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九章

鳏寡 寐人雨 3079 2018-09-07 12:05:00

  老徐睡着了一小会儿就醒了,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徐洋他们在外面说的话老徐有些听见了,有些听得不真切。看看墙上的表,已经十二点半了,透过窗帘的缝隙望向窗外,对面楼上还有灯光亮着,这个点了还有人没睡。

  老徐双眼盯着窗户的方向,他现在真希望这世上有鬼,在这子夜时分,老伴的鬼魂要能回家看看自己多好。

  第二天一早,全家人去上坟。

  墓碑前,后世儿孙站了一大片。

  老伴也算安息了。

  之后老徐和孙辈们先回了家,其他人到银行把事都办完了,这才消停。

  孩子们从银行里回来,把事情跟老徐都一一交待清楚,老徐如释重负,原来总觉得心头有块大石头压着,令他无法呼吸,现在会也开完了,事也办完了,整个人都轻松了。

  午饭老徐跟孩子们一起吃的。

  沙敏没有参加中午的家宴,老徐的态度很明确,她爱来不来。有谁没谁都无所谓,没什么了不起。

  老徐在客厅跟三个儿子拉家常,两个儿媳妇在厨房做饭。

  “一会儿吃完饭你就走了?”老徐问徐洋。

  “嗯,吃完饭走。”徐洋答。

  “不能再多住两天了?”其实老徐明知道答案,可还是问了这句话,怎么可能多住,儿子要上班,孙女要上学,可老徐不舍得。

  “过两礼拜我再回来,爸。”徐洋知道老爸的心情,可是身在江湖,谁能由自己。

  老徐手扶着膝盖揉搓着,轻轻点点头,低着眼皮看地,没再问什么。

  徐洋看看老爸的样子,心里一揪,老爸太孤独了。可自己实在是没时间陪老人,分身乏术啊。以前在这座城市里还好,至少每天下了班想来就来了,时间随自己,可现在毕竟离得远了,不方便,虽然说自己不放心老爸,但好在还有两个弟弟在老爸身边,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爸,这百天也过了,要不去我那儿住两天吧。”徐洋看着老爸。

  老徐沉默了一下,摇摇头,“不了,你们都忙,我就不去添乱了。”

  “有什么添乱的?跟爸在这儿一样啊,人多点儿热闹。”徐洋说。

  “还是不去了,以后再说吧。”老徐最怕给孩子们添麻烦,在老窝里待着最省心。

  “去吧。”徐洋是真想把老爸接去住一阵,怕他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人多一些日子会过得快一点儿。

  “不了,过一段时间再说,再说。”老徐坚持。

  “那,爸看吧,想去的时候告诉我,爸那些日子不是说想去三叔那儿吗?”

  “是,我是想去他那儿住几天,出去散散心,换换环境。”老徐琢磨了琢磨:“我想,下星期去,你们看?”

  “爸什么时候想去都可以,只要安排好了告诉我们就行,我们送爸过去。”徐海说。

  “其实也不用你们谁送。我自己坐火车去,你们帮我买票就行了。”老徐说。

  “那哪儿行啊?”徐洋说:“您这么大岁数了,坐火车肯定不行,我们不放心啊。”

  “咱不坐火车。”徐海也说:“爸想去我送爸,不坐火车。开车过去沿途还可以玩儿玩儿,咱们可以一路走一路玩儿,想走就走,想歇着就歇着,多好。”

  “哦,那也好。”老徐不再坚持坐火车的事了,人老了,有时候就得听孩子们的。

  “爸是想下个星期去?想哪天去啊?”徐洋问。

  “下星期六,行吗?”老徐问。

  徐海赶紧道:“行,爸。那咱就下个星期六出发,我陪爸去。”

  “我下星期回来送爸也行。”徐洋说。

  “我去吧。”徐海说:“哥你还得专门跑回来一趟,还是我去吧。”

  “我跟二哥一起送爸去。”徐江也说:“大哥就别跑了。”

  徐洋说:“那也行,你们俩都去也挺好,带爸一路上转转,这样,你们送爸过去,到时候我去接爸回来,你们看怎么样?”

  “嗯,那也好。”徐海说:“那就我们把爸送去,然后我们就回来,行吧?到时让大哥去接爸,或者再安排。”

  “行,听你们的。”老徐看着儿子们积极表现孝心,很满意。

  “到时我把爸接到我那儿再住段时间。”徐洋说:“爸看呢?”

