好你的颗颗球。”

  “我们是去交钱吗?”小孙子问。

  张夷明白了,小孙子是没听懂结账两个字,“对,交钱去,交了就能拿着东西走了。”

  “奶奶你带钱了吗?”小孙子抬着小脑瓜看着张夷问。

  “带了,放心吧。”张夷笑笑,这孩子真操心。

  付了款,张夷左手拎着牛奶,右手拉着小孙子的小嫩手,小孙子另一只小手拿着他心爱的颗颗球,在路边打了辆车,回家了。

  赶到老路家的时候,眼看就要中午了。

  站在老路家门口,张夷突然心口怦怦跳,深呼一口气,心里一直跟自己说别紧张别紧张,可不由得还是紧张。

  张夷明白,今日的邀请不同往日,以前无论是老路看自己还是自己看老路,都是以老同学的身分和眼光来看待对方,自从在相亲大会上见过之后,都把对方划定为可选对象之后,两人心理上多少都起了变化,特别是相亲会之后主办单位还分别给他们两人打过电话,确切地告诉两人对方很中意你,心里的感觉更微妙了,所以今日算是相亲之约?

  张夷整了整一下头发,理了理衣服。

  “叮咚!”

  按响了老路家的门铃。

  “奶奶,这是谁的家?”小孙子抬着小脑瓜问。

  “路爷爷家,路爷爷今天请奶奶和小宝来吃饭,好不好?”

  “好好,我高兴。”

  张夷看着小孙子嫩白的小脸,发自肺腑地开心。

  门开了,老路整洁精神地站在张夷面前,面带微笑,“来了,欢迎欢迎,快进来。”

  老路弯下腰朝小宝说:“宝贝,爷爷抱抱。”小宝没有拒绝,老路笑呵呵道:“真乖。”

  进了门,张夷换鞋,老路说:“没事,不用换,进来吧。”

  “别介,你家这么干净,都给你踩脏了。”张夷说。

  “干净什么呀?你过奖了。”

  张夷扫了一眼洁净光亮的地面,“我可一点儿都没过奖,真的干净。”

  “行了,快进来坐吧。”老路招呼张夷,“饭菜都好了,咱们可以开饭了。”

  张夷不敢说自己有一种回了家的感觉,但心头暖意融融。

  “宝儿,去跟奶奶洗手吧,洗完小手吃肉肉了,爷爷还给你炖了虾虾。”

  老路一口一个爷爷一口一个奶奶的,这话听得张夷又暖心又羞涩。

  “爷爷,我吃颗颗球。”小孙子说。

  “颗颗球?”老路不明是何物。

  “就是他手里拿的巧克力球球。”

  “哦。”老路这才明白,笑笑说:“对了,爷爷也给你买了好吃的,有大盒巧克力,还有小熊饼干什么的,你先去洗手,然后吃饭,吃完饭就可以吃巧克力了。”

  “好。”小孙子居然挺听话。

  老路这话说出来比张夷管用,这话要是张夷说出来,小孙子肯定要哭闹地先吃巧克力,不过在别人家小孙子变乖了,让先吃饭就先吃饭。

  张夷笑笑,带小孙子洗手去了。

  老路忙着把一盘一盘的美味端上桌,心里美滋滋的。

  张夷和小孙子从洗手间出来,老路走过来抱起小宝,“来。”把小宝抱在椅子上,“开饭啦。”

  老路和张夷坐定。

  “我要吃肉,那个。”小孙子用嫩嫩的小手指指了指那盘香喷喷的肉,“好吃的肉肉。”

  老路笑了,“来来,爷爷给弄。”夹了两大块红烧肉到小孙子碗里,又夹了两只大虾,“来,吃吧。这虾没皮,爷爷把皮去了,怕你卡着。”

  张夷会心笑笑,“你看爷爷多细心哪。”

  “那是。”老路自鸣得意地笑。“咱俩喝一杯?”

  张夷看看这一桌丰盛的菜,是得喝一杯,都是下酒菜,另外,人家做了半天够辛苦的,是得陪人家喝一杯,于是说:“好啊,喝点儿红酒吧。”

  “好好,正好准备了一瓶红的。”老路顺手拿过来,打开瓶塞,拿起杯子,给张夷倒上,“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老路举杯,“来吧,咱俩干一个。”

  张夷看看老路,老路笑得很自然,张夷也就没那么紧张了,老路还是那个老路嘛。

  “来。”

  两人抬手,盛着美酒的透亮杯子的半空中轻轻触碰,发出清脆地声响。

  酒顺着老路的喉咙滑下。“好喝。”老路赞道。

  “你自己吃啊,我不太会招待人,你别客气。”老路说。

  “我不客气,谢谢啊,做了这么多菜。”

  “客气什么,咱们谁跟谁呀。”

  老路这话一出,张夷脸上又有点儿热了。

  “吃,吃吧。”老路说自己不会招呼客人,可其实一直都在不停地招呼。

  “爷爷,我还要虾。”小孙子用油油的小手指着放虾的盘子说。

  “好嘞。”老路高兴得很,“宝儿吃多多的,啊。”说着又给小宝夹了好几只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