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十章

鳏寡 寐人雨 3169 2018-09-08 12:10:00

  老路这两天没出门,连侦缉队都在议论他了。

  “怎么这两天没看见老路啊?”

  “估计在家呢吧?”

  “他不是相亲挺积极的吗?这两天没人给介绍了?”

  “是啊,前一阵络绎不绝,这两天这么清静?都觉得异常了。”

  “人家就不能消停几天啊?天天相亲,累不累啊?”

  “他那天不是去相亲大会了吗?也不知道有结果了吗?”

  “就是,他也不出来给大家汇报汇报?”

  “张夷你也不知道吗?”

  所有目光转向了张夷,张夷看了看众人,摇摇头,回头继续看着孙子。

  “你那天不是也去相亲大会了吗?没碰见老路吗?”米老太问。

  备受尊重的米老太既然都问了,张夷回答说:“碰见了。”

  “怎么样?怎么样?”李大姐八卦道。

  张夷扫了一眼问话之人,“什么怎么样?”

  “有你看上的吗?”

  焦点一下子转到了张夷身上,大家都伸长脖子等待着答案。

  “哦,有倒是有。”张夷实事求是。

  “真的?”

  “快说啊。”

  “那怎么样啊?又见面了吗?”

  “有戏吗?人怎么样?”

  一连串的提问让张夷觉得脑子乱糟糟。

  “哪有你这么问人家的?”米老太说。

  还是米老太的话说让人挺舒服。

  有些侦缉队成员的话张夷真烦,恨不得打听到你每一个汗毛孔里。

  “有合适的就再处处。”米老太中肯地说。

  “嗯,是。”张夷答。

  “还没说老路呢?你见着他了吗?”李大姐追问。

  “见着了,他好像有觉得不错的,后来怎么样那我就不知道了。”张夷说。

  李大姐眨眨眼,说:“哦,老路这两天也不知道干吗去了?不露面了。”

  侦缉队永远关心别人的八卦新闻,张夷觉得有时挺有意思的,有时也挺无聊的,特别是当打听自己的八卦时。

  对于这个群里的每一位老太来说,一切胡说八道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人老了就剩下时间了,怎么才能让时间过得快一些有趣一些,这才是最重要的。对于女人来说,聊八卦是最好玩儿的了,既活动了嘴又活动了脑,打听打听别人的好事和坏事,哈哈一乐,身心愉悦。

  还真是有两天没看着老路了,张夷也寻思,这路脖子干吗去了?在家待着?病了?出门了?她们要不说自己还真没想过这事。

  经她们一说吧,她突然觉得有些担心老路了。

  张夷抬头望望老路家的窗户,窗户开着,说明他没出门,应该在家呢,可为什么不出来呢?病了?如果病了是不是该去看看他?不管怎么说也是老街坊老熟人了,要是真病了,不去还真不太合适,可问题是他到底病没病呢?如果人家没病,自己跑去看人家,又显得自己挺自作多情的,不好不好。

  张夷脑子里闪过一堆乱七八糟的念头。

  “奶奶,到那边玩儿去。”小孙子拉着张夷的手,让她去那边石桌上玩儿。张夷被孙子拽着往前走。

  米老太说:“你要不打个电话问问老路?”

  张夷看了看米老太,迟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奶奶快走。”

  张夷被孙子拽着走了。

  侦缉队依旧在吵吵吵。

  张夷跟孙子离开了人群,到小花园的石桌边玩耍。石桌就在老路家窗户底下,她又抬头看了看老路家,米老太刚才说过的那句话一直在她耳边绕,打个电话?要不就打个电话,也没什么不好,嗯,晚上回了家给他打个电话。

  老路这两天确实安静,真是大门没出二门没迈,就在家待着,倒不是病了,他在家收拾屋子整理东西,摆弄他的花花草草。

  一天晚上老路觉得家里怎么那么乱呢,一年四季的衣服混在一起找都找不到,厨房里油腻腻的需要好好擦洗,有用没用的东西堆得柜子里满满当当。

  不行!得整理,得彻底整理,军人出身的老路一贯雷厉风行,有什么事都不肯耽搁,必须说干就干。从那天晚上看家里什么都不顺眼起,他就开始狂收拾狂整理。先把没用的东西都收拾出来,装进垃圾袋,没用的垃圾居然装了五袋子,竟然还没收拾完,老路想都没想到,家里只住着他一个人,看起来那么洁净,竟然能收拾出那么多垃圾,简直不可想象。

  经过整整一天的收拾,统共清理出十袋子垃圾。这还仅仅是垃圾,有用的东西还没有进行归类收纳。

  把十袋子垃圾清理出门,老路顿觉轻松,觉得自己不仅仅是在收拾屋子,更是在整理自身,是通过收拾屋子来整理自己的生活和人生,老路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认真的清理过家里的东西,主要是以前也不用他收拾,家里的女人们负责这些家务,根本无需自己动手。

