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一章

鳏寡 寐人雨 3059 2018-09-09 12:05:00

  第二天,老路早早就开始行动了。一大早就把家里的垃圾通通清理出去。

  经过一番断舍离,觉得整个家里和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清理完垃圾,老路把自己认认真真地洗漱干净,仔仔细细地刮了胡子,换了一身洁净衣裳,又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新鞋穿上,打扮好之后,老路在镜子前左右扭转照了半天,专心致志端详了自己一番,嗯,还不错,老头儿还算精神。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出门。

  一出门不要紧,侦缉队所有老太太的目光都朝他而来。

  老路今天心情好,兴高采烈地朝她们走过来。

  “哟,老路,光鲜靓丽啊。”

  “哈哈。”

  “年轻了啊。”

  “咱们老路是不打扮,一打扮跟小伙子似的。”

  “这肯定是有好事,说吧,干吗去?”

  “有两天没看见你了。”

  若遇到自己不顺心的时候,老路根本就懒得搭理她们,听见这帮老娘们儿包打听就烦得要死,不过,今天例外,今天老路高兴,高兴就另当别论了。

  老路直着个脖子笑呵呵地说:“啊,老姐姐们晒太阳呢?我出去一趟。”

  侦缉队自然不能善罢甘休,还没打听清楚怎么可能放过老路。

  “今天和颜悦色的,肯定有好事。”

  “知道你出去,又相亲啊?”

  “不相亲。”老路回答得很干脆。

  “不相亲穿这么漂亮?”

  “赶紧老实交代。”

  “你们真是,怎么?不相亲就不能穿这么漂亮了?衣着干净整洁这是我的生活态度。”老路拽出这么一句。

  大家哈哈大笑。

  “行了吧你。”

  “是不是去相亲?”

  女人们坚决不放过老路。

  “哎哟,老姐姐们,真的不是去相亲,要是相亲我就说是相亲了,你们就像我的亲人一般,我有什么必要隐瞒你们吗?是不是?”老路面带浅笑说。

  “哎哟哟,今天说话尤其拽呀,一看这心情就不一样。”

  老路听了,只得意地笑笑。

  “这个老路,那你就直说吧,有什么好事?”米老太慢悠悠地问道。

  米老姐姐都开口了,老路不好意思不告诉她们实情,“哦,也没啥事,就是中午家里要来人,出去买点儿东西。”

  “就这?”米老太一副不相信的神情,“家里来个人这么高兴啊?这来的是什么人哪?出去买个菜也打扮得这么漂亮。看来这要来的人来头不小啊,贵人啊。”

  老路抿着嘴笑笑,“呵呵,行了,不耽误大伙聊天的时间了,我先走了啊。”

  老路转身离开侦缉队,面带笑容地朝小区大门阔步走去。

  “这路脖子今天不大对劲儿啊,脸上一直在笑。”

  “肯定是有好事。”米老太说:“只不过他暂时不想告诉咱们罢了。”

  “哦?那米大姐猜到了什么吗?”

  米老太笑笑,缺齿的地方黑洞洞的,“那我可猜不到。不过很快就会知道的。”

  也是,反正一会儿老路还要回来呢,再说了,他不说就能成秘密了?想知道的事大家千万百计都会知道,侦缉队一向神通广大,不可能有她们不知晓的事。

  穿得跟要赴宴似的绝对是因为老路今天心情好,其实见张夷在老路看来也是一次特殊的相亲机会,心下自然兴奋,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其实不光女子吧,人人如此,愿意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示自己最容光焕发的一面。

  这两年老路很少在家里请人吃饭。自从老伴走了以后,家里冷清了许多。从前时不时就会请朋友来家里喝喝小酒,那是因为有老伴在,有人给他们做饭烧菜。现在不同了,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别说请别人来家里吃饭喝酒聊大天了,给自己做饭有时候都嫌麻烦。

  老路倒也会做饭,也有一些个拿手菜,不过从前家里是真不需要他插手厨房的事务,老伴儿做饭他等着吃就行了。如果老路来兴致了想在厨房比划两下,老伴就会呵斥,“你来干吗?”“你别来这儿”,“你会干吗你?”“你快去去去”。

  老路自从娶了媳妇以后,没少被训斥,基本上是做什么都不对,做什么都要被老婆批,被老婆一训斥老路就来气,不就是做个饭吗?能有多难?有什么不会的?我当兵的时候净做饭来着。再说了,就算我不会,还不能学了?可老路辩不过老婆,老婆这玩意没道理可讲,她说你不对你就是不对,你对也是不对,没辙,老婆就认为你什么也不会,在老婆眼里你一无是处。