  老徐没有异议,点头笑说:“也好。”

  “行,那就这么定了,下个星期六早上咱们出发。”徐海说:“爸这两天可以给三叔先打个电话,提前跟他打个招呼。”

  “嗯嗯,我准备下午给他打电话。前几天他来电话也问来着。”

  “行,对了,我二叔要去吗?”徐江问。

  “我问他了,他不去。”老徐说。

  “不去啊?”徐江问。

  “嗯,不去,我问他了。他说走不开,说你二婶一个人不敢在家住,他哪儿都不去。”老徐说:“不管他了。”

  “其实挺好的机会嘛,老哥仨一起聚聚。”徐江说。

  “不去就先别管他了。”徐洋说:“以后再说。”

  “就是,人多了,人家家里也乱。”老徐说:“他想去自己再去吧,还有的是机会。”

  “那爸要给三叔带点儿什么东西?我提前准备一下儿。”徐海说:“我记得三叔挺爱吃老家的面食,还有其他的特产也带点儿。”

  “哦,咱这边也就这些东西吧。他是挺爱吃老家的面食,说那边卖的都不好吃,咱们的特产猪肉,他也爱吃,不过少买一点儿吧。还是算了,你就别管了,明天我自己去看看吧。”老徐主要是怕孩子们花钱。

  “那明天我带爸去超市看看,看看买点儿什么。”徐海说。

  老徐说:“那好,肉制品少买点儿就行,现在的人都吃不动肉了,我那天问你三叔了,他说别带肉,他们家没人吃。”

  “也是,现在大家饮食都变清淡了,不愿意吃那么油腻的东西了,他们家人好像吃肉少,海边待惯了喜欢吃海鲜了。”

  “行,那明天咱去超市看看再说。咱家里也需要采购了,明天我跟爸去逛逛超市吧。”徐海说。

  徐海是个细心的人,家里少了什么没了什么都时常留意观察着。

  “也好,明天去超市转转吧。”老徐说。

  厨房门关着,抽油烟机一直在工作,灶上的锅里咕嘟响着。

  “你说她真好意思?”王茜说:“你说,这事搁咱们身上,可能这么做吗?简直不可思议。”

  “是呢。”路璐道:“谁也没想到啊,那不,连爸也没想到。”

  路璐说着话小心地看了看门,门关得紧紧的,老爸应该不会听到什么。

  王茜压低了声音,“简直是无语,当着咱们这么多人的面,她就好意思那么说。”

  路璐掀开锅盖,把锅里的肉翻动了几下,锅中热气团团腾起,被抽油烟机迅速抽走。

  “难怪爸老睡不着觉呢。”王茜接着说:“你看看家里这些烂事,我们现在不在这儿,好多事可能都不知道。”

  “不过昨天一上车,二哥就说二嫂了,说她你刚才说的那是人话吗?”路璐只是原封转述了一遍。

  “是吗?”王茜说:“徐海也难哪,娶这么个媳妇,唉。昨晚你们走了以后,爸就进去睡了,挺生气的。”

  “肯定的。我们也猜到了。昨晚上爸吃药了吗?”路璐问。

  “没吃,后来睡着了。”

  “不过看今天精神还可以吧。”

  “这些破事都弄完了爸自然就好些了,下一步就是给爸找个保姆了,这还得路璐你多留意,我们不常在这边儿。这边儿的事全靠你们和徐海了,沙敏那样子,我看也靠不住,还得你多操心,保姆的事也不是小事,弄不好可麻烦了。”

  “嗯,我知道,大嫂你放心吧。”路璐说。

  “今天在坟地你注意了吗?爸哭了。”王茜说。

  路璐说:“哦,还是大嫂细心,我倒没注意。”

  “我看见爸哭了,拿纸擦眼泪呢。”

  “肯定是想妈了。”路璐说:“这以后且孤独呢。我记得我妈活着的时候,天天跟我爸吵吵,等我妈一走,我爸落了单,孤独得没着没落的,也经常一个人在书房里看着照片哭。唉,总得有个过程,现在我妈走了两年了,我爸也就好点儿了。”

  “唉,可不是。”王茜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说着眼圈也红了。

  “对了,”王茜话峰一转:“你爸找老伴儿找得有眉目了吗?”

  “我爸啊,他倒是挺积极的,不过还没结果呢。”路璐说。

  王茜笑,“听说还参加相亲大会了,路叔够新潮的呢。”

  “是啊,想各种办法呗,他自己可有劲头了,根本不用我们操心,他也不想我们插手他的这些事。”

  “你爸就是要找老伴儿?”王茜:“那你跟你姐同意啊?”

  “我们没什么意见,只要他高兴就好,这些事,我爸自己考虑得比我们细致多了,真不用我们操心。”

  “只要你们没意见就好。”

  “我们肯定没意见,而且我爸那人,我们有意见他也不会听,他是那种认定什么就一意孤行的人,倔死了。”

  王茜担心道,“可是,将来你们也得跟那个人相处啊。”

  “是啊,但愿能找到个好女人吧。”

  路璐说着望望窗外,那个能陪伴老爸的好女人在哪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