  老路没想到通过大扫除竟然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认知,自己都觉得很神奇。

  自打从大闺女家回来以后的这段时间里,老路几乎都是在忙着相亲,忙于给自己找个新老伴儿,可几次十分积极的相亲之后,却并没有结果。

  老路对自己有点儿失望了,对相亲这事也有些失望了。

  从一开始高涨的积极性到现在疲惫的爱答不理,落差之大连老路自己也没想到。

  满以为只要自己积极主动地办这件事,一两次总能搞定,结果现实并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简单,找个合适的人真不是件容易事。

  最近还有人给他介绍,他也懒得回应。

  老路曾经给自己定下“事不过五”的规矩,这段时间已经见过四个了,还有最后一个机会。管他呢,反正还有一次机会,不行就不找了,大不了自己过,大不了老得动不了的时候跟闺女过,或者大不了进养老院。

  看看现在的这些寡妇们,要房子要钱的,提出的条件也不亚于年轻女人,这事真他奶奶的难。

  老路擦拭窗台的时候,正好从窗口看见楼下的张夷。

  对了,张夷也是自己的备选啊,自己也是张夷的备选。

  “别动别动,奶奶给擦擦。”张夷给小孙子擦擦小手,又把小手放在嘴上亲亲,慈爱地轻轻抚摸小孙子的头发。

  老路看到这情景,微微一笑,其实自己这位老同学老街坊老熟人是个不错的女人,可就因为太熟了,让老路不好意思跨出这一步。

  老路转身离开窗口。

  给她打个电话?还是算了。

  要不就打一个?老同学嘛。

  还是算了。

  老路在犹豫。

  张夷晚上回到家,也一直在想要不要给老路打个电话,最后决定还是打一个吧,关心一下老同学是应该的。

  翻了翻手机里的通讯录,居然没有路脖子的电话号码,张夷自己都笑了,还老同学呢,连个手机号都没存。

  对了,没存不要紧,张夷想起来前些天相亲大会主办单位给自己留过老路的电话。

  这?张夷又犹豫了,主办单位给她留了老路的电话,是因为他们互相满意对方才留的,他们肯定也给老路打电话说过这事了,想起那天相亲大会上的事,她给老路划了不少满意的勾,忽然有点儿不意思了。

  应该没什么吧?不过自己对老路到底有没有那个意思呢?张夷自己也疑惑了,说有吧,好像也谈不上;有没有吧,好像又觉得有点儿什么。

  唉,算了,不打了,免得胡思乱想。

  正琢磨着,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通讯录里没存过的。

  会是谁啊?

  张夷拿起手机。“喂?”

  “是张夷吗?”对方问。

  “是啊,请问你是?”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不过这声音张夷听不出来。

  “我呀?路杰涛。”对方回答。

  “啊?”张夷当时有点儿傻了,心跳有些加快了。

  老路!

  “老路?”

  “对啊,是我。”老路在那边偷笑,他能从张夷的语气中想象她吃惊的表情,这让老路居然有些小得意。

  “怎么是你啊?”张夷心情还没完全恢复平静。

  “没想到吧?”老路问。

  “还真是没想到。不过我……”

  “你怎么?”还没等张夷说完老路就赶着问。

  “哦,我是说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张夷说。

  “哦?”老路又偷着乐了,心里开了朵小花,“咱们这算心有灵犀吧?”

  心有灵犀?张夷听了这词觉得脸都有点儿热了,都什么岁数了。

  “你准备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呢?”老路乐呵呵地问。

  “哦,侦缉队老太太们说,有两天没看见你了。”

  “哼,那些八卦老太。怎么?是她们派你来调查我的?”

  “什么呀,什么派我?”张夷笑笑,“没人派我追查你。”

  “哦。”老路笑了一下,说:“这么说你不是受她们指示啊?”

  要是老路在张夷面前,她一定用白眼翻他,“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病了。”

  “呵呵。”老路被小小的关怀温暖到了,心里忽觉热热的,“担心我病了啊?哟,谢谢啊。我没事,只是这两天不想出去,就想在家待着。”

  “哦,没病就好,大家都担心你呢。”

  “是吗?现在放心了吧?”老路问。

  “你没病就好了。”

  接下来再说些什么,张夷就不知道了,好像没话了。

  “哦,我这两天把家里收拾了一通,你有空儿来吧。”老路直接发出了邀请。

  张夷当他是客气,只说:“哦,好啊。”

  “明天怎么样?中午来吃饭。”

  张夷没想到老路的邀请这么迫切。

  “呃,这,行吧。”

  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答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