  老路有老婆的日子基本上五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婚姻之路是在一路吵吵嚷嚷中度过的。要说老路对老婆的感情,又爱又憎,老婆是爱人,当然爱了,可老婆唠唠叨叨,甚至骂骂咧咧,有时候老路气得真想跟她离婚,不过,过日子嘛,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老婆没了之后,老路就真的开始自己下厨了,下厨看似简单,天天一日三餐地做下来也不是件容易事,老路现在也在细细反思,以前老婆为什么会冲他发火。生活太琐碎,女人的嘴就变得琐碎了。现在,老路饭是会做了,可没有人唠叨了,他反倒觉得不习惯了。

  什么都是习惯,老伴在的时候就要习惯有老伴的生活,不管老伴是唠叨、是训斥、是关心、是爱,什么都需要习惯,几十年下来也就真的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老伴没了以后,还得再习惯,习惯没有老伴唠叨、没有老伴训斥、没人关心没人爱的生活,需要长久的时间才能习惯下来,可到底需要多久,待定。

  习惯老伴的存在和失去都同样不易。老路现在认为后者更难。

  老路决定认认真真做顿饭给张夷,以表示自己的诚心。

  老路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慢慢溜达,购物车里已经放着一只土鸡、一盒五花肉和一盒虾,老路会炖鸡、会红烧肉、会煮虾。三个肉菜,再来两个青菜吧,五个菜,两个大人加一个小朋友应该差不多了,老路心下盘算着菜谱。

  老路想到还有小朋友要来家里,那得给小朋友买点儿零嘴,小孩儿嘛,就爱吃,老路推着车到食品区,一边瞅一边琢磨小孩都爱吃什么东西,选了两盒小熊饼干、一盒巧克力、一大盒酸奶,又跑到水果区,买一些时令水果。

  这下应该差不多了,有肉有菜有水果有儿童食品。

  老路得意地推着车继续在超市里闲逛,老远看见了老徐跟徐海。

  老路朝老徐招手,徐海先看见了老路,跟老徐说:“爸,路叔。”

  老徐抬头,这才看见老路。

  双方推车向对方走过去。

  老徐一眼就看出老路今天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嗬,今天够精神的。”

  “呵呵。”老路一笑。

  老徐看了看老路手推车里的东西,说:“买这么多菜?”

  “啊,今天中午有客人来。”老路笑答。

  “怪不得呢,你做饭啊?”

  “对啊。”老路自信地答道。

  “真的啊?”老徐向来不会做饭,听说老路要自己做饭,他很惊讶。

  “当然是真的,路璐从来没跟你提过吗?我饭做得好着呢。”老路自信满满。

  “哟,不好意思,路璐还真没跟我提起过。那改天得尝尝你的手艺,”老徐说。

  老路嘿嘿一笑,“不过也是,路璐他们来我这儿的时候,一般都是他们下厨,我等着吃就行了,呵呵。你这是买的什么?”

  “哦,买了点儿咱们这儿的特产。”老徐说。

  “特产?”

  “哦,我准备过两天去我弟那儿转转。”老徐说。

  “哦,要出门了?”

  “是,想出去走走。”

  “嗯,出去散散心吧,别老在家闷着。你老弟在哪儿来着?”

  “在葫芦岛呢。”

  “哦,对对,我想起来了,路璐他们那年还去来着。”老路又朝徐海说:“你送你老爸过去?”

  “嗯,我送我爸去。”徐海回答。

  “我说自己坐火车去,他们非不让。”老徐跟老路说:“他们工作也挺忙的,我自己去就行了。”

  老路摇头,“不不,老哥哥,那可不行,你自己去孩子们不放心,你要是自己坐火车去,他们肯定着急得谁都睡不着觉。”

  “嗯,我也知道孩子们是一片孝心。”老徐说。

  “这就对了。”老路说,“该让他们孝敬你的时候就让他们孝敬,人家孝敬你的时候,你也千万别推三推四,笑纳就好了。”老路了解老徐,老徐这个人面子薄,个性要强,什么事都不愿意麻烦别人。

  “是是。”老徐连连点头,“我现在什么都听孩子们的。这人老了,就得听孩子的了。”

  老路深深点了两个头,“你说得太对了,听孩子们的是最明智的选择,咱们都不行了,老了,领导权该交给他们喽。”

  “是是,有道理。”老徐笑说。

  “行了,不跟你多聊了,你出门之前我去家里跟你坐坐,你哪天走,定好了通知我啊。”老路说。

  “好嘞。”老徐说:“你快忙吧。”

  “路叔慢点儿。”徐海客气道。

  “哎,好嘞。”

  老路道了别,两手推着车,朝收银台方向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